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激动的蓝贤龙/妖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随后的几天时间里,蓝枫几乎整日守在火炉边,全神贯注地炼制着凡器。

拥有着诸多先天优势的他,炼制出的每一件凡器,几乎都是三纹凡器,短短数日,便堆满了一个巨大的铁箱,粗略一数,足足有着六十余件,价值可谓是无可估量。

不同级别的凡器,价值差异极大,而三纹凡器数量极其稀少,甚至比更高级别的灵器还要稀罕,但其增幅效果,却是几乎达到了凡器的极限,这般稀少的数量,以及惊人无比的增幅效果,自然也就导致其价值疯狂地攀升,最高甚至达到一纹凡器的数十倍之多。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个不起眼的小铁箱子,里面所存放的三纹凡器,价值甚至远远超越了杨家资产的总和!

“难怪天下间无数人都想成为炼器师与炼丹师……”意识扫过指环空间中剩下的三分之二的炼器材料,蓝枫不由砸了咂嘴,低声感叹。

炼制这六十多件凡器,仅仅耗费了指环空间内不到五分之一的材料,而其余的材料,则是被蓝山那小家伙当作零食吞掉了,然而就是这不到五分之一的材料,当炼制成凡器之后,它们的价值却是成倍地暴涨,几乎达到了杨家总资产的数倍之多,如何能不叫蓝枫惊叹?

别的四星炼器师,虽然大多都没有蓝枫这般浑厚的元力,炼制之时显得颇为吃力,而炼制出的凡器,也是多以一纹凡器为主,但长年累月之下,依旧是足以累积一笔恐怖的财富。

直到此刻,蓝枫忽然发现,自己仍旧是有些小瞧了八大家族的底蕴!

毕竟,在八大家族之中,要么拥有着四星炼器师,要么拥有着四星炼丹师,再经过数十年乃至数百年的经营,底蕴绝对无比惊人。

“八大家族,可比我想象中更加强大。上次依靠老师的绝世武力,重挫王家,还真是有些侥幸呐!”甩了甩头,蓝枫长长吐了一口气。

闻言,躺在石墙之上的老者,低头俯视而下,目光落在少年身上,淡淡道:“八大家族的确比你想象中强大,但还不至于强大到不可战胜的地步。须知,他们即便拥有四星炼器师或四星炼丹师,若是没有足够的材料,也无法炼制出这么多的凡器或丹药。”

蓝枫能够凭着恐怖的灵魂感知,在极短的时间内,寻找到数量惊人的材料,别的炼器师或炼丹师,却是只能够从佣兵或冒险者手中收购,利润空间颇为有限。

“管他们呢,反正我的目的又不是将他们摧毁。”微微点头,蓝枫笑道:“只要他们今后不主动来招惹杨家,便足够了。”

略微沉默,老者问道:“想好了吗,什么时候去参加炼器师职级考核?”

蓝枫摇了摇头,目光从老者身上移开,眺望远方,语气悠悠道:“职级考核先不急,当下最重要之事,乃是先替父亲与雪儿炼制丹田。”

声音停顿了下,蓝枫余光扫了老者一眼,略微低沉地道:“老师,以我现在的能力,应该够资格了吧?”

瞧着少年那一副表面镇定实则紧张无比的模样,老者不由轻笑一声,沉吟了下,旋即微笑道:“各方面条件皆已成熟,也时候替你父亲与那小丫头炼制丹田了……”

捏了捏拳头,蓝枫大口地舒了一口气,情绪略微激动地道:“终于可以开始了!”

这一天,他已经等了三年之久,从当初炼化魃毒不久之后起,便在着手准备了,如今,老者终于松口,准许他为父亲炼制丹田,无怪乎他这般地激动。

“呵呵,枫儿,什么事让你这么开心啊?”

正在此时,一道温和的笑声,自院门之处传了进来,开口的是一位中年男子。

“蓝枫表哥!”

“哥哥!”

杨雪与蓝山,也是一前一后喊道,脸庞之上,皆是挂着开心的笑容。

目光投向院门之处缓缓走进的三人,蓝枫将刚刚炼制而出的三纹凡器随意地甩进铁箱之中,旋即微笑着迎了过去,对着蓝贤龙道:“父亲。”这一道平常的称呼,却是比往日多了几分热烈与激动,与往常那冷静的模样相比,此刻的蓝枫,却是显得颇为异常。

疑惑地注视着少年,蓝贤龙皱了下眉,有些担心地问道:“枫儿,怎么了?”

摇了摇头,蓝枫定眼注视着蓝贤龙,凝视许久之后,方才深深吸了一口气,旋即缓缓地张口:“父亲,还记得我曾经跟你提起过的那位老师吗?”

眼睛一亮,蓝贤龙试探地问道:“那位……干将前辈?”

“干将前辈。”杨雪则是眨巴着水灵的小眼睛,好奇地盯着蓝枫,虽然不曾见过蓝枫背后那位神秘的老师,但她却是听许多人都提起过,她清楚地记得,那些人在提到蓝枫背后那位神秘老师的时候,脸庞之上浮现的那一抹崇敬与畏惧。

唯有少不更事的蓝山,一脸的疑惑不解地盯着三人,精灵般的眼珠子滴溜溜乱转。

偷瞟了石墙之上那一道透明身影一眼,蓝枫再度将目光移向蓝贤龙,颇为郑重地点头:“不错,就是干将老师。”

迟疑了下,蓝贤龙表情凝重起来,小心翼翼地环视一圈,低声问道:“难道,那位干将前辈来了?”

望着蓝贤龙这副小心的模样,蓝枫不由哭笑不得,摇头道:“父亲,别看了,老师他没有来。”

“那你的意思是?”听得少年之言,蓝贤龙越发疑惑起来。

略微沉吟了片刻,蓝枫望着蓝贤龙与杨雪不解的模样,轻吐了一口气,缓缓地道:“我想说的是,干将老师是一位深不可测的炼器师,我这一身炼器本领,便是从干将老师与另一位前辈那里学来的。最重要的是,依靠着那高深莫测的炼器能力,干将老师自创出一门近乎于神技的炼器技法—吐息锻造法。按照干将老师所说,吐息锻造法堪称天下最神奇的炼器技法,不仅能够炼制出威力绝伦的武器,还能够炼制出别的神奇事物。而其最神奇之处,莫过于能够替他人炼制丹田……”

瞧得蓝贤龙那骤然巨变的脸色,蓝枫语气凝重地道:“而父亲您,丹田正好遭受过极为严重的创伤,无法再继续元气。”

“炼制丹田!”双眼死死地盯着少年,蓝贤龙嘴里不由发出一道失声低呼,老成持重的模样,刹那之间被难以遮掩的震撼所取代。

他这辈子有三大憾事,并为此耿耿于怀近二十年之久。

第一件事,眼睁睁看着妻子无辜冤死,自己却是无能为力,第二件事,无法给予孩子最好的照料,令孩子自小便吃尽苦头,第三件事,丹田受创,修为被废,既无力庇护孩子,又无力替妻子报仇。

如今乍然听得此事,他那颗沉寂多年的心,不由狠狠地震动起来。

不过,蓝贤龙很快便压下了心底涌上的那一股激动,恢复了一贯的冷静,近二十年之久的磨砺,早已让得他这颗心锻炼得无比的坚韧,那近乎于恐怖的隐忍与自控力,就连蓝枫,也是略微不如。

“枫小子,看到了吗,与你这父亲相比,你小子还嫩得很呢!”有些诧异地望了蓝贤龙一眼,老者转过头去,目光落在少年身上,在少年不住地翻着白眼中,戏谑地讥讽道。

深吸了一口凉气,蓝贤龙镇定地望着眼前仍旧夹杂一丝稚气的少年,颤抖的声音,显得略微沙哑:“此事当真?”

尽管表面上无比冷静,但那沙哑而颤抖的声音,却是证明,这位饱受磨难的中年,心头受到的冲击,是何等的汹涌。

无视了一旁作怪的老者,蓝枫迎着父亲的目光,极为认真地点头:“炼制丹田可谓是逆天改命,自然须得满足许多异常苛刻的条件,譬如修为至少须得突破到纯元境一重、炼器师职业等级须得达到四星等等,而其中最难的便是需要将吐息锻造法修炼到第二重境界‘入化之境’,这三年里,我无时无刻不在努力,为的便是能够满足这些苛刻的条件。而现在,我终于有了极大的把握,能够替父亲您,炼制出一个新的丹田!”

满脸震惊地望着表情极为认真的蓝枫,杨雪骇然地捂着小嘴,白皙的脸庞浮上一抹不可置信:“蓝枫表哥……”

自蓝枫口中说出的短短几句话,却是蕴含着大量的信息。

纯元境一重的修为,四星的炼器师职级,无论是哪一个,放在别人身上,都足以造就一个惊才绝艳的天才,而那神秘无比的吐息锻造法,似乎比前两者还要更为恐怖,能够将其修炼至第二重境界,想必难度丝毫不亚于前两者……

蓝枫耗费三年时间,便取得这般惊世骇俗的成就,可见这期间究竟吃了多少的苦头。

唇角微微蠕动,蓝贤龙凝望着身前方平静而立的少年,身子轻颤,眼眸含泪,愧疚而感动地喃喃:“孩子,辛苦你了!”

咧了咧嘴,蓝枫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脸庞上挂着一抹灿烂阳光的笑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