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大赛前的突破(下)/妖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炼体册子上记载的姿式并不困难,大多数肉身修炼者,都能够摆出,但摆出容易,持久却是很难。

这些姿式,越是持久,效果便是越好,但同时,承受的痛苦,也越是剧烈。

仅仅是片刻的时间,蓝枫便已大汗淋漓,脸色显得颇为苍白,嘴唇也是有些发乌。

然而蓝枫依旧死死咬着牙,持续着同一个动作,一动不动。

只见其身体的细胞,在无人瞧见的角落,受到一股神秘力量的牵引,不断地崩坏、重组!

肉身的强化过程,便是细胞不断崩坏、重组的过程,而炼体册子上的姿式,以及重衣所提供的三百倍重力,则是在很大程度上加快细胞崩坏与重组的过程,让得肉身强化的速度,得以大幅度加快,但同样,蓝枫所要承受的痛苦,也是成倍地提升。

在三百倍重力状态下摆出炼体姿式,这种行为,在绝大多数修炼者眼里,绝对是不折不扣的疯子!

因为,那种痛苦,足以将许多意志不坚的人,生生痛死。

便是遭受过三年魃毒折磨的蓝枫,在承受着这般痛苦的时候,都是痛得面部扭曲,身子微微抽搐,可见这痛苦是何等的强烈。

昼夜交替,日月轮转,寂静的屋子里,时间飞速流逝。

……

“九天了,木风到底在屋子里做什么?”

屋外,范增才结束了一天的炼器练习,拖着疲惫的身躯,踏着沉重的脚步,走回了院子,在瞧着那一扇从内反锁的屋门之后,范增才忍不住皱了下眉头,眼中闪过一抹担忧。

蓝枫请假的事情,范增才第二天就听说了,原本以为蓝枫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办,所以才会请假,但此刻范增才却是开始怀疑自己的猜测。

“范兄。”

“范大哥。”

听得院子里的脚步声,百无聊赖的诸社与孟青,从各自的屋子里走出。

对着诸社与孟青点了下头,范增才低声问道:“木风这家伙到现在还没出来过?”

诸社与孟青面面相觑,目光扫了蓝枫的屋门一眼,旋即诸社点头道:“是啊,到现在为止,木风一次都未出去过……”

“这家伙神神秘秘的,也不知在搞什么……”范增才心中越发疑惑了。

诸社试探地问道:“要不,我们去敲门问问?”

范增才迟疑了下,旋即摇头道:“算了。”

他不知道蓝枫为什么将自己一个人锁在屋里,但他隐隐可以猜到,蓝枫肯定是在做什么重要的事情,若是因为他们的莽撞,而导致蓝枫所做之事发生了什么意外,那可就好心办坏事儿了。

“可是,比赛明天就要开始了。”诸社微微皱眉,“我担心他因为别的事而耽误了比赛。”

对于他们而言,没有什么事情,能比炼器师青年赛更重要。

范增才犹豫了半晌,最终却仍旧是摇头:“木风的性子十分沉稳,应该不至于犯下这种低级错误。”

顿了顿,范增才对着诸社、孟青两人严肃道:“先不说木风了,你们两个倒是要好好休息一下,养精蓄锐,争取在明天的比赛中,取得好的成绩!”

诸社的目光在范增才与孟青两人身上停了一下,旋即微微一笑:“好成绩不敢说,只要不垫底,我便心满意足了。”

当初的汉王朝预选赛中,诸社第一个登场鉴定武器品质,最终虽然勉强地获得一个参加正赛的名额,但他很有自知之明,他十分清楚,凭自己这不上不下的炼器能力,想在正赛中有所建树,可谓是异想天开,最好的结果,便是不被别人拉开太大的差距。

轻轻拍了下诸社的肩膀,范增才笑道:“你的炼器能力并不算差,若是运气再好一点,博得一个不错的成绩,也并非完全不可能。”

凡是获得参加正赛名额的匠师,彼此之间虽然存在着差距,但这差距,却是极为有限,毕竟,能够进入正赛的匠师,没有一个是弱者,说不定什么时候便可能爆出一匹黑马,这种事情,在往届的炼器师青年赛上,可并不少见。

“呵呵,那就承你吉言了。”诸社微微点头。

对于比赛,他自然会全力争取,至于结果,他却是无法掌控,只能看明天的运气了。

相比之下,倒是范增才与孟青两人,极可能获得不错的成绩,尤其是范增才,极可能闯过第二轮比赛!

“对了,差点忘了木风。”诸社瞧了一眼依旧紧闭的屋门,笑着说道:“第二轮比赛我不敢说,第一轮比赛,他铁定能闯过去!”

闻言,范增才与孟青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能够锻造出被神兵鉴评价为999分的精品武器,蓝枫没有理由闯不过第一轮比赛,对于这一点,无论是范增才、孟青,还是诸社,都没有丝毫怀疑。

不过,闯过第一轮比赛,对一些普通的参赛者而言,是个不小的荣耀,但对范增才等诸多四星炼器师,乃至五星炼器大师而言,却是算不得什么了。

要知道,聂无双等三位五星炼器大师给范增才三人制定的目标,可不仅仅是闯过第一轮比赛。

如果有可能,聂无双希望范增才三人能够闯过第二轮,甚至是第三轮比赛!

……

大赛前夜,整座苍狼城,仿佛变得前所未有的热闹。

来自各方势力的强者,纷纷汇聚于这一座古老的城池,一道道天级后期强者的气息,让得这一座城池,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息。

流云宗、冥王殿、紫荆谷等等青州大陆上排的上号的势力,皆是能够在这一座城池瞧得见他们的身影。

囊括了整个北州域年轻一代炼器天才的炼器师青年赛,足以吸引中州域、神州域等各地的强大势力的目光。

毕竟,哪怕是再贫瘠的土地,经过岁月的沉淀,偶尔也是能够诞生出一些惊艳的天才。尽管这样的天才数量极少,但对于任何势力,都是拥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外界的纷扰,并不能扰乱炼器师公会的平静。

蓝枫的屋子里,依旧是一如既往地平静,摆出炼体姿式的蓝枫,则是犹如一个雕塑般,保持着同一个动作,清澈的眸子里,蕴含着一股令人心颤的坚定。

……

随着太阳从地平线缓缓升起,漆黑的夜幕仿佛被闪电撕裂了一道口子般,开始逐渐地亮起,当一缕光亮透过窗户,钻进一间间安静的屋子时,一个个年轻的参赛者,从睡梦中缓缓醒来,睁眼的刹那,便是让得这空气中,隐隐多了一丝躁动。

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快到了!

炼器师公会大楼后方的院落中,来自不同王国、帝国的炼器师天才们,纷纷摩肩擦踵,在公会的带队人员召集下,朝着一个个露天广场结队行去。

汉王朝参赛者院落,一个不起眼的院子里。

“木风还没出来?”身穿一件离火袍的范增才,在诸社与孟青的招呼下,走出了屋子,刚走到两人身前,其目光习惯性地扫了蓝枫的屋子一眼,旋即皱眉问道。

诸社苦笑道:“是啊,到现在都没一点动静。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忘了今天的比赛。”

孟青的眼角微微抽搐了几下:“炼器师青年赛也能忘?”

看了看天际缓缓攀升的太阳,范增才眉头皱得更深了,思虑了片刻,他沉吟道:“来不及了,我们必须立即通知蓝枫。”

说完,范增才便转过身子,对着蓝枫的屋子径直地走去。

来到屋门前,范增才举起右手,刚要敲门——

忽然,一股颇为强大的气势,陡然自屋子里暴冲而出,透过房门,冲击在范增才,以及更远的孟青、诸社身上。

“呼……”屋内,蓝枫缓缓收回气势,眼眸之中,闪过一抹淡淡的欣喜。

五阶中期,终于到了!

轻握了一下拳头,蓝枫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肉身力量,在刹那之间,暴增了近乎一倍!

“地级中期的力量,果然有些惊人呐!”尽管只是从地级初期突破到地级中期,但蓝枫的整体实力,却是暴增了不少,尽管依然不是天级后期强者的对手,但却一跃成为天级中期强者中的佼佼者。

没等蓝枫来得及仔细地体会这一股暴增的力量,其身旁便传来了透明老者的苍老声音:“别磨蹭了,比赛马上快开始了。”

闻言,蓝枫微微一愣,旋即来不及多说什么,迅速地换了一身衣服,便拉开房门,朝着屋外走去。

刚拉开房门,蓝枫便愣住了,脚步也是停了下来。

“咦,你们这是……”瞧着院子里衣衫不整、头发凌乱,显得颇为狼狈的范增才三人,蓝枫不由得惊愕地问道。

只见范增才神情颇为震惊地看着蓝枫,不可置信地道:“木风,刚才那一道气势,是你释放的?”

“呃……”蓝枫怔了怔,瞧着三人那满是震惊的脸庞,含糊地道:“大概,是吧。”

要知道,他既是元气修炼者,也是肉身修炼者,并且将两者都修炼到了地级的层次,尤其是肉身,已经达到了地级中期,两者叠加,气势自然是强得有些恐怖,便是地级巅峰强者来了,怕也差了不少。

这般恐怖的气势,自然不是修为仅仅是地级初期的范增才,以及日级后期的孟青、诸社两人所能够抵挡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