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天才新生/妖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考虑片刻之后,蓝枫顿时压下了将此事上报给二级学院的冲动,就连童家这个汉王朝三大家族之一的存在都是倒向了那个神秘组织,而那神秘的黑煞,更是与童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蓝枫可不敢肯定二级学院之中一点也没被那神秘组织渗透。

若是窦子陵与谭荣昊死在蓝枫手中的消息被那神秘组织知晓,蓝枫可不认为自己会落得什么好下场。

百年之前的天才珞珈,便是蓝枫的前车之鉴。

目光扫过前方拥堵的人群,蓝枫甩了甩头,收起思绪,旋即加快了步子,从热闹的人群中穿梭而过,来到那报到登记之处。

视线中有着两条长长的队伍,其中一条队伍,是老生报到之处,只需随意登记一下便可,而另一条队伍则是新生报到之处,队伍对面,站立着十多道身影,除了中间那位领头的是一位中年人之外,其余的十多人中,有男有女,并且每一个都是颇为年轻,身着统一的服饰,胸前则是各自佩戴着一枚炼器师职级徽章,并且每一枚徽章,都是闪烁着三道星芒。

这是十多位青年男女,每一个,都是达到了三星级别的匠师!

“这么多伪炼器师……”视线落在一行人胸前佩戴的职级徽章上,蓝枫眼眉微微一挑。

在其身旁,那透明的老者,淡淡地道:“既然是炼器系,伪炼器师的数量自然不少。甚至,不乏四星炼器师的存在。”

这里,才应该是炼器师呆的地方。

平常难得一见的伪炼器师,在这里却是不值一提,便是那颇为罕见的匠师,都是如同大路货色般,随处可见。

听得老者此言,蓝枫微微点头,来不及开口,耳边便是传来中年人的声音:“下一位。”

只见排在队伍首位的学员,兴奋地领着一件火红的长袍,朝着一旁走去,排在其身后的学员,则是期待地往前跨了一步,激动地站在那中年人的身前。

“哪个学院来的?”中年人淡淡地注视着身前的青年,平静地问道。

“凤凰城,凤凰学院。”青年恭敬地答道。

中年人微微点头,继续开口:“姓名,身份……”

“黑鹤,凤凰城黑家……”青年赶忙回答。

听得黑鹤的名字与身份,蓝枫不由得投去一抹意外的目光,他隐约记得,记忆中那个黑羽,似乎也是来自凤凰城,难道这个名叫黑鹤的家伙,与黑羽来自同一个家族?除此之外,那个可以随意命令谭荣昊与窦子陵的神秘黑煞,给蓝枫的感觉,似乎隐隐也与这个家族有着某种联系。

片刻之后,中年人身旁站立的十多位青年男女中,一位青年从手中厚厚的一叠档案中找出一份,目光有些惊讶地瞧了一眼档案上的记载,旋即静静地走上前,递给中年人。

接过那一张薄薄的档案,中年人随意地扫了一眼,旋即精神略微一振,不由得多打量了黑鹤几圈,半晌之后,方才开口问道:“黑鹤是吧?档案上记载,你以前学过炼器,不知目前是什么等级?”

“三星匠师。”黑鹤脸庞之上泛起一抹淡淡的得意,嘴角微微翘起,从怀中取出一枚徽章,道:“这是我的炼器师职级徽章。”

接过黑鹤递来的徽章,中年人仔细一看,脸庞顿时流露一抹笑意,赞赏地点了下头:“不错,的确是三星徽章。”

将徽章递回给黑鹤,中年人持笔在档案上记录了一下,旋即将档案合上,递给左边的青年女子,并对着右边的一位青年道:“将离火袍发给他。”

蓝枫眼睛微微一亮:“居然是离火袍!”

透明老者也是略微感慨地叹道:“不愧是二级学院,果真是财大气粗啊!”

当年被蓝枫视若珍宝,甚至到现在都还舍不得扔掉的离火袍,在二级学院,却是人手一份,就连刚刚加入炼器系的新生,都是能够无偿获得一件,可见二级学院拥有着何等恐怖的底蕴。

待得黑鹤领到专属于自己的离火袍之时,中年人方才适时地叮嘱了一句:“你的天赋还算不错,日后记得刻苦学习炼器,莫要浪费了自身的天赋。”

“是。”轻轻摩挲着手中的精致长袍,听得中年人的叮嘱,黑鹤收起笑容,恭敬地道。

今日来此报到的新生之中,大多都是未曾学过炼器的,即使偶尔出现一位,也都是勉强达到二星铁匠级别,抑或是一星学徒级别,如黑鹤这般已经获得三星匠师徽章的新生,还是头一个。

不出意外,四周的人群,传来阵阵惊讶的窃窃私语。

“好家伙,居然还是一位三星匠师!”

“看他的面容,应该只有二十二三岁吧,这么年轻的匠师,真是令人羡慕呐!”

“我记得,诗欣语学姐当年入院之时,似乎也是三星匠师……”

“难不成,又一个堪比诗欣语学姐的妖孽,要诞生了?”

感应到四周投来的无数道羡慕与崇拜的目光,以及人群中传来的阵阵骚乱,黑鹤不由得微微扬起高傲的头颅,唇角泛起一抹略微得意的笑意。

二级学院的每一个学员,都是可以用天才二字来形容,能够在这么多天才面前出风头,可想而知,黑鹤的心头,是何等的得意与兴奋。

若非面前站着一位中年导师,黑鹤或许早已得意忘形……

瞧着嘴角几乎快笑歪的黑鹤,中年人摇了摇头,暗暗低叹了一声,旋即抬起头,淡淡道:“好了,下一位。”

黑鹤急忙让开,对着一旁走去,不过刚走到队伍一边,四周便是有着不少的老生,如同商量好的一般,迅速地围了上来,在黑鹤错愕的表情中,极为热情地拉拢,嘴里也是不要钱般说着一堆恭维的话语。

被一群老生捧得有些飘飘然的黑鹤,一时间竟是有种错觉,仿佛自己已经成为这天下间最出众的天才,便是百年前那位惊鸿一现的天才珞珈前辈,似乎也是被其踩在了脚下。

“呵呵,诸位过奖,过奖了。”得意了好半晌,黑鹤的嘴里方才如此说道,不过那唇角微微挑起的一抹自得笑意,却是出卖了他心头的想法。

暗暗关注着这一幕的中年人,不由得暗自摇了摇头,嘴里轻轻一叹:“唉,又一个天才,即将陨落……”

黑鹤的天赋,他自然是极为欣赏,这是有着极大潜力的天才,日后说不定能够成为一名五星炼器大师,但若是就此沉醉在那些老生的吹捧中,前者未来的成就,恐怕至多止步于四星炼器师。

中年人并未斥责这些老生,也没有去提醒黑鹤,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的选择负责,该说的话,他刚才已经说过了,没有义务再去过多提醒,免得招来这位年轻天才的反感,陨落的天,他见过许多,不在乎再多上黑鹤一个。

当然,若是黑鹤即使醒悟,未必没有更进一步的可能。

不过,这一切,都得看黑鹤自己的选择。

与此同时,蓝枫也是悄然收回了投向黑鹤的目光,暗暗摇头:“可惜啊,没有倒在炼器的艰难中,却是倒在旁人的吹捧之下。”

无限制的吹捧,对一个天才而言,才是最致命的毒药。

体会过三年白眼与嘲笑的他,深刻地明白一个道理,在这个世界,只有拥有绝对的力量,才可能主宰自己的命运,这些不痛不痒的吹捧,已经无法对他造成丝毫的影响。

时间,在不急不缓地报到登记中悄然度过,排在蓝枫前头的队伍,越来越短。

自黑鹤之后,又出现了几个天赋不错的新生,皆是已经获得了二星铁匠徽章,不过,似黑鹤这般取得三星匠师徽章的新生,却是一个都没出现……

尽管如此,周围的学员,却是依旧看得津津有味。

对诸多老生而言,每年的新生报到,都是不容错过的精彩看点,尤其是当瞧着一位天才被挖掘而出,在眼皮子底下展露天赋之时,那种感觉,极为不错,有着这些经历的他们,日后与人谈论之时,也是多了一份谈资,而若是这位天才日后获得更加惊人的成就,他们也是与有荣焉,毕竟,亲眼见证一位天才的崛起与成长,也是种不错的经历。

当然,在这些家伙的心头,未必没有存着一点与某位新生天才交好的念头。

若是能够在其还未彻底成长起来的时候,提供一些帮助,顺便稍稍拉拢一番,日后说不定会获得什么样的回报。

随着排在蓝枫前方的队伍越来越短,新生报到,也是逐渐到了尾声。

然而正在这个时候,四周的人群,却是忽然传来阵阵的骚动。

只见原本还密切关注着新生报到队伍的老生们,却是整齐划一地转过头去,夹杂着一抹炽热的目光,纷纷地投向建筑大门之处,在那里,一道身着淡绿衣裳的身影,犹如清风吹过般,对着屋内走去。

鼻子嗅到一缕淡淡的熟悉清香,还没等蓝枫转过头去,耳边便是传来了一道熟悉的轻柔声音:“蓝枫表哥!”

这一道柔柔的声音中,夹杂着浓浓的惊喜与思念。

摸了摸鼻子,蓝枫无奈地转过身,目光落在一道俏丽身影上,苦笑道:“小妮子,你怎么来了……”

PS:欠下三天的更新,今天开始补更,第一更奉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