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窦子陵的临死一击/妖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得蓝馨那极不靠谱的猜测,霍大叔身子一僵,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大小姐,咱们这么在背后编排两位救命恩人,是不是……是不是有些不地道?”轻咳一声,霍大叔略微犹豫,旋即委婉地道。

“谁说我编排他们啦?依我看,事实很可能就是这样。”蓝馨打量了蓝枫与红仙几眼,摸着下巴道。

就在两人低声交谈间,不远之处的地底忽然传来轻微的动静。

在这寂静的山坡上,任何一点轻微动静,都会被无限放大,显得更加明显。

蓝馨与霍大叔停止了交谈,目光疑惑地在不远之处的地面扫过,与此同时,红仙也是美眸扫过那一处地面,瞧着那泥坑之中缓缓伸出一只血肉模糊的手掌,刹那之间,三人的脸色猛地一变。

只见一道犹如血人般的身影,缓缓从泥坑之中爬出,尽管气息极为虚弱,仿佛随时都可能死去,但那张虽然狰狞,却依旧无比熟悉的脸庞,却是让得红仙、蓝馨几人心头一颤。

是窦子陵,这命硬的家伙,即使被蓝枫一剑贯穿胸膛,刺破了内脏,竟是依旧顽强地活着!

手掌捂着那血涌不止的胸膛血口,窦子陵狠狠地咬着牙,眼睛死死盯着盘腿而坐的蓝枫,犹如从地狱归来般的血肉模糊的身子,跌跌撞撞地对着蓝枫走去,每走一步,其气息便虚弱一分,犹如风中的烛火,随时都可能熄灭。

还未走近蓝枫,窦子陵便是缓缓抬起另一只手掌,体内的元气,开始疯狂地朝着那几乎快泯灭生机的手掌之上狂涌而去,即使隔着十余丈之远,蓝馨、红仙几人也是能够感觉到那溃烂的手掌上所蕴含的一股令人心惊肉跳的恐怖能量。

眼睛始终死死盯着蓝枫,窦子陵面如枯槁,几乎瞬间便凝聚得一股恐怖能量的溃烂手掌,毫不犹豫地对着蓝枫狠狠拍去……

手臂挥动间,窦子陵脸庞浮上一抹狰狞与怨毒:“小子,陪我一起下地狱吧!”

自知必死无疑的窦子陵,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也要拉着蓝枫一起死。

原本他是打算等着蓝枫靠近的时候再动手,谁知蓝枫居然不急不缓地盘腿恢复元气,反而他那所剩无几的生机,白白流失了不少,他知道,若是自己再不动手,便将彻底失去斩杀蓝枫的机会,无奈之下,只得趁着还有最后一口气,主动现身,释放出自己的临死一击。

这一击,虽然没有动用什么元技,但在其灌注体内所剩余所有元气的情况下,威力却是比寻常的攻击强大不少,并且波及的范围也是更广,即使隔着十多丈的距离,也是依旧能够对蓝枫造成致命的打击!

天级初期强者的临死一击,与其平常施展元技的威力相比,不弱分毫。

似乎是感受到了外界突兀出现的恐怖能量的波动,蓝枫的眸子乍然睁开,瞟见那满是狰狞对着自己拍来一掌的窦子陵,眼瞳骤然缩了一下,浑身汗毛,刹那间倒立而起,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不由自主地自心底狂涌而上。

“太近了,躲不开!”瞬间计算出彼此之间的距离,蓝枫脑子里蹦出一个念头,脸色也是变得前所未有的难看。

这种情况下,若是透明老者不出手的话,那么蓝枫便必死无疑。

这次,他真的大意了。

他早该料到,就连谭荣昊这位地级巅峰强者,都是拥有着极为恐怖的生命力,令他费了极大的力气,方才将其斩杀,作为天级初期强者,窦子陵的生命力自然比谭荣昊更加顽强,尽管其伤势远比窦子陵当初所受之伤更为严重,但在庞大的生命力支撑下,依旧能够坚持不短的时间……

“唉。”轻轻叹了一声,透明老者的身影,突兀出现在蓝枫的身侧,淡淡注视着那一只释放出一股恐怖能量的手掌,“非得逼我老人家出手吗?”

微微抬起透明的手掌,四周的元气,开始暴动般对其狂涌而来。

然而那狂暴的元气才刚接触到手掌,疯狂的声势便是戛然而止,只见透明老者忽然收回了手掌,讶然地转头望向蓝枫另一侧,在其视线中,一道丰满玲珑的娇躯,带着一股强大声势,对着蓝枫与窦子陵中间暴冲而去。

就在其刚刚抵达之时,窦子陵那溃烂手掌所释放的恐怖能量,瞬间爆发。

“轰隆隆~!”

一道震耳欲聋的剧烈爆炸声,自山坡之上响彻而起。

恐怖的爆炸,犹如一头发狂的史前凶兽般,瞬间将那一道红影吞没。

“咻……”

下一刻,一道刺耳的破风声,自半空传来,视线中,挡在蓝枫与窦子陵中央的那一道身着红裙的身影,陡然一闪而过,犹如陨石一般,在恐怖的爆炸冲击力下,倒射而去,划过一道凄美的轨迹……

尽管那一道红影承受了大部分的威力,但爆炸的余威,依旧将蓝枫的身体直接掀飞了出去,甚至连距离更远之处的蓝馨、霍大叔二人,也是被震得飞退了数十丈……

“轰、轰、轰、轰、轰!”

伴随着阵阵巨响,这一座经过无数次猛烈摧残的小山,在这一道波及范围极广的恐怖攻击之下,终于不堪重负,开始缓缓崩塌,山体内部的土石,剧烈晃动起来,一团团呛人的灰尘,自山体释放而出,将整座小山的上空,彻底弥漫。

小山上的虫鸟,发出阵阵惊惶的鸣叫,许多无害的动物,也是惶恐逃窜。

仅仅数息之间,山坡上的所有人,乃至诸多虫兽,都是来不及逃脱,便被崩塌的山体土石所淹没,掩埋在地底之下。

片刻之后,这座不知名的小山,终于恢复了寂静。

唯一能够听到的,便只有半空中那飞旋着不肯离去的鸟群,发出阵阵哀鸣。

空气中弥漫的浓浓的浑浊灰尘,久久不散。

不知过去了多久,一道衣衫破烂的狼狈身影自地底冲出,刚一站定,便扫了一眼周围模糊的景象,嘴角抽搐了下,旋即忍不住大骂道:“靠,疯子!这家伙是准备让所有人给他殉葬吗!”眼前的景象,让得一向稳重的霍大叔,都是忍不住爆出粗口,那灰头土脸的模样,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加狼狈。

“对了……大小姐!”脸色微变了下,霍大叔目光泛着些许焦急,急忙搜寻起来。

“不用担心,我没事。”不远之处,一只被裹着泥土的手掌艰难地将压在身上的巨石与土块推开,旋即缓缓站起,只见其俏脸煞白,柳眉微竖,淡淡的妆容被灰黑的泥灰覆盖,含怒骂道:“混蛋,临死都还不安分!”

见得蓝馨无碍,霍大叔稍稍放心,旋即又担忧地道:“不知木风小兄弟与那位姑娘情况如何……”

蓝馨与霍大叔离得最远,又被红仙挡住大部分威力,因此受伤不重,仅是狼狈了些。

与两人不同的是,蓝枫离得太近,尽管有红仙抵挡大部分威力,但依然承受着强大的余威,能不能渡过此劫,还是个未知数。而红仙的情况则更加危险,窦子陵的全力一击,绝大部分的威力,都是她一个人所承受的,即使拥有着地级巅峰的实力,她的情况,恐怕依旧极不乐观。

霍大叔话落之后,一道黑影从远处冲出地面,还未等他看清,这一道黑影在半空掠过一道残影之后,便是再度一头扎进地底。

约莫十余个呼吸之后,远处的地面再度传来一丝动静。

模糊的视线中,蓝馨与霍大叔隐约瞧见一道黑影似乎抱着什么东西从地底冲出,旋即轻轻落地。

“走。”与霍大叔对望一眼,蓝馨立即开口道,旋即毫不犹豫地对着那模糊黑影的方向急冲而去。

很快,两人便是来到了模糊黑影的身影,走近以后,方才瞧见,这一道模糊黑影,便是蓝枫,而他所抱着的东西,是一个人—红仙。

将红仙扶着躺下,蓝枫半蹲着身子,神色复杂地注视着眼前鲜血淋漓的女人,那妖艳的红裙,在嫣红血液的衬托下,显得更加的妖异。

目光复杂地注视许久,蓝枫深吸了一口气,定定地盯着红仙:“为什么要救我?”

他来邙山的目的,便是让红仙与谭荣昊为当年之事付出代价,在他心中,早已将这两个人列入必杀名单,然而讽刺的是,他还没来得急对这女人动手,这女人却是以重伤乃至生命的代价,替他挡住窦子陵的临死一击……

眉头微蹙,蓝馨加快脚步走到红仙身边,蹲下身子,然后取出一枚品质不低的疗伤丹,道:“先服用一颗疗伤丹吧。”

艰难地抬起沾满鲜血的手掌,将蓝馨捏着丹药的手指推开,红仙微微摇头,声音虚弱地道:“没用的,我现在的伤势,服用疗伤丹根本没用……”

她的伤势虽然不如之前窦子陵那般严重,但也不是一颗寻常的疗伤丹能够解决问题的。作为一名四星炼丹师,她对自己的情况,自然是十分了解,若是不尽快服下专门治疗内伤的高等级丹药,她今日便只能陨落于此了。

略微顿了顿,红仙的目光,从蓝馨身上移向蓝枫,那一张虽然狼狈,却依旧难以掩盖美丽的脸庞,绽放一道迷人而灿烂的笑容,嘴里则是传出一道断断续续的虚弱声音:“我欠你的,永远也还不清,如今,只能用这条命,还债了……”

PS:书评区有点冷清哈,大家看书之余,能不能活跃活跃,多谢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