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独战地级后期强者/妖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望着那忽然变得暴怒的中年男人,蓝枫略微惋惜地低叹一声:“错过了一次绝佳的机会。”

除拔剑术之外,他所掌握的元技中,元劲崩的威力无疑是最大的,至少,在地狱牢笼还未修炼至圆满之境前,元劲崩的威力还在地狱牢笼之上,然而单凭元劲崩的威力,却是难以对这个中年男人造成致命的威胁。

所幸,这中年男人虽未被一击毙命,但也是受了不轻的伤,战斗力将会受到不小的影响。

握紧青铜色的长枪,中年男人轻吸了一口气,迈着大步,对着蓝枫的方向,缓缓靠近,尽管被蓝枫搞得暴怒无比,但心头对后者毒药师身份的忌惮,让得中年男人不敢掉以轻心。

地狱牢笼的威力,他虽然体验过,但由于前者无法对他造成实质的伤害,他自然也是没有太过于关注,更没有将其与一群手下的惨死联想到一起。

“塔、塔……”

随着两人的距离慢慢拉近,当中年男人逐渐地走近蓝枫之后,忽然暴起,脚掌在地面之上猛然一踏,整个身子化作一道模糊的黑影,在一道尖锐的破风声中,对着蓝枫的方向激射而出,那一杆青铜色的长枪,也是被其稳稳地端着,对准蓝枫的胸膛之处,怒刺而出。

“嗤。”泛着一抹冷芒的枪尖,霎时间撕裂了空气,传出一道尖锐刺耳的声音。

蓝枫的面庞一片凝重,虽然中年男人的战斗力因为受伤的缘故而受到不小的影响,但后者的全力一击,依然不是他所能挡得住的,地级后期强者的恐怖,他可丝毫不敢小觑。

更何况,这还是一个战斗经验无比丰富的老牌地级后期强者!

因为轻视而死在蓝枫手里的妖兽乃至敌人,加起来也不是一个小数目了,蓝枫自然不会犯跟他们相同的错误。

紫色低阶元技—地狱牢笼!

在杨府后院练习了近两个月的地狱牢笼,早已被蓝枫运用得炉火纯青,在关键时刻,他没有丝毫的保留,再度将这一门屡屡为其建功的元技施展而出,凭着那忽然剧变的重力,硬生生使得中年男人的身子微微一顿,身形一阵不稳,然后趁着这几乎瞬间消失的机会,身体微侧,躲避开那青铜色的长枪。

“好诡异的元技。”脑海中的念头一闪而过,中年男人来不及多想,端着青铜色的长枪,顺着蓝枫躲避的方向横扫而去。

作为战斗经验无比丰富的老牌强者,他早已习惯了在各种各样的环境下战斗,身体几乎已经形成了一种战斗的本能,尽管这种诡异的力量令他极为不适,导致第一次攻击落空,但他第二次攻击依旧是紧随而上,几乎没有丝毫的停顿与间隔,令人防不胜防。

可惜的是,他的战斗经验丰富,蓝枫的战斗经验也不差。

凭着出色的战斗意识,在中年男人端着青铜色长枪横扫而来之时,蓝枫瞬间停止施展地狱牢笼,让得周围的重力陡然恢复到从前,而这突兀的变化,也是再度令的中年男人极为不适,攻击的动作,刹那一顿。

“嗬。”悄悄等待着机会降临的蓝枫,自然是不会手下留情,在中年男人身形一顿之时,蓝枫嘴里发出一道沉闷的低喝,每一个细胞都是迸发出一股令人悸动的力量,与体内剧烈涌动的元气,融合成一股更加狂暴的力量,凝聚于握拢的右拳之上,挟裹着一股爆炸性的劲风,对着中年男人的胸膛爆轰而出。

蓝色中阶元技—元劲崩!

“嘭!”

“咔嚓!”

突兀从前方传来的凶悍劲风,令得中年男人心头略微惊慌,端着青铜色长枪往身前抵挡,但其动作终究还是慢了一步,被那一个蕴含着恐怖力量的拳头,狠狠地砸在胸膛之上,一道沉闷的震响与一道犹如钢铁崩碎的声音先后响起。

“轰。”那一个小小的拳头,再一次洞穿了中年男人的元气罩,砸在其胸膛之上。

巨大的冲击,让得中年男人胸膛再度凹陷下去,甚至隐约传出肋骨断裂的咔嚓声,而他的身体,也是在这一股凶猛的冲击之下,连续退了数步,踩在地面的脚掌,也是努力地将身体所承受的冲击力,释放在地面上。

如此,便导致其脚掌踩过的地方,坚硬的地板纷纷炸裂,碎石飞射,甚至连更远的地方,地板都是被外泄的狂暴劲风,接连地掀起,而地板之下的泥土之中,也是呈现出两排一尺多深的脚印。

“噗。”当止住身形的后退之势,中年男人嘴里再度喷出一口嫣红血液,脸色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苍白起来。

第一次受伤,他还勉强能够压制住伤势,不至于让自己的战斗力下降太多,而这第二次受伤,他却是再也无法压制。

而这一幕,也是让得喧哗的大街,瞬间陷入了一片死寂。

虽然众人猜测过蓝枫可能会赢,却是没人能够猜到他最终居然是凭着自身的实力,赢得这一场战斗,毕竟,蓝枫给众人的印象,是一位神秘的毒药师,而毒药师,所擅长的自然是下毒,然而结果却是证明,即使在不动用毒药的情况下,蓝枫所展露的实力,依旧是如此的恐怖。

“挨了我两拳都没死……地级后期强者,果然有些本事。”脸庞之上闪过一抹惊叹,蓝枫眼睛紧紧地盯着中年男人,旋即嘴角扯出一抹冷笑,“不过,就是不知道你接下来还能承受我几拳……”

甩了甩略微发麻的右手,蓝枫目光森然地盯着中年男人,深吸了一口气,脚掌陡然在地面猛然一踏,对着中年男人的方向,闪掠而去。

然而,就在蓝枫靠近中年男人约莫一丈之时,中年男人眸子里陡然掠过一抹狡猾,端着青铜色长枪的双手,肌肉鼓胀起来,几乎将全身的力量,都是灌注在这凶悍的一击之中,脸庞之上也是显露一抹狰狞:“小子,去死吧!”

蓝色中阶元技—烈火焚枪!

随着中年男人心中一声暴喝,青铜色长枪对着身前的方向暴刺而去,炽热的温度,让得长枪变得滚烫无比,一道火红的光芒闪过,周围空气的温度,陡然剧增,一股令人心悸的能量,在枪身之上疯狂涌动,随着长枪的舞动,炽热的高温,让得其划过的空间,都是略微扭曲起来。

在青铜色长枪抵达终点之时,一股携着恐怖温度的强大劲风,几乎刹那之间自枪尖之处迸射而出。

眼瞳猛地一缩,蓝枫并未太过惊慌,拳头用力一握,地狱牢笼与元劲崩几乎是同一时间施展而出。

紫色低阶元技—地狱牢笼!

蓝色中阶元技—元劲崩!

紧接着,在这一片重力磁场近乎扭曲的范围之内,一声犹如惊雷般的暴响,骤然响彻而起,那一股携着恐怖温度的强大劲风,犹如美丽的烟花般,突兀地在原地爆炸开来,形成一股股威力不弱的余劲,朝着四面八方激射而去,尽管其破坏的面积更广,几乎令蓝枫躲无可躲,但其威力,却是锐减了数倍之多。

然后,在无数道几乎呆滞的目光中,蓝枫那单薄的身体,生生地顶着数十道威力不弱的余劲,从爆炸的中心穿梭而过,最终在青铜色长枪一侧掠过,瘦削的拳头,对着中年男人的胸膛,暴轰而出!

“轰、轰、轰、轰、轰……”

在接连传出的爆炸声中,一道模糊的黑影,突兀地倒射而出,横飞五六丈的距离,撞在街道一旁的坚厚房墙之上。

望着狼藉不堪的街道,以及那狼狈得犹如血人般的中年男人,众人眸子一缩,顿时轻吸了一口凉气:“嘶……”

“堂堂地级后期强者,居然被搞得这么惨……”目光死死盯着浑身抽搐着却始终无法挣扎站起的中年男人,众人咽了一口唾沫,然后不约而同的将目光移向不远之处正大口喘着粗气的青年,眼神之中,充满了忌惮与骇然。

一时之间,整条街道的人们,都是鸦雀无声,陷入了一片寂静。

爆炸的中心之处,蓝枫大口地喘着粗气,略微苍白的脸上,豆大的汗珠滴落而下,拳头紧握间,牙齿用力地咬着。

“嘶……”感受到身体各处传来的针刺般的剧痛,以及那仿佛被煮开的沸水般沸腾的细胞,蓝枫嘴里吸了一口凉气,半晌过后,唇角不由得扯出一抹苦笑:“这次自信过头了,差点忘了身上还穿着一件重衣……那样程度的爆炸威力,足以将我搞成重伤。”

现在的他,情况有些危险。

别说中年男人这位地级后期强者,就是随便来一个日级乃至月级强者,都是足以轻易地将他击杀。

所幸,中年男人受伤更重,濒临死亡,而周围之人,却是与他无冤无仇,还不至于去找他麻烦,当然,更重要的是,以他刚才展露的恐怖实力,以及被人误解的毒药师的身份,就算是地级强者,也是不敢随意地招惹他,毕竟,谁也看不出来,刚才表现得如此强势的他,竟然已经油尽灯枯,外强中干。

略微皱了下眉头,蓝枫身体僵硬地站立在原地,心头却是暗暗一沉:“这下子,麻烦了!”

若是童家这时候派出第二批死士来对付他,那么他便必死无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