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斩杀/妖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荒芜的土地中,蓝枫缓缓吐了一口气,平静的眼眸之中,一抹森冷掠过。

面对谭荣昊的问话,他略微沉默了下,旋即骤然打破了僵持的气氛,双脚在地面之上猛地一踏,身体紧贴着地面,对着谭荣昊暴射而去。

在一道沉闷的震响之中,蓝枫犹如一头人形妖兽一般,恐怖的速度,造成一股无形而强大的气流,让得沿途经过的地面,带出一条深达半尺的沟壑,蔓延至谭荣昊所站之地。

瞧着蓝枫眼眸之中那一闪而没的杀意,谭荣昊眼瞳微缩,心头悚然一惊:“这家伙,真敢杀我!”

他万万没想到,在这擎天府之内,竟然有人敢杀他这位核心弟子!

谭荣昊的脸色,忽然变得无比难看,以他的城府,都是难以压制那一股自心底狂涌而上的愤怒,狼狈的脸庞之上,闪过一抹疯狂之色。

迎着瞬息而至的蓝枫,谭荣昊脸部肌肉扭曲,无比狰狞地吼道:“找死!”

将身上的伤势生生压制住,谭荣昊的手掌搭在剑柄之上,在一声大吼之中,疯狂地拔出腰间的二纹灵器级别的长剑。

霎时间,谭荣昊的灵魂之力,便是被疯狂汲取,一部分融入那二纹灵器长剑之中,令得长剑表面迅速地凝聚着一股恐怖能量,形成一道犹如实质般的剑形残影,另一部分则是散逸在四周的空气之中,让得四周的空间仿佛被冻结了一半,彻底地锁定了蓝枫。

“死!”几乎刹那间便积蓄了足够能量,谭荣昊顾不得体内撕扯般的剧痛,对着蓝枫怒斩而下。

蓝色高阶元技—擎天剑!

擎天剑,擎天府标志性元技,也是擎天府立足之本,由擎天府第一任府主所创,威力比许多蓝色高阶元技都更恐怖,直逼紫色低阶元技,在整个擎天府内,只有府主、长老,以及十大核心弟子才有资格修炼。除此之外,便是那些实力极为强大的执事,也是没资格修炼。

而谭荣昊,不仅修炼了擎天剑,而且还将其修炼到了大成之境!

大成之境的擎天剑,威力堪比绝大部分圆满之境的蓝色高阶元技。

伴随着谭荣昊嘴里发出一道沉沉的怒喝,其手中那一柄犹如放大了数十倍的巨大长剑,释放着毁灭性的凌厉气息,撕裂了下方的空气,直冲蓝枫而去,沿途所过之处,空间都是略微扭曲,犹如受到超越极限的力量碾压一般,仿佛随时都可能崩溃。

脸庞浮上一抹狞笑,虚弱状态之下,谭荣昊拼着根基受损,方才施展出这一击,但他却是自信,凭着这一击,足以将蓝枫彻底斩杀。

瞧着那犹如实质的剑形残影一点一点靠近蓝枫,谭荣昊脸庞之上的狞笑,便是越来越浓。

就是天级初期强者,遭受如此恐怖的一击,也得受点轻伤,他可不认为蓝枫能够抵挡得住。肉身修炼者的防御虽然比寻常元气修炼者更加恐怖,但再恐怖,也是有一个界限,而他这至强的一击,便足以超越这个界限,给予蓝枫致命的打击。

“精神锁定么?”

蓝枫面目平静地望着那释放着毁灭气息的剑形残影,这种类型的元技,他并不是第一次遇见,当初在妖兽暴乱中,他曾遭遇红石城王家王邝派出的高手追杀,而那位高手所施展的,便是附带气势锁定的元技,虽然一个是精神锁定,一个是气势锁定,但其本质,却是没有什么不同,目的,也都是锁定敌人,让敌人躲无可躲,唯有硬抗自己的一击。

这种陷入泥沼般的感觉,与当年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淡淡注视着那离头顶越来越近的剑形残影,蓝枫仿佛是回到了当年一般,嘴里轻吸了一口气,犹如福灵心至般,心神一动,经脉之中的元气便陡然按照一条复杂的路线运行起来,短短一瞬,蓝枫身体周围的磁场顿时发生了惊人的转变,一股异常恐怖的吸扯力以其身体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狂涌而去。

紫色低阶元技—地狱牢笼。

这一门元技,根本就是精神锁定、气势锁定之类的元气的克星!

在那一股恐怖拉扯力刚一出现之时,四周那犹如泥沼一般凝固的空间,便是轰然破碎,那种犹如陷入泥沼般的感觉,也是忽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破除精神锁定的瞬间,蓝枫便是停止施展地狱牢笼,脚尖轻点地面,身体犹如狂风中的落叶,略微旋转倾斜,与那一道释放着毁灭气息的剑形残影交错而过。

交错的瞬间,蓝枫耳边,却是传来一道熟悉的惨叫:“啊!”

只见谭荣昊手中的长剑忽然脱手而去,脸庞之上的狞笑陡然凝固,旋即痛苦地跪在地上,双手紧紧地捂着胸口,嘴里大口地喷出嫣红血液,将地面染得一片血红。

身受重伤的他,在那一股恐怖重力刚刚降临之时,便是感觉到五脏六腑犹如受到一股恐怖力量的重重锤击,突兀出现一道剧痛。原本对他难以造成什么伤害的重力,此刻却是变成了催命符一般,令得他的五脏六腑,生生地移位,撕扯,大量的鲜血,自体内器官渗出,顺着喉咙急涌而出。

在其对面,脱离谭荣昊控制的剑形成残影,在与蓝枫交错而过之后,落在了地面。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地面剧烈晃动起来,呛人的灰尘与漫天的碎石,朝着四面八方飞溅开去,一条深达一丈的骇人裂缝,突兀地出现在地面之上,从剑形残影消失的地方,蔓延至三十丈之外。

饶是已经意料到这一道剑形残影威力不弱的蓝枫,此刻依旧是忍不住轻吸了一口凉气:“嘶……”

搓了搓掌心的冷汗,蓝枫转过头,目光移向对面眼仁翻白的谭荣昊,不愧是擎天府核心弟子,这等实力,的确有些恐怖,若是正面交战,蓝枫自认不是这家伙的对手,以蓝枫现在的防御,估计连这家伙的一次攻击都扛不住。

凝丹境九重修为与蓝色高阶元技的叠加,不是谁都能挡得住的。

若是没有地狱牢笼这一门元技,那么今天死在这里的,便会是蓝枫。

遗憾的是,这世上不存在假如,既然蓝枫修炼了地狱牢笼,那么死的人,从一开始,便注定是谭荣昊。

单膝跪在地上,谭荣昊浑身抽搐着,艰难地扬起下巴,目光死死盯着蓝枫,满是震惊地道:“你……怎么可能……躲开……”

平静地走向谭荣昊,蓝枫缓缓伸出手掌,在对方惊恐而震惊的目光之中,缓缓握拢,旋即犹如闪电般重重地轰出,击打在那凹陷的胸膛之上。

“轰!”

那并不宽厚的拳头,释放的力量,却是让得谭荣昊仿佛忽然被火车头撞上一般,失去了元气罩的保护,那不堪一击的肉身之内,五脏六腑被硬生生一拳轰碎,旋即在一股巨大的冲击力之下,对着身后的地面一路划过,留下一道深深的沟壑。

没有给谭荣昊丝毫喘息的机会,蓝枫的脚掌在地面一踏,在一道震响中,身体犹如流星般对着被一拳砸得滑向后面的谭荣昊掠去。

“轰!”

在追上谭荣昊的瞬间,蓝枫的手肘狠狠地对着谭荣昊锤击而下。

数息之间,蓝枫将速度发挥到极致,身影在谭荣昊四周闪烁,每一次闪现,都传出一道巨大的撞击之声:“轰、轰、轰、轰、轰!”七年之中所承受的压力,所经历的折磨,以及压抑的憋屈,在这一刻,尽数地发泄到这个家伙身上,以至于他的每一拳,都是没有丝毫的保留,强大的力量,令得谭荣昊身上的骨头,都是生生地碎裂,不断传出‘咔嚓’的声响。

接连攻击数次之后,蓝枫方才停下了动作,身子挪向一旁之处,重重地喘着气。

“嘭。”身体砸在地面上,在一团灰尘之中,谭荣昊的瞳孔慢慢放大,眼中的神采,也是逐渐地消失。

在那一张凝固的狰狞血腥的脸庞之上,犹自夹杂着一抹不甘与难以置信。

到死他都不知道,蓝枫与自己之间究竟有着什么深仇大恨,竟然敢冒着被擎天府追杀的风险,在擎天府之内斩杀自己这个擎天府核心弟子。

目光注视着呼吸渐渐停止的谭荣昊,蓝枫深深地吐了一口气,旋即再度狠狠地吸了一口气,如此反复数次之后,方才勉强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棱角分明的脸庞之上,稍显平静了一些,然而那略微颤抖的双手,以及剧烈起伏的胸膛,却是将其心中的激动给暴露了出来。

一道模糊的黑影,自蓝枫身体飘荡而出,瞧着蓝枫强作镇定的模样,透明老者不由得轻叹了一声,暗暗摇了摇头,旋即喃喃低语道:“七年了,这小子估计也是快被憋坏了。”

对于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来讲,七年的隐忍与磨练,的确有些为难他了。

沉默片刻之后,见得蓝枫逐渐平静下来,透明老者方才淡淡开口:“这小子一死,你的仇,也算是报了一半,怎么样,心头舒服些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