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败露/妖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紫色元技呐,它的真正威能,蓝枫还不曾领会过,对此,他渴望已久。

只不过在未得到秦长老允许之前,他可不敢擅自修炼,否则,若是修炼过程中出了什么岔子,他可承受不起。似炼化魃毒那样的赌博,一辈子有过一次就足够了,现在的他,没有必要,也没有勇气再拿自己的身体去进行一场结果未知的豪赌。

目光从干笑着低下头的少年身上缓缓收回,秦长老摆了摆手:“行了,去修炼吧,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可以再来问我。当然,你也不要期待我什么都答得出来,毕竟,这门元技,我也没有修炼过。”

闻言,蓝枫微微点头,原本走向山顶方向的脚步,调转了方向,朝着来时的路,走了回去。

片刻之后,当蓝枫再度踏足这片土地之时,在其手中,多了一件貌不起眼的格子衣服。

在山脚下停顿了下,蓝枫轻轻拍了拍手中的格子衣服,目光望向山腰之处依旧盘腿而坐的苍老身影,略微沉吟过后,便抬腿迈上山体,朝着山顶的方向,不急不缓地行走而去。

与以前不同的是,这次蓝枫仅仅是走到两倍多的重力区域,便停下了脚步。

朝着四周环视了一圈,并未太过理会周围投来的好奇与炽热目光,蓝枫寻了一个相对空旷的平整地面,将那一件格子衣服穿在身上,旋即深吸了一口气,从怀中取出三颗不大不小的红石,一一地塞进了格子衣服上位于纽扣之处的几个凹槽。

“嘭!”

三颗不大不小的红石所产生的重力,叠加在一起,在瞬息之间,便被放大成千上万倍,而这一股忽如其来的恐怖重力,令得蓝枫的身子猛然一震,浑身的肌肉,在一股向内挤压的强横重力之下,犹如被压扁了一般,紧贴着骨头。

抬手擦掉嘴角溢出的一缕鲜红血液,脸色苍白的蓝枫,深深吸了一口气,旋即缓缓地盘腿坐下。

尽管他早已适应了五十五倍的重力,但那是从一倍重力开始,逐步叠加到五十五倍的方式,似这般直接遭受五十多倍重力的骤然袭击,以他的肉身强度,还是略微有些勉强。

没有理会脸庞之上迅速流出的汗液,蓝枫喘着重重的粗气,闭上眼眸,调动着体内的元气,按照地狱牢笼第二阶段的运行路线开始运转,不敢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

紫色元技的修炼难度,蓝枫早已经体会过了,即便以他现在的底子,想要在短时间内将地狱牢笼修炼到大成之境,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修炼,是枯燥无味的事情,而修炼者,也必须比常人更加耐得住寂寞。

在枯燥与孤独的苦修中,时间缓缓地流逝着。

……

在决定修炼地狱牢笼之后的几天时间里,蓝枫的生活,变得更加紧凑,甚至连练习炼器的时间,也是被一再压缩。

这次,他可是发了狠,不将地狱牢笼修炼到大成之境,绝不会停下来。

首席争夺赛越来越近了,距离最终的开赛时间,只剩下不到四个月的时间,这也意味着,蓝枫在红石城所呆的时间,将不会超过半年,如红石山脉这般得天独厚的修炼环境,外界可不多见,在离开红石城之前,他希望能够尽可能地将地狱牢笼修炼到更高深的境界,最好是直接修炼到大成之境,而这,对蓝枫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可谓是希望渺茫。

转瞬间,十天的时间,便在废寝忘食的苦修之中悄然度过。

红石山脉中一座小山脚下,蓝枫盘膝而坐,眼眸紧闭,一块块密度惊人的肌肉,分布于身体四周,尽管整个人看上去显得略微有些瘦削,但实际上,其每一块肌肉,乃至骨骼,都蕴含着一股爆炸性的力量,不爆发则已,一爆发,势必惊天动地。

随着胸膛起伏,蓝枫的鼻孔,也是传来悠长稳健的呼吸,周围的喧哗与窃窃私语,却是无法对其造成丝毫的影响。

暖暖的阳光,铺满整条山脉,在此地的特殊磁场作用下,形成一道道奇异景象。

“轰!”

一道忽然乍起的巨响,自远方传了过来,甚至连附近的地面,都是轻轻震颤了一下,惹得附近的学员们,纷纷睁眼望了过去,一张张年轻的脸孔,流露出一抹慌乱,犹如受了惊吓的兔子般,茫然失措。

眉头微微一皱,蓝枫也是睁开了双眸,转头朝着声音的来源望了过。

紧接着,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一道颇为狼狈的身影,从红石山脉深处的一座小山掠闪而出,来不及观察四周的情况,迅速起落间,便已掠出红石山脉的范围,旋即这一道身影骤然掠飞至半空,朝着远方天际逃窜。

在那半空之中,甚至还有着不少的鲜血,滴落而下。

望着那一道略微熟悉的身影,蓝枫瞳孔微微缩了一下,猛然地站起身来,有些惊疑地喃喃:“窦子陵?”

“快,追上去,别让他跑了!”

“混账东西,休想从老夫手底下逃走!”

没等他做出什么举动,在那一道狼狈身影逃出的地方,伴随着两声怒喝,再度掠闪过两道身影,朝着前者猛追而去,速度之快,就连蓝枫,也是只能瞧见模糊的人影,而看不清具体的面容。

“老头,快出来!”

没时间慢慢分析,蓝枫直接唤出身边的透明老者,急声问道:“逃走的是不是窦子陵?”

“你小子总算是想起老夫了。”有些不满地撇了撇嘴,透明老者遥望着几乎化为几颗小黑点的人影,捋了捋长长的银须,慢悠悠地道:“没错,最前面那个是窦子陵,后面那两个,一个是你那位秦老师,另一位……老夫也没见过,不过那家伙的实力倒是不弱,应该处于地级巅峰层次。”

说到一半,透明老者稍稍顿了一下,惊咦一声,颇有些意外地道:“咦,窦子陵的实力,什么时候达到地级后期了?”

“地级后期!”蓝枫眼皮一抖,吃惊地道。

“没错,初入地级后期。按照修为来算,应该是凝丹境七重。这一点,老夫肯定不会看错!”点点头,透明老者有些纳闷地望着远方天际,他也是没预料到,短短半年多时间不见,这家伙的修为,便从凝丹境四重,直接蹦跶到了凝丹境七重,简直令人咋舌。

迟疑了下,蓝枫有些担忧地望着半空,皱着眉喃喃道:“秦老师与那位前辈联手,应该能拿下窦子陵吧?”

一个是凝丹境五重,一个是凝丹境九重,一个地级中期,一个地级巅峰,这样的两个高手,足以击杀一位凝丹境七重的地级后期高手了。

唯一遗憾的是,他原本还想亲自出手斩杀这家伙,如今看来,似乎已经没有机会了。

瞧得少年那略微不甘的模样,透明老者没好气道:“你小子别以为突破到了纯元境,就一定能斩杀窦子陵,地级后期高手,可没你想象中那么弱。若是拔剑术一击不中,或者一剑杀不死他,那你小子就等着被他千刀万剐吧!”

纯元境一重与凝丹境七重的差距,就算是拔剑术,也未必能够弥补。

“虽然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但至少有希望,不是吗?”耸了耸肩,蓝枫的语气颇为轻松。

老者一滞,眉头刚要皱起,忽然瞧见少年脸庞上的凝重,不由沉默了下,旋即缓缓点头:“若是你能击中他,理论上讲,他活下来的概率,应该不会超过五成。”

入化之境状态下的拔剑术,绝对是恐怖至极的存在,威力之强悍,恐怕不弱于传说中的紫色高阶元技!

而这,也是蓝枫隐藏得最深的底牌,只有在生死危机的关头,才会动用的底牌。

甩了甩头,蓝枫回过神来,目光略微紧张地盯着远方天际,在知道秦长老与一位地级巅峰高手联手追杀窦子陵之后,他便明白,窦子陵的阴谋,恐怕已经彻底败露了,从今往后,他再也不用担心,学院之中存在着这么一位时刻可能对他造成威胁的敌人,现在唯一需要担心的是,单凭秦长老与那位地级巅峰高手,究竟能不能击杀实力已经达到了地级后期的窦子陵?

“不行,我必须得去看看!”咬了咬嘴唇,蓝枫心下一横,迅速地脱掉重衣,旋即对着三人飞掠的方向疾奔而去。

咻……

尖锐的破风声响陡然响过,在周围学员们吃惊的目光中,蓝枫陡然拉出一排重叠的残影,瞬息之间,便跃下了山脚。

然而蓝枫才刚冲出十余丈的距离,大地猛然传来一阵剧烈震动,视线中的房屋建筑,都是轻微摇晃起来。

“即使隔得这么远,战斗的余劲,都能将这边的房子震得晃动起来。呼……这,便是地级强者的实力么?”深吸了一口凉气,蓝枫抬头望向一公里之外的几道模糊人影,脸色再度凝重了几分,略微停顿的脚步,继续朝着起初的方向,疾奔而出。

越是靠近,蓝枫便越是能够感觉到地级强者的强大!

待得蓝枫与交战的中心只有百丈的距离时,剧烈晃动的大地,甚至让得他有些站立不稳。

不过蓝枫的步子没有丝毫的停留,他的目光,也是紧紧锁定着半空之中那几道模糊的人影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