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 主仆契约/妖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邺城上空的恐怖威能持续了片刻,最终缓缓散去。

“走了?”所有人都是暗暗松了一口气,在那位神尊大人面前,所有人都是战战兢兢,唯恐惹怒了对方,惹来灭顶之灾。

黑煞神色复杂地看了蓝枫一眼,然后缓缓吐了一口气,身影一闪,便消失在天地之间。

明知道无法再插手,他自然是没有兴趣再留下来。

瞧着黑煞的身影消失不见,吉拉斯心中顿时暗叫不妙,趁着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开始悄然撤退。

“吉拉斯大人。”几个圣殿天护卫瞧着吉拉斯的动作,心里开始慌了,忍不住着急地喊道。

黑煞已经离开了,若是连吉拉斯也走了,那他们四人岂不必死无疑?

听得几个圣殿天护卫的喊声,吉拉斯脸色微微一变,然后立即将速度提升至最快,朝着城外的方向遁去。

“洛大哥,帮我拦住他!”蓝枫眼睛微微眯起,然后冲着洛加尔高声道。

闻言,洛加尔点了点头,那布满肌肉的双腿在半空重重一踏,身子顿时像陨石一般,朝着吉拉斯逃离的方向追击而去,并且很快便追上了吉拉斯,挡在其去路中央。

吉拉斯没有丝毫犹豫,扬手便是将那一枚绿色种子扔了出去,同时嘴里着急地大吼一声:“滚开!”

可惜洛加尔并没有被吓到,他面色凝重地挥动着手掌,一股强劲的罡风,顿时从他手掌挥出的地方席卷而出,生生地挡住了那一枚绿色种子般的毒药。

洛加尔的确很忌惮吉拉斯的毒药,但这并不代表他畏惧吉拉斯。

就在吉拉斯无比惊惶的时候,蓝枫的声音在其身后的方向缓缓响起:“现在才想起逃跑,不觉得晚了吗?”

听到蓝枫的声音,吉拉斯的脸色变得极其恐惧,在他眼里,蓝枫绝对是比黑煞更加恐怖的存在。

就算是面对黑煞,吉拉斯也是有信心用毒伤害到对方,然而他的毒药,对蓝枫却是起不到丝毫的作用,而蓝枫的攻击,则是足以轻易秒杀他,如何能不令他恐惧?

厄毒之体,尤其是本身便拥有着强大实力的厄毒之体,绝对是所有毒药师的克星!

当蓝枫的身影离吉拉斯只有数百丈的距离时,便立即施展了重力领域。

重力领域—最强吸力!

“轰!”

高达一千倍的恐怖吸力,刹那之间作用在吉拉斯的身上,顿时将其身体迅速地朝着蓝枫的方向拉了过去,尽管吉拉斯拼命地挣扎着,却是完全无法抗拒那恐怖的吸力,至多只能够减缓被吸扯至蓝枫方向的速度。

约莫数个呼吸的功夫,吉拉斯的身体便是生生地被吸扯到蓝枫身前的不远之处。

蓝枫在自己身上施加了一股朝向吉拉斯的重力,原本并不突出的速度,顿时暴涨了十倍有余,几乎瞬息之间便到达了吉拉斯的身前。

那紧握的拳头,在一道低喝声中猛然探出:“嗬!”

融合元技—焰劲崩!

感受着自蓝枫方向爆发而出的恐怖力量,吉拉斯的眼睛骤然一缩,额头上惊出密密麻麻的冷汗,嘴里则是高声道:“停……停!我投降!”

“咻。”

蓝枫的身体生生地停在吉拉斯面前,那即将从拳尖爆发的力量,重新收敛回去,他保持着出拳的姿式,淡淡地注视着吉拉斯,皱眉问道:“投降?”

望着近在咫尺的拳头,吉拉斯深深地咽了一口唾沫,眼中闪烁着一抹无法遮掩的恐惧,嘴里颤声说道:“是,是,是的,我,我投降。求你,饶了我!只要你不杀我,我可以免费替你炼制毒药!”

这时洛加尔也从远处飞了过来,悬浮在蓝枫的身后,低声对蓝枫问道:“怎么突然停手了?”

“这家伙说要投降。”蓝枫耸了耸肩,有些鄙视地看着吉拉斯,这家伙未免太贪生怕死了,简直丢了毒药师的脸,他甚至怀疑,这家伙究竟是如何成为六星毒药宗师的,这其中究竟存在多少水分?

洛加尔眼眉一挑,旋即惊愕地看着吉拉斯:“投降?”

感受到蓝枫投来的鄙视目光,以及洛加尔的惊愕眼神,吉拉斯干笑了一声,然后谄媚地道:“既然明知不是对手,当然得投降……我与圣殿之间只是雇佣关系,而非圣殿成员,自然用不着替他们卖命。”说到最后,他忍不住解释了一句,以免被蓝枫当作圣殿成员给灭掉。

“投降么……我凭什么信你?”蓝枫犹豫了一下,一个六星毒药宗师的用处无疑是巨大的,且不说六星毒药宗师的威慑力极为恐怖,单是其炼制毒药的能力,便是令得蓝枫极为眼馋,毕竟,若是有一个六星毒药宗师跟在身边,他便可以获取更多的毒药,快速地提升修为。

只是,蓝枫也是有着自己的顾虑,虽然他不惧六星毒药宗师,但不可否认,六星毒药宗师的危害太大了,若是吉拉斯趁他不注意的时候乱来,那可就麻烦了。

毕竟,洛加尔、蓝贤龙等人并不具备抵挡六星毒药宗师的能力。

闻言,吉拉斯有些着急地说道:“我保证,今后一定不会跟你作对!请相信我!”

他心里十分苦涩,堂堂六星毒药宗师,他吉拉斯何曾在别人面前如此低声下气过?

要知道当初在面对黑煞的时候,他也是没有露出过如此卑微的态度,这对他而言,简直就是人生的一大耻辱。

“跟我作对?你敢吗?”蓝枫毫不掩饰自己对吉拉斯的鄙视,反问了一句。

吉拉斯眼角抽搐了一下,旋即耸拉着脑袋,苦笑道:“当然不敢……”

蓝枫没有再理会吉拉斯,而是默默沉思起来,吉拉斯就像是一颗核弹,若是能够掌握在自己手里,无疑能够起到很大的帮助,但若是不受自己的控制,甚至掌握在敌人的手里,那么对他无疑是极为致命的。

瞧着陷入沉思的蓝枫,吉拉斯忐忑地低下头,不敢发出丝毫的声音。

“我有个办法。”洛加尔忽然开口,他看了看吉拉斯,然后笑道:“在我的传承记忆中,有一种古老的秘术,只要施法者分出一丝灵魂之力进入被施法之人的灵魂主体中,便能够在一念之间定其生死。我那几个手下,当初也是被我如此收服的。”

听得此言,吉拉斯的神情大变,脸庞满是惶恐:“不,不行!”如果被施展了这种秘术,他岂不失去了人生自由,成为蓝枫的傀儡?

蓝枫似笑非笑道:“为什么不行?难道说,你所说的投降,是骗我的?”

“这……”吉拉斯闻言神情一僵,呐呐道:“我没骗你,但是,但是……”

谁知蓝枫根本懒得理会他,而是转头看向洛加尔:“洛大哥,该怎么做,你告诉我……”

没等洛加尔开口,远方便是传来一道声音:“我知道。”

有些疑惑地转头看去,瞧得朝着这边飞来的蓝山,蓝枫眨了眨眼:“你也知道?”

蓝山在蓝枫身边停了下来,有些得意地笑道:“嘿嘿,我不仅知道这门秘术如何施展,而且还知道它的名字—主仆契约。传说,主仆契约是上古时期的人类创造的一种秘术,专门用于约束奴仆,只是后来失传了,以至于现在的人类根本不会签订主仆契约。我也不知怎么回事,刚才听洛大哥说到这门秘术,脑子里莫名其妙就蹦出一些有关主仆契约的信息……”

洛加尔深深看了蓝山一眼,旋即笑道:“既然蓝山也知道,那就更好了。蓝山,接下来你告诉蓝枫怎么做吧……”

“好啊好啊!”蓝山兴奋地说道,很高兴能帮上蓝枫一点小忙。

瞧着蓝山如此高兴,蓝枫也没有拒绝,他看了吉拉斯一眼,淡淡道:“一会儿最好乖乖配合我签订主仆契约,否则……”

吉拉斯沉默了下来,他拳头死死地攥着,在蓝枫的目光逼视下,十分艰难地点了下头。

死在蓝枫的圣殿天护卫不下十个,吉拉斯可不认为蓝枫会对自己手软,虽然他也很想勇敢地大声拒绝,展露一下六星毒药宗师的气节与无畏,但他终究还是没有那个勇气。

“哥哥,你需要先分出一股灵魂之力,然后用灵魂之力在他的灵魂主体上刻画一个这样的阵图。”一边说着,蓝山一边用元力在半空凝聚一幅玄奥的阵图,虽然是第一次刻画阵图,但他的动作却是十分熟练,仿佛早就经过无数次的练习一般。

蓝枫将那阵图的形状牢牢地记在脑海里,然后对着吉拉斯道:“麻烦配合一下,敞开你的灵魂防御!”

吉拉斯紧握了一下拳头,然后无力地摊开,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将灵魂之力收敛至泥丸宫的灵魂内。

下一刻,蓝枫分出一道灵魂之力,透过吉拉斯的体表,进入到其泥丸宫内,照着蓝山刻画的阵图,开始在泥丸宫内一团无形无色的透明物体上缓缓刻画起来。

“嘶……”

吉拉斯只感觉一股强烈的撕裂感瞬间袭遍全身,那种感觉令他头痛欲裂,嘴里忍不住发出阵阵吸冷气的声音,几乎快昏厥过去,然后近乎哀求地道:“快,求你,快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