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戒指/妖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居然以多欺少,草!”瞧得那自玉石细剑之上射出的黑影,中年男人顿时脸色一变,低声骂了一句,旋即整个身子对着身后的方向,暴闪而去。

而这方向,正是三头紫翼鹏所在的方向。

“不好!”望着疾飞而来的中年男人,三头紫翼鹏背上的所有人,都是瞬间慌乱了起来。

似乎是察觉到了三头紫翼鹏之上的众人,那中年男人眉头皱了一下,转头看了一眼,待得瞧见学员之中的方谬时,目光微微停滞了一下,有些意外。

不过,中年女人的速度极快,让得他几乎没有思考的时间。

几乎是刹那之间,中年男人便停下了身形,深吸了一口气,转而对着中年女人的方向对撞而去,在其身后,一枚不起眼的不知是何材质的黝黑戒指,带着恐怖之极的冲击力,以惊人的速度,对着三头紫翼鹏爆射而来,约莫呼吸的功夫,便是硬生生自三头紫翼鹏那粗厚的皮肤穿过,染着鲜红的血液,砸在蓝枫的身体之上。

“吼。”一道充满痛苦的嘶吼,自三头紫翼鹏那巨大的嘴巴传出,紧接着,其庞大的身躯,剧烈晃动起来,并且跌跌撞撞地往地面落去。

被那不起眼的黝黑戒指撞在胸口,蓝枫差点窒息,若非有着韧性惊人的重衣阻挡,也许当场便会被其洞穿身体,落得惨死的下场。

饶是如此,蓝枫仍旧是被这巨大的冲击力,震得喷出一口鲜血,身子也是倒飞而去,撞在那金属栏杆之上,手掌则是下意识地将那一枚毫不起眼的黝黑戒指紧紧地攥在手中,另一只手则是死死地抓住栏杆,整个身体,都是吊在栏杆之上。

其余之人,也是无一例外地抓住栏杆,嘴里发出阵阵慌乱的惊呼。

而这其中,青檬的声音,几乎盖过了其余所有人,其苍白的脸庞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冷汗,自然的卷发,也是被汹涌狂乱的气流吹得在脸上拍打,甚至连周身的皮肤,都是被这狂暴的气流,吹得略微扭曲。

望着越来越近的地面,所有人的脸上,都是忍不住流露出绝望。

“嗬!”就在三头紫翼鹏离地不过十余丈之时,一道低沉的暴喝在其下方响彻而起,在此之后,三头紫翼鹏的坠落速度,陡然减缓,最终平稳地着地。

“着地了,我没死?哈哈……我没死!”发懵好半晌之后,青檬方才松开抓着栏杆的手掌,状若癫狂般地大笑起来,兴奋、恐惧、紧张、难以置信等等情绪,几乎在同一张脸庞上,齐齐地展露了出来。

其余的诸多学员,大部分也都是忍不住大声欢呼起来,释放着内心的情绪。

蓝枫、方谬、齐晟等人,则是艰难地擦了擦头上的冷汗,互相对望一眼,皆是能够瞧见对方脸庞之上流露出的劫后余生的那种喜悦。

“这感觉,可真是刺激呐。”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蓝枫声音略微嘶哑地道。

苦笑着瞥了蓝枫一眼,齐晟心有余悸地道:“这种刺激,我可不感兴趣。”

季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以为这次必死无疑了呢。”

与此同时,孟浩的身影掠上木台,瞧了瞧惊吓过度的众人,略微后怕地问了一句:“都没事吧?”

蓝枫几人对视一眼,旋即齐齐摇头:“没事。”

虽然事发突然,但众人毕竟是猛武学院最优秀的一批人,无论是战斗意识,还是自身实力,都是极为不俗,在刚才那种惊险的情况下,每一个人,都是在第一时间便抓住了栏杆,尽管只是下意识的举动,但这举动,最终却还是救得了他们的性命。

“那两个人不见了!”黑羽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再次抬头望去,却是忽然开口。

闻言,众人皆是抬起头去,果然,半空之中,早已没了人影。

“最后谁赢了?”甘箐箐好奇地眨了眨眼,低声问道。

所有人都下意识看向了孟浩,在场之人,也只有这位地级巅峰的孟执事,才可能勉强看清战斗的情况。

摇了摇头,孟浩哭笑不得地道:“我救你们还来不及,哪有功夫去关注别的事情。”

“老师,您知道谁赢了吗?”没能从孟浩那里听得答案,蓝枫略微沉吟,心中忍不住默问道。

在其身旁的透明老者,平静地道:“谁也没赢!那中年男人在最后关头逃跑了,而那中年女人,也追了上去,估计一时半会儿打不起来了。不过,看样子,那中年男人的处境不太妙啊,如果老夫没看错,那女人手中的细剑,应该是一件附魔王器,而且,还是一件将一头天级妖兽炼化为器魂的附魔王器!就算那中年男人是天级中期的摩地族人,恐怕也难以撑过一位天级后期强者与一个至少是天级中期的器魂的联手攻击……”

顿了顿,透明老者注意到蓝枫那染着鲜红血液的手指,眉头微皱:“你受伤了?”

“受了点轻伤,不过没什么大碍。”微微点头,瞧得透明老者的目光注视方向,蓝枫方才反应过来,随即摊开手掌,目光落在掌心之处静静躺着的一枚黝黑戒指之上。

透明老者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他的注意力,放在两位天级强者战斗上去了,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一枚黝黑戒指,是如何落到蓝枫手上的。

摇了摇头,蓝枫也是有些疑惑地道:“就在刚才,三头紫翼鹏开始坠落的时候,这东西莫名其妙地砸在我身上,要不是有重衣挡着,我恐怕就完蛋了……”说到最后,蓝枫的语气带着一丝后怕,说起来,这一件重衣算是救了他一命。

“老夫想起来了,刚才那中年男人,似乎往这边投掷了什么东西,老夫只顾着关注他们的战斗,倒是没注意他到底投掷了什么东西。”透明老者沉吟了一下,“说起来,这件重衣的防御还真是有些惊人,虽然那中年男人没用上全部的力量,但即便是随意地投掷,也不是一般人能挡得住的,这件重衣,居然没被其击毁,想想还真是有些不可思议……”

“您就不知道关心一下我吗?要知道我刚才可差点被这玩意儿弄死!”翻了翻白眼,蓝枫有些不满地道。

斜瞥了蓝枫一眼,透明老者浑不在意地道:“这不是没死吗?”

被蓝枫的眼神盯得有些不自在,透明老者尴尬地轻咳一声,转移话题道:“咳,枫小子,你觉得,这玩意儿会不会是储物戒指?”

小心翼翼将那黝黑戒指上的血迹擦干净,蓝枫仔细打量了几眼,有些不确定地道:“不太像……”

就在蓝枫苦思冥想,准备释放灵魂之力试探一下的时候,老者忽然道:“这戒指,该不会就是那中年男人与那中年女人嘴里提到的东西吧?”

蓝枫微微一惊,旋即额头上立即流出冷汗,好奇的念头,陡然间散去了大半,几乎是眨眼之间,他便将其收进了储物指环之内,左右看了看,见无人注意到自己的动作,方才咽了一口唾沫,随即挤出一抹难看的笑容:“应该,没那么巧吧?”

捋了捋长长的白须,透明老者嘿嘿一笑:“依老夫看,还真可能就这么巧。”

怀揣着烫手的山芋,蓝枫眼神略微有些不安:“那,要不我直接扔掉?”

“扔掉?”戏谑地盯着蓝枫,透明老者笑眯眯地问道:“扔掉也不是不行。不过,你舍得么?”

沉默了一下,想到两位天级强者都对此物如此地看重,展开激烈的争夺,蓝枫不由得低下头,有些艰难地道:“似乎……有些舍不得。”

瞧着蓝枫那一脸纠结的模样,透明老者忍不住摇头一笑:“罢了,这东西,你收好吧,不用担心那两个家伙,若是他们敢来找你麻烦,老夫自然不会坐视不理。”虽然不知道这枚黝黑戒指究竟是什么东西,但既然两位天级强者都为之厮杀,自然是不一般的好东西,即便蓝枫舍得将其扔掉,透明老者也是不会答应。

他还想研究研究,看看这玩意儿究竟是什么。

至于那个中年男人与那个中年女人,他还没太放在眼里,毕竟,他虽然只有一击之力,但神级之下,恐怕还没几个人能挡得住他的一击!

无论是天级后期的元气修炼者,还是天级中期的肉身修炼者,都不例外。

“蓝枫,你这家伙,不会到现在都还在害怕吧?”瞧得蓝枫脸色阴沉不定,脸色略微苍白,恐惧过后的青檬,再度恢复了那吊儿郎当的个性,略微炫耀地道:“看看,我现在都没什么感觉了。”

有些无力地摇了摇头,瞧得尾巴几乎快翘上天的青檬,蓝枫已经懒得解释,出声问道:“我们什么时候继续出发?”

这鬼地方,他可不想再呆下去,早走早好。

耸耸肩,青檬摇头道:“这谁知道呢!孟执事正在检查三头紫翼鹏的伤势,若是伤势过重,那咱们这乐子可就开大了!”

所幸,孟浩很快便召集了众人,宣布继续出发。

三头紫翼鹏的伤势并不严重,仅是右翼边缘之处被洞穿一个小口,并未伤到骨头,之所以会坠下,是因为惊吓过度,再加上疼痛所致,如今简单敷上一点治疗外伤的药粉,再休息片刻,便能够重新起飞,到达目的地之后,再慢慢疗养也不迟。

坐在木台之上,瞧着大地不断缩小,慢慢远离那两位天级强者的战斗之地,蓝枫方才彻底地松了一口气:“他们应该不会再追上来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