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归来的天赋/妖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告知蓝贤龙真相之后的几天里,蓝枫开始为炼制丹田做着最后的准备,一边练习控火的技巧,以便在体外之处点燃火焰并掌控火焰的强弱,一边调整着状态,让自己的状态时刻维持在最佳的高度。

而几天前炼制的六十余件凡器,则是被其送往族长杨逍之处,至于杨逍如何处理,则不在蓝枫的考虑范围之内。

“差不多了。”

气氛略微紧张的小院之中,盘腿坐在石墙之下的少年,缓缓地站起身子,眼眸之中,一道精芒掠闪而过。

经过三天的练习,他终于将体外控火的技巧,掌握得无比纯熟的地步。

对于炼器师或炼丹师而言,这算不得多么高深的技巧,只需多加练习,每一个炼器师或炼丹师都能够掌握,而领悟了吐息锻造法第二重境界的蓝枫,练习起来,更是驾轻就熟,没费多少精力,便将这些小窍门儿练习得无比纯熟。

在原地舒展了一下筋骨,蓝枫轻吐了一口浊气,望着石桌一旁正在逗弄蓝山的中年,微笑着迈步而去:“父亲。”

转头瞥向走来的少年,蓝贤龙动作一顿,轻轻放开蓝山的小手,站起身子转向少年,夹杂着一抹压抑的激动的声音,自其口中缓缓传出:“准备好了?”

瞧着蓝贤龙强行压制着激动的模样,蓝枫缓缓收敛了脸庞之上的笑容,郑重其事地点点头:“可以开始了。”

这一刻,纵使以蓝贤龙的强大自制力,也是难以抑制住心底狂涌而上的激动,那饱经风霜的身体,轻轻地颤抖着,半晌之后,方才冷静下来,用着低沉的声音问道:“接下来我该怎么做?”

“您直接在这坐垫上盘腿坐下即可。”将一块厚厚的坐垫摆在青石地板上,蓝枫轻声道。

闻言,蓝贤龙点点头,旋即将目光移向身旁之处亭亭玉立的少女,温和道:“雪儿,蓝山一会儿便交给你照顾了……”

丹凤眼微微一眨,杨雪白皙的小脸浮上一抹浅浅的笑意,乖巧地颔首:“恩。”

瞧着少女点头应下,蓝贤龙又瞧了瞧蓝山,见其小眼睛里充斥着好奇之色,不由轻笑着摇了摇头,旋即朝着坐垫缓步而去,最终盘腿坐下。

裹挟着刺骨凉意的冷风,自院子之外轻拂而过,吹得院中几人的衣摆不住地飘摇,但却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低头注视着盘坐在坐垫上的中年,蓝枫深深地吸了一口略微冰冷的空气,低声提醒道:“父亲,一会儿我会直接在您的丹田内引燃火焰,然后开始炼制,过程可能会十分痛苦,您若是忍受不住,便直接大声喊出来吧。喊出来,或许会好受些……”

这样的痛苦,蓝枫曾经有过深刻的体会,他清楚地记得,遭受了三年魃毒折磨的自己,依旧是在那一股痛苦之下,硬生生痛昏过去,可见那一股剧痛是多么的恐怖。

“没关系。为父早已做好了承受痛苦的准备。”平静地点点头,蓝贤龙冷静地道。

沉默了片刻,蓝枫不再多言,他在蓝贤龙对面的坐垫上盘腿坐下,旋即慢慢合上眼皮。

将呼吸、心跳控制在最佳的状态,连同情绪,都控制得古井无波,犹如深山幽林之中的寒潭一般,约莫十多个呼吸过后,方才再度睁开双眸,在胸前迅速地结出两道手印,几乎不分先后地将两道手印打入蓝贤龙体内。

“嘭!”

一道微不可闻的声音在蓝贤龙丹田之内响起,只见得两道手印形状的混合能量轻轻碰撞、摩擦了下,一股灼热的火焰,顿时间燃烧起来。所幸,在入化之境的状态下,蓝枫竟是将火焰控制到无比精细的地步,对于丹田周围的内脏并未造成丝毫的实质伤害。

正在此时,蓝贤龙的脸色骤然变得无比苍白,密密麻麻的冷汗几乎在数息之间,便密布于蓝贤龙的面庞上。

然而这般剧烈的痛楚,却是被其硬生生承受了下来,甚至整个过程中,都不曾吭声。

“不错,是条汉子,不枉费老夫教枫小子如何替你炼制丹田了。”浑浊的眼眸掠闪过一抹隐约的赞赏,老者紧盯着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的蓝贤龙,满意地捋了捋白须。

在某方面而言,蓝枫父子有着诡异般的相似经历,那便是……二人皆是经历过极为漫长的废物期,遭受过许许多多的白眼与嘲笑,甚至,蓝贤龙所承受的磨难,还远在蓝枫之上。他不仅要忍受着丧妻之痛,还要在巨大的压力与深沉的仇恨下,在外人的讥讽中,将蓝枫抚养成人,他所背负的负担,若是换一个人,恐怕早已被压垮。

“轰、轰、轰、轰、轰。”

全神贯注地结出一道道手印,而后迅速地将这些蕴含着神秘能量的手印打入蓝贤龙的丹田之中,每一道能量手印,都透过蓝贤龙的体表,击打在其丹田表面那些几乎停滞不动的纹路之上……

短短数十息的功夫,三十六道手印,便已被蓝枫尽数施展而出。

当表面上的纹路遭受到足足三十六道能量手印的撞击之后,那肉眼不可见的丹田竟是溢出一滴滴猩红的废液,透过无数的毛孔,自皮肤之处缓缓渗出,而丹田本身,则是收缩融合为一团散发着奇异光芒的液体,在灼热火焰的炙烤之下,不断地强化、翻滚。

与此同时,蓝贤龙的脸庞,也是苍白如纸,细密的冷汗,几乎汇聚在一起,犹如水流一般,顺着黝黑的下巴滴落而下。

在接连不停的剧烈痛苦冲击之下,这位隐忍能力几乎堪称恐怖的中年,嘴里也是不由发出一道道犹如野兽般的痛苦低吼:“啊!”

其嘴里的鲜血与唾液搅拌在一起,将那洁白的牙齿,染成一片鲜红,脸庞的肌肉,也是扭曲得近乎于狰狞。

“行了,再灼烧下去,你父亲的丹田就真的废了。”沉吟了下,老者出声道。

点点头,蓝枫猛吸了一口气,再度在胸前结出一道神秘手印,三十六大低等窍穴之中的神秘能量,齐齐被勾动传递至那手印之处,最终随着手印打入蓝贤龙丹田之中,将那一团散发着奇异光芒的液体包裹在内。

脑海之中陡然浮现一抹丹田形状的幻影,而这一闪而没的幻影,则是在灵魂之力的传递下,没入那一团散发着奇异光芒的液体之上。

丹田定型,这是炼制丹田各个环节中最为关键的一步。

望着因为剧烈的痛楚而导致身子不停颤抖的蓝贤龙,蓝枫不由紧紧握拢拳头,那张清秀俊朗的脸庞,此刻却是显得略微有些狰狞:“一定要成功,一定!”

他甚至不敢想象,若是炼制失败,父亲将会遭受到何等恐怖的打击。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着,在定型手印的作用下,那一团散发着奇异光芒的液体,逐渐地转变为丹田的形状,其表面原本几乎停滞不动的纹路,也是以颇为惊人的速度穿梭、流动,犹如被赋予了新的生命一般。

“噗。”

低不可闻的火焰熄灭声,在蓝贤龙的丹田内响起,随即,那散发着奇异光芒的丹田形状的液体,温度迅速地降下,若有若无的光泽悄然散去,最终化作无形物质的透明物体,一如炼制之前的样子,只是再也没有漏洞,并且比过去更加坚韧。

缓缓睁开眼,蓝枫紧盯着身前盘坐的中年,目光颇有些紧张。

不远之处,杨雪也是停下了动作,轻轻扬起雪白的下巴,一动不动地望着蓝贤龙,明眸轻眨,掠过一抹忧色。

瞧着蓝枫与杨雪的举动,正玩闹得高兴的蓝山,顿时停住蹦跳的身体,转头盯着盘坐着一动不动的蓝贤龙,可爱的小眼睛轻轻眨了眨,泛起一抹好奇。

热闹的小院,刹那间陷入一片沉寂。

在不知过去了多久之后,当蓝枫等待得有些不耐之时,蓝贤龙渐渐缓过神来,略微疲惫地睁开双眼,刚才那短短半刻钟时间,却是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直到此刻,身体依旧是犹如被抽干了体力,就连动弹一下手指,都显得极为艰难。

“枫儿……”

唇角艰难地蠕动了下,却不料,蓝贤龙刚一张口,脸色却是陡然一变。

望着蓝贤龙陡然变色的模样,蓝枫心头顿时一惊,猛然站起了身子:“父亲!”

“姑父!”杨雪也是大惊失色,俏脸浮上一抹悲痛。

“等等。”身影陡然自石墙之上掠下,老者乍然闪现在蓝枫身旁,冷静地道:“先别急着难过,你这父亲,应该是在吸收外界的元气……”

听得此言,蓝枫略微一怔,旋即心底忍不住地涌上一股狂喜:“老师,您是说……”

微笑注视着面现激动的少年,老者缓缓点头:“不错,恭喜你,成功了!”

就在老者话音刚刚落下之时,一股强横无比的气势,骤然自蓝贤龙身体爆发而出,就连拥有着四阶肉身与纯元境一重修为的蓝枫,猝不及防之下,亦是被这股气势冲击得退后了数步,犹如遭受到一股巨山的猛烈撞击。

而闭目盘坐的蓝贤龙,身体则是以掠夺的方式,将游离在周围空气中的元气吞噬而尽,当吞噬了大量的元气之后,其气势竟是以极为恐怖的速度,疯狂地攀升起来。

“纯元境四重……纯元境六重……”

直至攀升到不可思议的纯元境九重,蓝贤龙的气势,方才渐渐地停止增长,最终维持在纯元境九重巅峰层次。

这一刻,在这一股无比恐怖的气势笼罩之下,整个杨家府邸,乃至府邸之外附近的地方,所有人都是忍不住骇然地齐齐转头,包括族长杨逍、大长老杨傲、二长老杨傲与三长老等人,所有人的目光,都无一例外地朝着小院的方向汇聚而来。

“啧啧,直接从零开始,瞬间蹦跶到纯元境九重巅峰。”望着气势汹涌的蓝贤龙,老者砸了咂嘴,不由感叹道:“枫小子,看来你这父亲,也是很不简单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