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致命的巧合/妖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瞧着聂无双等人颇为讶异的表情,蓝枫眨了眨眼:“步流川,很有名吗?”

十多年前的他,还只是一个在聚元境打转的小屁孩儿,在丰镇那个偏僻而落后的地方,自然没有机会了解步流川这号人物,更何况,那时的他,还从未接触过炼器,连铁匠学徒都算不上,自然没有兴趣去关注那些所谓的炼器师。

如今十多年过去了,几乎没有人再提起步流川,蓝枫自然是更无从了解此人。

虽然蓝枫的声音很低,但依然被一旁的青年听见了,不过这次青年并未嘲笑蓝枫,因为他也没有听说过步流川这一号人物,眼眸之中闪过一抹疑惑。

见得不少人都是露出不解之色,聂无双沉默了下,缓缓解释道:“步流川是十多年前汉王朝公认的第一炼器天才,此人六岁开始学习炼器,二十二岁通过四星炼器师的职级考核,三十三岁通过五星炼器大师的职级考核,尤其热衷于炼制附魔灵器,可谓是当时最为炙手可热的一位五星炼器大师,不过,据传闻,在十二年前,也就是他通过五星炼器大师职级考核的第二年,为了收集高等级的器魂,不小心惊动了一头天级妖兽,最终丧生于那头天级妖兽手中……”

“没人知道那个传闻是从何处传出来的,也没人知道步流川是否真的丧命,但十二年来,此人再也没有在人们的视线中出现过,所以人们也就渐渐相信了那一个传闻。”

说完,聂无双目光落在黑鹤身上,沉吟道:“现在看来,也许步流川当年并未陨落,不仅没有陨落,而且,还很可能获得什么奇遇,晋级为六星炼器宗师了!”

瞧得聂无双投来的目光,黑鹤颇为配合地扬起嘴角,露出一抹极为高傲的表情。

作为步流川唯一的弟子,他的确有资格骄傲!

“二十二岁通过四星炼器师的职级考核,三十三岁通过五星炼器大师的职级考核……所谓的汉王朝第一炼器天才,只有这个水准?”蓝枫的表情渐渐变得有些古怪,同时心中也是感到有些悲哀,果然是土地贫瘠、资源匮乏的地域,这样的货色,居然也能够成为第一炼器天才。

瞧着蓝枫的表情变化,黑鹤却是误以为前者心头产生了畏惧,不由得扬起高傲的头颅,淡淡道:“就连我老师都锻造不出这样的精品武器,凭你的能力,怎么可能锻造得出来?”

一时间,校场内外众人的目光,皆是从黑鹤身上,转移到了蓝枫身上。

如果黑鹤没有说谎,那么星石长剑的鉴定结果,就真的值得人怀疑了。

感受到四周投来的怀疑目光,蓝枫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旋即扬起下巴,平静地注视着黑鹤:“且不说你根本无法证明自己是步流川的弟子,也无法证明步流川还活着,更无法证明步流川晋级成为了六星炼器宗师,就算你能证明这些,那又如何?”

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蓝枫的眼神陡然锐利了几分,紧盯着黑鹤,话语强势地道:“说句不客气的话,他步流川算老几?就算他勉强晋级成为六星炼器宗师,也只能在汉王朝这小地方耀武扬威,出出风头罢了!青州大陆这么大,六星炼器宗师虽不多,却也不少,在其之上,更有七星匠圣存在。他步流川做不到的事,凭什么认为别人也做不到?真当他是青州大陆第一炼器师么?”

听得这番极不客气的话语,黑鹤的脸色陡然一变。

“你找死!”冷冷地盯着蓝枫,黑鹤面带煞气,嘴里蹦出几个森然的字眼。

步流川在他心中的地位极高,不亚于他的爷爷,甚至可以说是他的信仰,见得蓝枫将其评价得如此不堪,他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

“找死?”

就在蓝枫准备开口之时,校场之外,却是突兀地传来一道响亮的声音。

只见一道身材异常魁梧的中年男子,犹如踩着梯子一般,一步一步脚踩虚空,朝着校场的方向走来,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突然出声的中年男子吸引而来时,中年男子盘桓在半空的身影,猛然一闪,下一刻,便是出现在黑鹤的身前。

目光冷冷地盯着黑鹤,中年男子微眯着眼睛:“小子,你刚才说,步流川是你的老师?”

被中年男子略微冰冷的目光盯得极不自在,黑鹤皱了下眉头,旋即硬气地扬起头颅,十分强势地道:“不错,我老师便是步流川!”虽然中年男子的表情,以及隐隐散发的一股极具压迫的气息,让得他心头有些畏惧,但他心中依然有着足够的底气,脸庞之上也是没有丝毫的退缩。

……

“这家伙想干什么!”盯着出现在校场中的中年男子,童海眼瞳微缩,满是忌惮地道。

大长老童战的表情也是颇为凝重,但嘴里却是安慰道:“应该没事的,这里毕竟是人类的地盘,这家伙应该不会轻易动手。”

摇了摇头,童海沉声道:“我的意思是,这家伙为何如此在意步流川?”

“这……”大长老童战眼中浮起一抹疑惑,“我也不明白,难道他们是老相识?”

不知为何,两人心头皆是有种不好的预感。

与此同时,玄德、离情、叶修等人的神情也是凝重起来,瞧着校场中那一道魁梧的身影,眉头深深地皱在一起,眼眸中则是闪过一抹疑惑。

知道这个魁梧中年身份的人不多,而玄德、童海等人,恰恰正是这一小戳人。

也正因为了解魁梧中年的真实身份,他们才会如此忌惮,甚至连呼吸都是悄然屏住。

要是让这家伙在这里发飙,天知道他们最后能活下来的人,还剩几个?

不过,在没有搞清楚事情的具体情况之前,他们可没有勇气搀和进来,免得惹祸上身。

“洛加尔大人!”瞧得突兀出现在校场中的魁梧中年,聂无双的心头微微一震,旋即深吸了一口气,朝着魁梧中年走了过来,在距离约莫一丈的位置处停下,不卑不亢地行了一礼,虽然态度谈不上恭敬,但该有的礼数,却是一点也没少。

瞧见聂无双的举动,大多数不知洛加尔身份的人,皆是露出一抹惊容。

不少人都想起了比赛之前的那一幕,似乎连玄德、叶修等人也曾对这个魁梧中年行过礼。

“这家伙是谁?”

“天……各方巨头,甚至连聂大师,都对他行礼!”

所有人看向洛加尔的目光,都是充满了敬畏。

便是身处洛加尔对面的黑鹤,此刻也是心头赫然一惊,脸上的傲然顷刻间收敛,取而代之的是疑惑与凝重。

听得聂无双的声音,洛加尔缓缓转过头,对着洛加尔淡淡地点了下头,旋即收回了目光,面无表情地看着身前的黑鹤,声音中不含丝毫感情地道:“说吧,步流川在哪里?”

“你找我老师有什么事?”黑鹤略微警惕地道,他在离家之前,便被其爷爷与老师叮嘱、警告过,决不能泄露他们的行踪,无论什么人问起,都不得泄露出去。

望着场中对峙的两人,蓝枫若有所思:“难道,当年那位欺骗洛加尔大哥的五星炼器大师,便是步流川?”

如果事情真是这样,那就有点意思了。

蓝枫的猜测,很快便得到了印证,只见得洛加尔眼眸掠过一抹杀意,目光冰冷地道:“不要试图挑战我的耐心,我数十个数,在我数完之前,你必须把步流川的下落说出来,否则,你便下地狱去跟阎王说吧……”

此话一出,玄德等人越发疑惑了,不过依旧沉默着按兵不动,继续关注着场中的形势。

而童海、童战等人,则是脸色巨变,犹如晴天霹雳般,脑子顿时懵了。

到现在,就算傻子都听出来了,洛加尔肯定与步流川有仇,而且还是大仇,否则,他断然不会如此威胁步流川的弟子。至于两者之间是如何结仇的,恐怕也只有他们自己清楚了。

而这,比童海等人预料中最糟糕的结果,还要糟糕几分。

“如果黑煞大人知道他独孙死在我们的地盘上……”童海脸色有些苍白,他不敢想象童家将会承受怎样的后果。

“族长!”大长老童战面庞布满了冷汗,战战兢兢地道:“快,快想办法救下黑鹤少爷!”

“别催促,我正在想,正在想!”童海有些慌了,绞尽脑汁地思考起来,丝毫没有理会脸颊上滑落而下的冷汗。

黑煞大人是童家得罪不起的存在,洛加尔同样是童家不敢得罪的存在,夹在中间的童家,究竟如何才能在不挑起洛加尔怒火的情况下,救下黑鹤?

“一。”

淡淡地盯着黑鹤,洛加尔开始数数。

黑鹤脸色一变,色厉内荏地道:“我爷爷是神级初期强者,我老师是六星炼器宗师,你怎么敢如此对我!”心急之下,他甚至连隐藏在心底的秘密,都说了出来。

悄然关注着这一幕的玄德等人,脸色皆是微微一变,神级初期强者这几个字眼,足以挑动他们的神经。

四周其余之人,也是忍不住吸了一口冷气,看向黑鹤的目光,夹杂着一抹震惊。

有些讶异地瞥了黑鹤一眼,洛加尔相信,黑鹤情急之下说出的话,应该有些真实度,他倒是没料到黑鹤居然有着这样的背景,不过,骄傲如他,又岂会在意黑鹤的威胁?

神级初期强者,在他心中的分量,未必有多高。

“二。”洛加尔面无表情地数着,神级初期强者虽然令他颇为忌惮,但却无法阻止他的行动。

听得洛加尔嘴里传来的犹如噩梦般的数数声,假作镇定的黑鹤,终于开始慌了。

“这家伙,真的敢杀我!”

难以置信地盯着洛加尔,黑鹤的眼中,终于浮现一抹恐惧。

PS:谢谢书友“秋枫494442532”打赏2元红包!第一更奉上,晚上还有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