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隐忍/妖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望着少年脸庞上的凝重之色,杨雪略微一怔,旋即忐忑地问道:“蓝枫表哥,是不是那丹药有什么问题?”

其实自吞服了那颗丹药以来,杨雪隐隐已经察觉到异常,只是下意识地不愿去猜测罢了。

“若是我猜得不错,那丹药应当是通过透支潜力而强行提升修为的丹药。”沉吟了下,蓝枫也没隐瞒,讲出了自己的猜测,“你的修为虽然提升到了元力境九重,但给人的感觉却是无比虚浮,仿佛随时都可能跌落境界一般,这种情况,正符合服用那种丹药之后留下的后遗症……”

俏脸霎时间变得煞白,杨雪睁大了眸子,声音有些颤抖地道:“真的吗?”

不忍地注视少女良久,蓝枫缓缓吐了一口气,低叹一声,苦笑着点头:“应该不会有错。”

突如其来的残忍消息,让得少女如遭晴天霹雳,娇躯猛然一颤,眼角之处,顿时涌出两行泪水。

梨花带雨的脸颊浮现一抹让人疼惜的惊恐,少女轻轻扬起雪白的下巴,颤声问道:“蓝枫表哥,你,你会抛下雪儿吗?”

“丫头,难道在你眼中,表哥就是这样一个人么?”轻轻地笑了笑,蓝枫宠溺般地在少女愕然的目光中捏了捏后者那娇嫩的小脸,指头略微滑动,温柔地将那白皙脸颊上的泪珠擦拭而去,“放心吧,无论你今后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抛下你不管的。”

他永远不会忘记,在自己人生跌入最低谷时,这位少女依旧在自己身边,不离不弃,在自己遭受嘲笑与白眼之时,也只有这位少女挺身而出,对自己嘘寒问暖。这样一个善解人意的丫头,他又岂会舍得抛下?

蓝枫的亲昵举动,将少女震得愣了好半晌,后者那明亮的眸子,方才轻轻地笑了。

红扑扑的小脸微微埋低,杨雪心头逐渐地涌出一股甜蜜,刚刚遭受到的打击,转瞬之间便被一股无言的幸福所替代。

“可是……”迟疑了下,杨雪撅了撅小嘴,情绪有些低落,“现在的雪儿,几乎丧失了成为强者的可能,还有资格跟随在蓝枫表哥身边吗?”

没有足够的实力,强行留在蓝枫身边,只能够扯蓝枫的后腿,聪明的少女,瞬间便是想到了这个问题,心头滋生的甜蜜,也是逐渐变成了苦涩。

“我正想跟你说这件事。”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蓝枫的表情再度凝重起来,神情严肃地盯着杨雪,“我有一个办法,或许能够替你消除服用丹药之后的副作用,但前提是你必须自废修为,或者尽可能地将现在的修为稳固下来,因此,你一定要答应我,在得到我的准许之前,万万不可再提升修为……”

黯然的脸颊上立即浮上一抹吃惊与欣喜,杨雪有些不可置信地望着蓝枫。

“不要怀疑表哥的能力!”唇角微微勾起一抹强大的自信,蓝枫用着毋庸置疑的肯定语气缓缓说道:“别的我不敢保证,但这一点,我还是可以保证的!一年之内,我定会替你解决这个问题!”

有些迷恋地望着飞扬洒脱的蓝枫,杨雪重重地点头:“雪儿相信表哥!”

微笑着揉了揉少女那一头漆黑柔顺的长发,瞧得少女再度振作起来,蓝枫心头舒了一口气,略微沉吟,不由凝重地提醒道:“接下来一段时间,你暂时别接触窦子陵……呃,也就是你那位老师,最好直接请假在家呆着,免得那家伙纠缠。虽然我暂时也不清楚他有什么阴谋,但可以肯定,那家伙所图非小!”

能够让一个元气境高手,在短短一个月时间内突破到元力境九重,可见那丹药是何等的不凡,即使拥有着极为严重的副作用,也依然是价值千金。用着这样一颗珍贵的丹药,活生生毁掉一个潜力无限的弟子,要说窦子陵没有什么阴谋,傻子都不会相信。

瞧着蓝枫郑重其事的模样,杨雪咬了咬嘴唇,心情沉重地点了下头:“恩。”

在其心头,那位有名无实的老师,远不及蓝枫一句话重要。

“那我先走了,你早点休息吧。”对着杨雪挥了挥手,蓝枫微笑着缓缓转身,朝着幽静小道的另一端轻步行去。

……

身影慢慢从杨雪的视线中消失,借着晚霞的红光,蓝枫拐过几个弯,渐渐地远离了杨雪的宿舍小院,而那面带着淡淡微笑的脸庞,却是逐渐地阴沉了下来,轻快的脚步,也是犹如带着几分沉重。

“窦子陵……”唇角微微蠕动,布满杀意的声音,自蓝枫嘴里低喃而出。那张清秀的脸庞,在一股深沉的怒火之下,显得有些狰狞。

听着蓝枫这一道充满杀意的声音,老者脸庞上闪过一道莫名的担忧,沉默半晌,方才缓缓开口:“现在的你,还不是那窦子陵的对手。若是你有什么想法,老夫奉劝你早早将其收起,否则,那家伙有无数种办法将你抹杀掉!”

拳头紧紧握拢,蓝枫不甘地扬起头:“用出拔剑术,也杀不了他吗?”

“别以为老夫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拔剑术虽然厉害,但对付起地级初期高手,都略微有些勉强,更别说地级中期的窦子陵了。”摇了摇头,老者轻声道:“或许等你突破到纯元境,在元气力量与肉身力量叠加之下,再去施展拔剑术,方才可能拥有一丝希望。”

再次沉默了半晌,蓝枫深吸一口气,点头道:“我明白了。”

拥有着四阶肉身的他,或许能够在诸多学员面前耍耍威风,但在真正的高手面前,却还差得极远。而窦子陵,则是已经迈入了大陆强者圈子的存在,虽然在强者圈子里只能算是垫底的存在,但依旧不是蓝枫能够抗衡的。

在如此巨大的差距面前,蓝枫唯有一个选择,那便是……隐忍。

“虽然很憋气,但你没有别的选择。”低叹一声,老者摇头道。

“放心吧,老师,我知道该怎么做。”将自身情绪尽数掩藏,蓝枫抬起头来,冷静地道:“三年的嘲笑与白眼,我都忍过来了,区区一个窦子陵,还不至于让我乱了分寸。”

不过,在其心头那一张必杀名单之上,在擎天府那一对男女之后,又多了一个窦子陵。

将少年的变化尽收眼底,老者微微点头:“或许这个窦子陵可以成为你的磨刀石,若是连窦子陵你都奈何不了,那你这辈子还是别提什么报仇了。毕竟,擎天府那两位,现在的实力,恐怕还在窦子陵之上。”

相对于擎天府那二人,窦子陵就在猛武学院,在蓝枫能够看得见的地方,彼此之间的差距,也是更为直观,作为蓝枫的磨刀石,自然是最为合适。

脑海之中闪过一道青年身影,蓝枫的拳头缓缓握紧,喃喃低语:“窦子陵,你的命,我蓝枫预定了!”

迈动的脚步,骤然加快了几分,在傍晚的红霞下,蓝枫拉着长长的影子,回到了小院。

轻轻地推开房门,蓝枫脱掉鞋子,盘腿坐在床上,缓缓地闭上双眼。调整了一下状态,蓝枫嘴里吐出一口浊气,旋即意识沉入丹田,开始修炼起来。

有着三年废物经历的他,深深地迷醉于这种变强的感觉,旁人眼中枯燥无味的修炼,在蓝枫眼里,却是一种极致的享受。而这种感觉,也是吸引着他,尽可能地将每一分钟都用到修炼上。而这般废寝忘食的修炼,才是他能够在短短两年多时间内取得如此成就的根本原因。

不过,从这一天起,那一张必杀名单上新添的名字,也是让得他多了一个努力修炼的理由。

翌日。

几乎只眯眼两个多时辰的蓝枫,便早早地摆好了修炼的姿式,迎着那东方天际缓缓升起的太阳,开始了每天清晨的修炼。

半个时辰之后,盘腿而坐的少年,轻轻吐了一口浊气,漆黑的眼眸中,精光闪烁。

感觉到丹田之中略微增长的元液,蓝枫沉吟自语:“没有蓝山在身边,修炼的效果,几乎弱了一倍……”

瞧着少年那犹自有些不满足的模样,老者撇了撇嘴,旋即淡淡道:“别不知足了,如此恐怖的修炼效果,恐怕连那些扬名大陆的天才,也是忍不住会羡慕……”

“或许吧。”耸了耸肩,蓝枫翻身下床,随意地拿了几块剩下的干粮,便走出小院,一边噘着干粮,一边朝着猛武堂的方向踱步而去。

片刻之后,几乎将猛武堂的血火木一扫而空的蓝枫,在猛武堂副堂主玄恩惊愕的目光中,踏着懒懒的步子,迈门而出。

眼角抽搐了下,玄恩盯着少年的背影,半晌之后,方才疑惑地喃喃:“这小子,兑换这么多血火木干什么?炼丹?”

相对于凡器、丹药等物,血火木的价值虽然略微不及,但若是数量一多,却也需要耗费海量的积分,而蓝枫,却是将猛武堂库存的血火木,尽数地兑换而去,这般举动,顿时将玄恩搞得茫然无比。

提着几乎塞满了血火木的一个巴掌大小的小袋子,蓝枫缓缓地走出猛武堂,在外面的小道上拐了个弯,旋即径直地行向学院大门之处。

“这么多血火木,应该足够支撑我修炼半年乃至更久的时间了吧?”暗自打算回杨家府邸待一段时间的蓝枫,轻轻掂量了一下手中的小袋,旋即摸着下巴,低声喃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