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五星炼丹大师—丹辰/妖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只想问一句,当年之事,究竟是你的本意,还是谭荣昊出的主意?”沉默了许久,蓝枫终于缓缓问道,眼睛紧盯着眼前面无血色的女人。

听得此言,红仙微微抬头,苦笑着道:“事情已经发生,谁出的主意,还重要吗?”

瞧得红仙的反应,蓝枫心中了然,凝视了红仙片刻,旋即平静地收回目光,淡淡道:“确实不重要,一个是已死之人,一个是将死之人,讨论这问题似乎也没什么意义了。”

微微失神片刻,红仙瞧着蓝枫那淡漠的模样,神色复杂道:“你杀了谭荣昊?”

从蓝枫嘴里爆出的这个消息,让得她有些措手不及。虽然对谭荣昊的观感极差,但无论如何,她当年都是被谭荣昊所救,否则,早在七年之前,她便已经陨落了。

“怎么,难道他不该杀吗?”淡淡地瞥了红仙一眼,蓝枫嘴角扬起一抹讥讽,“还是说,你想替他报仇?”

望着那满脸不屑显得有些不耐烦的蓝枫,红仙心中默默低叹一声,旋即有些自嘲地摇摇头:“杀了便杀了吧,这些年,他所做之事,都够他死十次有余了,即便你不动手,或许有一天,我也会动手……”

挑了挑眉,蓝枫有些意外地瞧了红仙一眼,看来,这女人似乎也隐约察觉到谭荣昊隐藏的身份了啊!

“枫小子,你莫不是舍不得杀这女人吧?”听得两人的对话,一旁的透明老者,缓缓飘荡到蓝枫身旁,满脸戏谑地道:“不过也对,这女人的脸蛋,可一点也不比你那小女友差,身材更是丰满火辣,堪称尤物,你舍不得下杀手,也是在情理之中。”

无奈地扫了透明老者一眼,蓝枫心头自不然地跳了一下,旋即抽回了目光,故作平静道:“一个将死之人,何须我亲自动手?”

“将死之人么?”唇角扬起一抹诡异笑容,透明老者嘿嘿一笑,“呵,这可未必哦!”

闻言,蓝枫眉头一皱,漆黑的眸子,陡然掠过一道寒芒:“难不成,这女人全是装出来的?”

若事实真是如此,他便不得不佩服这女人的心机了。

摇了摇头,透明老者低声道:“那倒不是。她的伤势确实极为严重,若是短时间内不服用五阶品质的疗伤类丹药,必死无疑。”虽然不是炼丹师,甚至从未接触过炼丹,但以老者的眼力,很容易便能探查清楚红仙的伤势。

低头打量了红仙几眼,蓝枫微微惊讶:“这么严重的伤势,一颗五阶品质的疗伤类丹药便能治愈?”

一般的疗伤丹药属于不入品级的药丸,就算是普普通通的伪炼丹师,也是能够炼制而出,区别只是职业等级越高的炼丹师,所炼制的疗伤丹药品质越好,而市面上所售卖的疗伤丹药,也大多都是这样的普通疗伤丹药。

不过这种疗伤丹药只能治疗一些轻伤,对于稍微严重一点的伤势,效果微乎其微。

针对于此,历代的炼丹师,前仆后继,潜心研究,终于配置出多种类型的药方,按照这些药方炼制而出的丹药,不同于普通的疗伤丹药,因为它们有着品阶之分,可治疗极为严重的伤势……

只是蓝枫没想到,一颗五阶品质的疗伤类丹药,居然能够治愈红仙这般严重的伤势。

须知,五阶品质的疗伤类丹药,价值并不比一件灵器高多少……

“你可别小瞧了那些炼丹师。”脸色严肃了些,透明老者正色道:“一颗五阶品质的疗伤类丹药,蕴含的补充生命力的能量,丝毫不亚于一个地级强者体内的庞大生命力……若是一个地级强者获得如此庞大的生命力补充,即便无法立即治愈,也是能够恢复大半……剩下的,只需慢慢调养,便能够重新恢复巅峰。”

“看来,丹药的价值,比我想象中还高了不少呐!”蓝枫轻吸一口气,心中暗道。

心神一动,蓝枫忽然想到从谭荣昊那里获得的三颗丹药。

一颗提升凝丹境修为的五阶丹药,两颗提升纯元境修为的四阶丹药,价值恐怕更加恐怖。想来,即便以谭荣昊的身份,搞来这三颗丹药,应该也费了不小的力气吧?

甩了甩头,蓝枫目光再度投向红仙,眼睛微眯:“老师的意思是,她身上藏着五阶品质的疗伤丹药?”

“你小子别瞎猜了,她身上若是有这丹药,恐怕早便取出来服用了。”透明老者摇摇头,旋即淡淡一笑,“不过,她身上虽然没有,但不意味着别人身上也没有?”

“谁?”蓝枫眼眉一挑,目光不由得扫过蓝馨与霍大叔两人,最终停留在蓝馨身上。

作为汉王朝三大家族之一的蓝家大小姐,蓝馨身上说不定还真的带着一颗五阶品质的疗伤丹药,毕竟,蓝家的财力与渠道,堪称恐怖,对她这位蓝家大小姐而言,五阶品质的疗伤丹药,虽然珍贵无比,但她若是想要搞来那么几颗,应该还是有些办法的。

被蓝枫那略微诡异的眼神盯得极不自在,蓝馨本能地退了一步,有些警惕地盯着蓝枫,这家伙,该不会在悄悄打自己的主意吧?

“都让你小子别瞎猜了,老夫说的可不是在场之人。”透明老者转过头,目光悠悠地投向远方天际,“等着吧,很快你便知道是谁了。”

听得此言,蓝枫不由得沉默了下来,目光复杂地移向红仙,这女人,难道真的是命不该绝么?

感受到蓝枫投来的复杂目光,气息愈发虚弱的红仙,唇角泛起一抹苦涩:“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吗?”那张因为流失了大量血液而显得极为苍白的脸蛋,浮上一抹失落与黯然,格外惹人怜惜。

“你这家伙,到底还是不是男人,这姑娘明明都已经……”瞧着红仙的可怜模样,蓝馨终于是忍不住爆发了,冲着蓝枫低骂一声,然而话未说完,却是被霍大叔拉了拉袖口。

“大小姐。”只见霍大叔对着蓝馨示意般地摇摇头。

犹豫了一下,蓝馨冷哼了一声,旋即将目光挪开,脸上的不满,却是没有半点掩饰。

虽然蓝枫是她的救命恩人,但前者此番做派,却是惹得她极为不满,若是换作旁人,她恐怕早已忍不住动手了。

对于蓝家同样是有着不少怨气的蓝枫,此刻可没有一点客气,语气淡淡道:“我是不是男人,还轮不到你来评价。”

“你……混蛋!”蓝馨被气得肺都快炸了,若非霍大叔在一旁拦着,她恐怕已经冲上前去,用她那根布满荆棘的灵器长鞭,往那个牙尖嘴利的家伙脸上狠狠地抽上一鞭。

淡漠地瞟了蓝馨一眼,蓝枫目光再度移向红仙,淡淡道:“听说你是个四星炼丹师,若是你答应日后每个月炼制一颗符合我要求的丹药,我便原谅你!”

在明白丹药的价值之后,蓝枫对红仙那一身炼丹的本事,可是垂涎不已。

如今再让他动手击杀红仙,他下不了手,但就这么放过红仙,他却又不甘心,如此,何不趁此机会,为自己争取一点利益?

职级达到四星炼器师的他,并不缺钱,但有钱却未必能够买到高等级的丹药……

他心头十分清楚,丹药市场比武器市场更加火爆,各个城市的丹药流向,基本上都被各大家族、宗门势力所掌控,绝大部分都是流入这些势力之中,被诸多家族子弟与宗门弟子所瓜分,少部分流入市场的丹药,要么是品质相对较差的,要么便是远远高出市场价,令无数人望而却步。

蓝枫对丹药的需求并不是很大,但若是能够得到一个潜力极大的四星炼丹师的承诺,自然能够省去许多麻烦。

“我也希望能答应你的要求。”有些疑惑地凝望着蓝枫,红仙深深地吸了一口弥漫着灰尘的浑浊空气,感受着体内几乎难以压制的伤势,苦笑道:“可是……”

蓝枫打断了她的话,淡淡道:“你就说答不答应。”

深深看了蓝枫一眼,红仙极为艰难地张了张口,气息愈发虚弱:“我……答应。”

“很好,我原谅你了。”淡淡一笑,蓝枫转过头,目光投向远空天际,虽然不是很明显,但在其刻意地观察下,还是瞧见了那一颗缓缓放大的黑点。

瞧着蓝枫的举动,蓝馨、霍大叔微微一愣,顺着其目光,看向远方的天空。

“这家伙在搞什么?莫名其妙!”什么也没瞧见的蓝馨,忍不住疑惑地瞥了蓝枫一眼,旋即嘴里嘀咕了一声。

忽然,霍大叔在一旁低声道:“大小姐,快看!”

听得霍大叔的提醒,蓝馨急忙地抬起下巴,再度望向半空,只见一道黑影以惊人的速度朝着这个方向掠来,在其身下两边,恐怖的飓风,将粗壮的树木吹得歪歪倒倒,茂密的枝叶犹如麦浪一般,荡起层层的涟漪。

“超级强者!”眸子骤然一缩,蓝馨与霍大叔脸色微变,脸色忽然凝重起来。

单是这飞行途中所造成的阵势,便是如此浩大,可见其实力是多么恐怖。

显然,这位飞掠而来的身影,拥有着远比窦子陵更加强横的实力。窦子陵是天级初期,那么此人,恐怕至少也是天级中期。

约莫数个呼吸的功夫,此人便是掠过数百丈的距离,停在红仙的身旁。

“红仙!”瞧着红仙如此凄惨的模样,刚停下身形的青袍老者,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沉无比,深吸了一口气,青袍老者强行压制那几欲爆发的愤怒,仔细地替红仙检查了一下伤势,旋即取出一颗散发着阵阵幽香的白色丹药,小心翼翼地将其喂进红仙嘴里,又在其体表的伤口之处撒下一些药粉。

做完这一切,青袍老者方才有些后怕地舒一口气:“还好老夫及时赶到。”

一想到自己若是再迟上一炷香,这位天资聪颖的弟子,便将香消玉殒,青袍老者心头的那一股滔天之怒,便是再也压制不住,彻底地爆发了。

“谁,是谁将老夫的弟子打成这样的!”缓缓站起身来,青袍老者脸色阴沉地扫过蓝枫、蓝馨、霍大叔几人,一股犹如毁天灭地般的恐怖气势,毫无保留地爆发而出。

在这一股气势之下,周围的土石,不由自主地晃动起来,浑浊的空气中,平添了几分死亡的气息。

“老……老师。”瞧着被青袍老者的气势压制得难以动弹的蓝枫三人,红仙艰难地蠕动着喉咙,声音虚弱地喊道。

“诶,乖徒弟……快,快躺下,别说话。”青袍老者的气势猛地一收,赶忙换上一副笑脸,转头对着红仙道:“你放心,有老师给你撑腰,谁也欺负不了你!老师保证,无论谁欺负了你,都得付出血的代价!”一副小心呵护的模样,夹杂浓浓的关切。

尽管早已习惯了青袍老者犹如孩子般不着调的模样,但瞧着他在外人面前依旧如此,红仙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无奈地摇了摇头,红仙解释道:“老师误会他们了,他们是我的朋友,刚才若非他们相救,我恐怕已经被敌人杀死了……”

闻言,青袍老者脸庞一僵,旋即有些尴尬地转头看向蓝枫三人,合着,自己将恩人认成了敌人,还差点对他们动手……

挠了挠头,青袍老者轻咳一声,道:“抱歉,老夫误会了几位,还望几位多多担待。”

顿了顿,青袍老者继续道:“另外,多谢几位救下老夫这徒弟。老夫乃擎天府炼丹师丹辰,日后几位若是有什么麻烦,可到擎天府来寻老夫,只要不违背良心道德,并且是老夫力所能及之事,老夫必不推辞!”

听得青袍老者此言,蓝枫没什么反应,蓝馨与霍大叔却是异常震惊,嘴里惊呼一声:“您,您便是丹辰前辈!?”

“如果你们说的是五星炼丹大师,并且身兼擎天府长老之位的丹辰的话,那么应该便是老夫了。”青袍老者捋了捋被风吹得乱糟糟的胡须,整了整衣冠,旋即略微得意地笑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