第206章 点醒/妖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位不必争辩了,依我看,你们二人说的皆有道理。”大长老偏过头斜瞥了二人一眼,微笑道:“蓝枫不同于一般的年轻人,他的实力之强,莫说族中这些年轻人,便是我们这些老家伙,也是远远不及,他为人处世的手段,亦是极为老练。不过,家族中能出现一个蓝枫,已是极大的幸运了,我并不奢望其余族人也达到蓝枫那般的高度,但至少,不能落后八大家族那些后辈太多……”

杨家想在红石城扎根立足,便须得付出加倍的努力才行。

提到八大家族,二长老与三长老一同沉默了下来,心情也是有些沉重。

尽管八大家族摄于蓝枫背后那位神秘老师的威势,并不敢明目张胆地对付杨家,但杨家的发展速度异常惊人,早已引得外人垂涎三尺,那些家伙,恐怕时刻都在惦记着如何从杨家身上咬下一块肥肉来。

身边有着一群势力虎视眈眈,几位长老如何开心得起来?

如今他们唯一能做的,便是费心尽力将族中的年轻一代培养起来,日后有了一群精明能干的年轻人的加入,他们肩上的担子,也是能减轻不少。

将三位长老的对话默默听进耳中的蓝枫,此刻也是有些无力地叹了一声,杨家家大业大,单靠他一人,也是照拂不过来的。

甩了甩头,蓝枫再度将目光投向身前方的年轻族人们身上,表情严肃了许多:“也许你们当中很多人都对我刚才的话不以为然,认为天塌了自然会有高个子顶着,但是……你们可以试着想一想,日后别人见着你们的时候,会如何看待你们?”

“他们也许会说,看,那家伙是蓝枫的族人,咱们还是别招惹他,否则,若是招来蓝枫的报复如何是好……”

“他们也许会说,这家伙真是好运气啊,居然生在杨家……”

“他们也许会说,二十岁才星级,啧啧,他们真的是蓝枫的族人吗?”

“他们也许会说,嘿,看来杨家年轻一代除了蓝枫之外,别的全都是废物……”

“他们也许会说,虽然一根指头都能灭掉这些废物,但咱们还是忍着点吧,谁叫他们运气好,投了个好胎,居然是蓝枫的族人……”

“他们也许会说,这人叫什么名字来着?算了,记不起便记不起吧,反正知道他是蓝枫的族人就行了,看在蓝枫的面子上,就饶他们一命吧……”

听得蓝枫这般滔滔不绝的刺耳话语,演武场中,所有的年轻族人,顿时不由得紧握住拳头,额头之上,悄然冒出一根根青筋,甚至连呼吸,都是变得有些粗重。

脑海之中幻想着自蓝枫口中所说出来的一幕幕画面,他们脸庞上无一例外地浮现起几乎难以遮掩的愤怒,一股深深的耻辱,也是不可抑制地自心头狂涌而出。

无视了一群族人脸庞之上的愤怒与耻辱,蓝枫依旧是自顾地说道:“再过几年抑或十几年时间,当别人提到你们的时候,也许只会用‘蓝枫的堂哥’、‘蓝枫的堂弟’、‘蓝枫的表妹’之类的称呼直接替代了你们的名字,因为他们根本就不会记得你们的名字,毕竟,记得与不记得根本没有什么区别,或许在他们看来,杨家年轻一代三十多人中,只需要记得我蓝枫一个人的名字便足够了……”

这番话语,对于眼前这些族人们而言,几乎与**裸的羞辱!

然而这般近乎于羞辱的话语,蓝枫却是喋喋不休地讲着,丝毫没有停歇的趋势。

“够了!”

只见得人群之中,一个与蓝枫年龄相近的一个少年猛然抬起头来,用力地紧握着颤抖的拳头,羞愤地大吼道:“别说了,别说了!”

蓝枫的声音戛然而止,闻言望去,顿时瞧得杨光死死地盯着自己,胸膛剧烈地起伏,大口喘息着。

杨光的声音如同是点燃了炸药的火星一般,令得所有的族人都是齐齐地抬起了头,无一例外地羞愤注视着蓝枫。

淡淡地盯着族人们,蓝枫唇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意,平静道:“怎么,这就受不了啦?日后你们有一天真的从别人嘴里听得这些话的时候,又将如何?你们扪心自问,十分的精力,你们在修炼上花了几分?你们自己的修炼,居然还需要三位长老来监督,呵,我倒是想问问,你们是帮三位长老修炼的吗?”

听得此言,一群族人中,顿时大部分都羞愧得低下了头,只有杨光等寥寥几人坦然地抬着头,显然是心中无愧。

“我蓝枫之所以能够在短短两年时间里取得今时今日的地位,凭借的可不单单是所谓的天赋。”鹰般锐利的目光自每一个族人身上扫过,蓝枫的声音之中带着一抹淡淡的傲气,“没有坚定的信念,没有强大的决心,纵然给了你们天下第一的天赋,也是改变不了你们废物的本质!”

被这番近乎羞辱的话语骂得愤怒地抬起头来,然而没等这些族人开口,蓝枫便道:“先别急着否认,你们当中,大多数人都了解我,我的天赋究竟如何,大家都心知肚明。在丰镇上,也许我的天赋比许多人都强,但放在红石城中,却是不难找出天赋比我更高之人。然而事实证明,那些自小便被视为天才的家伙,如今却是大多数都已被我踩在了脚下!”

“如果只有我这一个例子,或许你们还能找到别的借口,但杨光呢?”瞥了杨光一眼,在对方疑惑的目光中,蓝枫淡淡道:“一年半之前,杨光展现出来的天赋,虽然比在场大多数人强上一些,但也强得有限,然而一年半之后的今天,他所展现的天赋,即便在猛武学院中,也是能够划入天才的行列。”

深吸一口气,蓝枫目光逼视着众人:“我能做到,杨光能做到,甚至林月、张寒也能做到,你们凭什么就做不到?你们比我们缺了哪样,是缺胳膊还是短腿儿啊?”

听得蓝枫话语之中鲜明的对比,众人心头虽是涌起一股浓浓的耻辱,却又是无可辩驳。

所谓爱之深、恨之切,蓝枫对于杨家的感情,绝对不是那个素未谋面的蓝家所能比拟的,正是因为在蓝枫心里,早已将杨家当作自己的家,方才对这些年轻族人有些恨铁不成钢,这事儿原本是用不着他去操心的,但今日既然有此机会,他自然是一吐为快,虽不指望将这些颇为幼稚的族人点醒,但至少要让他们心里明白一些道理。

若是能够让这些族人醒悟过来,即使话难听了一些,即使从此遭到他们的记恨,蓝枫也是丝毫不会介意。

因为只有难听的话,才会在他们心头留下足够深刻的印象,时时提醒着他们!

瞧得一群愤愤难平的年轻族人,大长老脸庞狠狠抽搐了下,有些无奈地瞟了蓝枫一眼:“蓝枫这小子,嘴太毒了!”

“还是毒一点好啊,否则这些小家伙转头就忘了。”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二长老说话力挺蓝枫,“这半年来我们说过的话还少吗?可这些小家伙哪次听进去了?反倒这一次,他们看起来似乎触动很大啊!”

听得二长老这般推崇备至的话语,大长老扬了扬眉,旋即似笑非笑道:“你以前不是与蓝家父子很不对路吗?怎么如今却是处处替他们说话?”

“三叔,不,大长老,你能不能别老是提起此事?”无奈地瞥了大长老一眼,被戳中心头痛处的二长老,不由得苦笑道:“人人都会犯错,你难不成还不让给我一个改错的机会?”

当年针对蓝枫父子的举动,几乎成为了二长老人生中最大的污点,想不到此刻竟是再度被大长老提起。

“亏你还知道我是你三叔!”狠狠瞪了二长老一眼,大长老淡淡道:“这些年来,你有多少次给过我这三叔的面子?”

“咳……”尴尬地咳嗽一声,二长老讪讪一笑,“我那是以事论事,可没有故意针对您的意思……”

就在身后三位长老谈笑间,蓝枫收敛了情绪,平静地对着场中众人道:“今后究竟打算如何修炼,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我便不罗嗦了。不过我希望,今后外人提起你们的时候,会说是杨家的某某,而不是我蓝枫堂哥表弟什么的……”

话音落下,蓝枫朝着三位长老点头示意了下,便径直地走向演武场的出口。

在其身后,场中的年轻族人们,则是用着异常复杂的目光注视着他的背影,在他们脸庞之上,多了几分沉稳,少了几分浮躁,与蓝枫初来演武场之时相比,已是截然不同的景象。

便是那几位不到十岁的孩子,懵懂的眼睛里,也是多了几分同龄人所不曾拥有的成熟。

微笑着目送蓝枫离去,然而转身之时,大长老却是故作埋怨地道:“这小子,痛痛快快地说了一大通,之后便这般光棍地走了,还得劳烦咱们几个给他擦屁股……”

留意到一群年轻族人的变化,三长老笑吟吟道:“这样的事情,我倒是不介意多来几次。”

二长老的心情一扫往日的沉重,也是极为罕见地开起了玩笑:“什么事情,擦屁股吗?”

闻言,三长老脸庞一僵。

旋即,三位长老对视了一眼,片刻之后,三人齐齐地放声大笑了起来,那爽朗的笑声之中,却是比往日多了几分轻松自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