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器魂—九幽暗魔蛟/妖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纹附魔灵器,最多应该能承受地级中期妖兽的精魂力量。”透明老者捋了捋白须,沉吟道:“那小子手中的二纹附魔灵器所锁住的,很可能是一头地级中期妖兽的精魂!”

听得此言,蓝枫心头一沉,喃喃道:“地级中期妖兽的精魂……”

虽然妖兽最强横的是肉身,但地级中期妖兽的精魂,被炼化为武器器魂之后,依旧能够发挥出不弱的实力。

透明老者淡淡道:“它的实力,应该接近地级初期,甚至不弱于一些地级初期强者。”

“这么看来,方谬恐怕危险了。”闻言,蓝枫朝着擂台上的方谬望了一眼,尽管这家伙的肉身也是突破到了四阶,还能够施展秘法,让得肉身在原本便极为恐怖的基础上,再度强化,但面对一头地级中期的器魂,方谬取胜的可能性,却是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轻轻吐了一口气,蓝枫忍不住沉思起来:“若是我碰上地级中期的器魂,能赢吗?”

许久之后,蓝枫不由得摇了摇头,或许自己有一拼之力,但却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够成功。

脸色凝重了不少,蓝枫叹了一声:“不愧是童家少爷,这般稀罕的东西,都拿得出手。”

擂台上。

童瞳平静地注视着对面的方谬,淡淡地道:“认输吧,这一战,你没有丝毫胜利的可能。”

手中的二纹附魔灵器,给了他足够的自信,面对实力尚不足以挑战地级初期强者的方谬,他的确有资格嚣张。

“能不能胜,打过才知道!”

并没有受到童瞳那一番言语的影响,方谬脚掌释放一股强大的力量,身体犹如出膛的炮弹,只见得一道模糊的黑影闪过,下一刻,便是出现在童瞳的身前。

“自寻死路。”轻蔑地冷哼了一下,童瞳轻轻挥动长剑,体内的元气,开始疯狂地朝着手中的长剑灌注而去,令得长剑陡然爆发出一股黑光。

而在黑光爆发的瞬间,一道漆黑的体型庞大的幻影,几乎瞬间凝聚为实体,在一道雷鸣般的嘶吼声中,对着童瞳猛撞而去:“吼!”

“轰!”

方谬与瞬间凝聚的庞大妖兽如同两颗彗星般相撞,彼此释放的恐怖能量,震得擂台剧烈地晃动了一下,一道震耳欲聋的碰撞声,也是在此刻响彻而起。

明显的力量差距下,方谬竟是被硬生生撞得退了数步,连续在地面踩了数脚,方才卸去自拳头传递而来的恐怖冲击力,而整个擂台,也是在他不断退后的过程中,剧烈震颤,让人忍不住担心,它是不是下一刻便要崩塌。

在其对面,一头体型庞大的蛇形妖兽,尾巴环绕在地面,阴冷的眸子,盯着方谬,吞吐着蛇信。

刚才的撞击,就连方谬都是受了不轻的伤势,然而这一头妖兽,竟是分毫未损。

擂台四周,众人被这一头忽然出现的妖兽,狠狠吓了一跳,自妖兽身体散发而出的恐怖气势,也是让得许多人都是近乎窒息,额头之上,冷汗狂涌而出。

“九幽暗魔蛟!”眉头略微皱了皱,老妪沉默了一下,对着身旁的摩柯问道:“你们猛武学院,难道从不限制学员在比赛中使用附魔武器吗?”

她与童瞳,或是童家,并没有什么恩怨纠葛,但在比赛中动用附魔武器,明显是对其余学员的不公平。

被老妪这句话问得有些尴尬的摩柯,不由得搓了搓手,无奈地苦笑道:“我们猛武学院,以前可从来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略微愣了愣,老妪反应过来,无奈地摇了摇头:“我倒是忘了,你们这小地方,几乎没人拥有附魔武器……”

红石城只是汉王朝的边陲小城,猛武学院也只是众多三级学院之中排名近乎垫底的存在,在这样一个偏僻而又落后的地方,又怎么可能会出现附魔武器这般珍贵的东西?何况,就算谁得到了附魔武器,也会当作传家宝一样藏着掖着,如何会大摇大摆地拿出来,惹得旁人惦记?

或许七大家族之中的某一家或某几家都藏有附魔武器,但不到家族生死存亡时刻,绝不可能轻易将其暴露而出。

目光重新投向擂台,老妪淡淡道:“倒是让这好运的小子钻了一个空子……”

另一边,瞧得方谬被那一头体型庞大的妖兽击退,还受了不轻的伤势,蓝枫脸庞之上没有丝毫的意外之色,轻轻摇头道:“不施展秘法,方谬恐怕连一点机会都没有,甚至,就算施展了秘法,也几乎没有取胜的机会……”

“这是什么妖兽?给人的感觉,太强了!”青蒙吸了一口凉气,脸上满是凝重。

不等蓝枫开口,郭不弃便替青蒙解了疑惑:“是九幽暗魔蛟,根据古籍记载,成年的九幽暗魔蛟拥有地级中期的实力,这头九幽暗魔蛟虽然是器魂,但从它的体型规模来看,生前应该已经成年了。”

闻言,甘箐箐、青蒙几人眼中闪过一抹震惊:“地级中期,难怪拥有这么恐怖的气势!”

“那它现在的实力呢?”青蒙问道。

地级中期只是九幽暗魔蛟生前的实力,如今被炼化未器魂,自然不可能再发挥出那般强横的实力。

郭不弃摇摇头:“这我就不清楚了。”

瞧得众人目光移向自己,蓝枫略微沉吟,缓缓道:“勉强算是地级初期吧……”

听得蓝枫此言,所有人都是震惊得张大了嘴巴:“太恐怖了!”

青蒙愤愤道:“这根本就是在作弊!”

“地级初期!”几乎没有开过口的罗天,在听得这句话时,却是忍不住眼睛一亮,一股莫名的战意,自心底狂涌而上。

望着罗天那近乎与疯狂的炽热表情,蓝枫眼角抽搐了下,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这家伙,简直就是个疯子!”

地级初期妖兽,就连蓝枫都是有些忌惮,罗天却是反而跃跃欲试,让人不得不佩服他的勇气。

“快看,方谬施展秘法了!”清脆动听的声音,自杨雪口中传出。

下一刻,擂台四周的学员,以及看台的各方势力,都是再度将目光投向了高台,脸庞之上,忍不住露出一抹期待之色。

所有人都想要知道,巅峰状态下的方谬,究竟拥有着何等恐怖的实力。

传说中的摩地族人,在面对拥有着地级初期战力的妖兽之时,将会碰撞出什么火花?

轻轻擦拭掉唇角溢出的一缕嫣红血液,方谬半蹲而下,宽厚的手掌紧贴地面。

“上!”瞧着这一幕,童瞳眼睛一眯,随着心念一动,盘踞在其身前的九幽暗魔蛟,瞬间接收到指令,长达数丈的庞大躯体,朝着方谬的方向,闪电般地掠了过去。若是能够打断方谬施展秘法自然是最好,若是不能,也绝不能给方谬出手攻击自己的机会。

秘法的施展,几乎在瞬间便完成了,当九幽暗魔蛟对着方谬冲击而来时,方谬的肌肉犹如被一股凭空而来的力量撑得膨胀了一些,一股爆炸性的力量,骤然凝聚于拳头之上。

“嗬!”在九幽暗魔蛟离方谬只有咫尺之遥时,方谬嘴里发出一道沉闷的低喝,犹如惊雷炸响般,震得地面轻轻一颤,下一刻,那凝聚着一股爆炸性力量的拳头,便是对着九幽暗魔蛟狠狠地砸了过去。

拳头刚一挥出,刺耳的音爆,便陡然响起:“嘭!”

在四周众人刚刚反应过来之时,体型庞大无比的九幽暗魔蛟与方谬的拳头,便激烈地对撞在一起。

“轰!”在一道震耳欲聋的震响中,方谬与九幽暗魔蛟皆是被彼此的强横力量震得倒退,区别只是方谬退得更远,更加狼狈,身体的伤势,也是加重了许多,九幽暗魔蛟则是身上的黑光略微黯淡了一丝,总体上却是并未受到多少影响。

“再接我一招!”

顾不得身体的伤势,方谬眼眸一瞪,握着腰间一柄火红似血的长剑剑柄,陡然拔出。

蓝色低阶元技—裂空刺!

这是一门将肉身力量与元气力量融而为一的元技,也是方谬的最强一击,若是连这一击都无法奏效的话,那么方谬便将失去最后的希望。

阴冷的眸子,盯着握剑刺来的方谬,九幽暗魔蛟的头颅几乎瞬间偏移开,盘卷在地面的尾巴,也是猛然挣开,长长的尾巴,携着雷霆万钧的力量,对着方谬横扫而去,没等方谬冲到跟前,尾巴便重重地抽在方谬的身体之上。

“轰!”

方谬的身体,仿佛被火车头撞击了一般,硬生生被扫飞了出去,在一股令人颤栗的恐怖力量之下,一直撞在远方看台石梯上,方才停了下来。

看台之上,被撞毁之处,灰尘弥漫在半空,许久才散去。

附近骚乱的人群,也是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旋即目光纷纷投向此地。

“咳、咳咳……”有些艰难地推开胸口上的石块,方谬脸色苍白地站了起来,有些不甘地注视盘踞在擂台上的九幽暗魔蛟许久,方才猛然咳嗽起来,鲜红的血液,顺着其嘴角溢出,从下巴处滴落而下,白色的衣袍,被鲜血染红。

擂台上,童瞳懒懒地伸了个懒腰,余光扫了方谬一眼,淡淡地摇头:“让你早点认输,你却是偏偏不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