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7章 解毒/妖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谬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错觉。

因为这声音的主人,应该不会知道这个地方,更不会出现在这里。

略微僵硬地偏过头,当瞧着那一张熟悉面孔时,方谬那木然的脸庞不由浮起一抹惊愕与疑惑,干涩的喉咙里,也是发出一道嘶哑的声音:“是你……你怎么来了?”

蓝枫微笑着走近过去,来到床榻边,轻轻拍了下方谬的肩膀:“你怎么搞成这幅模样了?这可不是我印象中的方谬……”

闻言,方谬面庞满是苦涩,痛苦的记忆,不堪回首。

“你该不会是来看我笑话的吧?”方谬喉结微微蠕动,好半晌,方才苦笑着说道。

“我可没那闲工夫。”摇了摇头,蓝枫沉吟问道:“你现在怎么样了?不要紧吧?”

方谬轻叹了一口气:“放心吧,死不了。”

蓝枫皱了皱眉:“我当然知道你死不了,我问的是,你身体的情况如何?现在解毒的话,还来得及吗?”

“你们请到炼丹师了?”听得此言,方谬不由转头看向方慎、方天几人,那灰暗的眼睛,仿佛亮了一下,但紧接着他的神色又黯然了下来,“不对,炼丹师不可能来得这么快……”

方天沉默了下来,不知该说什么。

方慎、方戟也是迟疑了下,然后有些疑惑地看向蓝枫。

“如果说,我现在便可以帮你解毒,你信吗?”无视了方慎与方戟投来的疑惑目光,蓝枫笑吟吟望着方谬,缓缓说道。

他理解方谬此刻的心情,那种被毒药折磨的感觉,他也是曾经体会过,虽然折磨他的并不是毒药,而是魃血之中的魃毒,但两者之间,却有着一些共通之处,从某方面来说,当初的蓝枫,所受的伤害与打击,甚至比方谬更大。

不过蓝枫比方谬更幸运,因为即便在蓝枫处于最低谷的时候,也是怀揣着一丝希望,并且有着透明老者在身边陪伴,让得他有信心,也有毅力坚持下去。

蓝枫不介意帮方谬一把,为了罗天、杨雪等人,也为了两人有过同样的遭遇。

闻言,方谬一怔:“你?”

他记得蓝枫是一个炼器师,而且还是一个天才炼器师,可没听说过蓝枫会炼丹……

想要解毒,便需要天材地宝,或是对应等级,以及更高等级的炼丹师出马才行。

“不错,就是我。”蓝枫平静地说道:“虽然我不是炼丹师,但我却有特殊的解毒手段,就看你敢不敢信,敢不敢尝试了……”

“蓝枫先生……”方慎迟疑了一下,忍不住出声说道:“你真的有把握?”

以方慎的情商,这种话一般不会说出口,可他十分关心方谬的情况,尽管这话可能会令得蓝枫略微不满,但他还是硬着头皮问了出来。

方天与方戟也是眼神期待地看着蓝枫,心中有些忐忑。

迎着几人投来的期许与忐忑目光,蓝枫淡然笑道:“若是没有把握,我便不会说出来了。”

“就在数月之前,我曾替一位天榜强者解毒,而他所中之毒,乃是六品初阶毒药!”蓝枫脸庞浮现着淡淡的自信,“理论上,七品之下的毒药,哪怕是六品高阶毒药,我也是能够解掉的!”他说的是洛加尔,当初在汉王朝的时候,洛加尔与蓝贤龙一行人在追剿童家之人的过程中,曾被童家之人偷袭,中了一种六品初阶的毒,可蓝枫仅用了片刻时间,便将其解除。

“六品初阶……”方慎、方天几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皆是暗暗咽了一口唾沫,“咕噜。”

六品初阶的毒药,也许要不了天榜强者的命,却也能够给其造成不小的麻烦。

任何毒药,一旦等级上了六品,便必然不是凡物,威力绝对是大得出奇!

这道理同样也适用于武器、丹药等。

望着蓝枫那平静的脸庞,方谬忽然露出一抹笑容:“来吧,我相信你。”

“谬儿……”方天有些迟疑,虽然他理智告诉自己,应该相信蓝枫,但心里终究还是有着一丝顾虑与担心。

没等方天说完,方谬便笑着说道:“没关系的,让蓝枫试试吧,反正结果不会比现在更坏……”

沉默了一下,方天深吸一口气,点头道:“那好,劳烦蓝枫先生了。”

说话间,方天走向一旁,给蓝枫腾出一点位置来,生怕因为自己的存在,打扰了蓝枫施救。方慎、方戟也让到一边,眼睛则是牢牢注视着蓝枫。

对于方天几人的目光,蓝枫全然无视,他平静地伸出手掌,搭在方谬的手腕之上,然后闭上了眼睛。

解毒的过程很简单,蓝枫只需释放元力,炼化方谬体内的残毒,不过整个过程,蓝枫都需要小心翼翼,因为任何一丝疏忽,都可能导致损伤到方谬的经脉或丹田……

蓝枫的神情十分严肃,认真地炼化着每一丝毒药,并小心翼翼地控制着元力,防止损伤到方谬的经脉与丹田。

方天、方慎几人静静地站在一旁,屏住了呼吸,不敢发出丝毫的声音。

约莫半刻钟时间,蓝枫缓缓收回了元力,然后轻吐了一口浊气,重新睁开眼眸。

“蓝枫先生……怎么样了?”方天有些紧张地问道。

蓝枫没有说话,只朝着方谬的方向努努嘴。

“这就结束了?”方谬有些不可置信,可他分明能够感觉到,那沉重的身躯仿佛得到了新生一般,折磨了他近半个月之久的毒药,忽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那种失而复得的轻松、舒畅的感觉,几乎令得他舒服得快要*。

轻握了一下拳头,方谬起身走下木床,眼中激动得快要落下泪来。

不,在他的眼眶中,俨然已经溢出了泪水。

那是喜悦的泪水!

“好了,真的好了!”方谬的表情逐渐兴奋、激动起来,声音也是在微微发颤。没有人能够体会他此刻的心情,那种从地狱到天堂的感觉,那种从绝望到重获新生的感觉,纵使千言万语,也是无法描述其一分一毫。

一旁的方天、方慎与方戟,在瞧得这一幕之后,顿时也高兴万分。

“太好了!”

“感谢老天,感谢蓝枫先生!”

原本死气沉沉的屋子里,仿佛被一缕阳光驱散了黑暗一般,那压抑与沉重的气氛,被一扫而空,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挂着极为灿烂的笑容。

许久,方谬慢慢平静下来,他收敛了笑容,走到蓝枫身前,十分郑重地鞠了一躬:“蓝枫,谢谢你!”

在他几乎绝望的时候,是蓝枫让他重获新生,给了他新的希望,他如何能不感激?

他之前有多绝望,现在对蓝枫便有多感激。

“是啊,蓝枫先生,真是谢谢你!”

“蓝枫先生,这份恩情,我方天铭记于心,永世不忘!”

方慎、方天几人也是感激地看向蓝枫,目光越发尊敬了。

蓝枫不仅是一个强大的高手,而且还对他们有着极大的恩情,他们对蓝枫的尊敬,也是发自内心,没有丝毫的假意。

蓝枫笑了笑,摆手道:“你还是先休息几天吧,虽然已经解了毒,但你的身体毕竟还有些虚弱,最好还是再好好调养一番。”

“对对对,谬儿,快躺着休息,蓝枫先生这边,为父会招呼的。”方天赶忙说道。

“不错,方谬,你还是先休息吧。”方慎也是劝说道。

闻言,方谬微微点头,然后歉意地看向蓝枫:“抱歉,蓝枫,我恐怕不能亲自招待你了。不过,等我身体恢复,一定亲自作陪……”

……

待得方谬重新躺下以后,蓝枫、方慎、方天几人轻步走出了屋子,并缓缓关上房门。

“蓝枫先生,真是感谢您了!”方天郑重地弯下腰,对蓝枫鞠了一躬,蓝枫对他的恩情太大了,大到他这辈子都不值如何偿还。

蓝枫赶忙扶起方天,摇了摇头,说道:“伯父此话言重了。”

既然方天是方谬的父亲,蓝枫自然也是不会在他面前摆高手的架子,而且,前世的平等观念时时刻刻影响着蓝枫,让得他对于这世界的森严等级并不是十分看重,一声伯父,是应有之礼。

就在两人说话间,方慎眼眉一动,然后取出一枚传音石,一道洪亮的声音从中传了出来:“方慎少爷……”

片刻后,方慎收起传音石,走到蓝枫与方天两人身前,对着蓝枫微笑说道:“蓝枫先生,你说的那个队伍,已经找到了,目前所有人都安然无恙……另外,我刚才已经让族人护送他们过来了……”

“劳烦了。”蓝枫抱了抱拳,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

“不劳烦不劳烦,这是我们应做之事。”方慎赶忙客气地回礼,“蓝枫先生对我们方家的恩情,又岂是这一点小事能相比的?”

顿了顿,方慎继续说道:“蓝枫先生一路舟车劳顿,不如先在这休息一下。我也得去安排一下,让下人准备一桌宴席,为蓝枫先生接风洗尘!”

没等蓝枫拒绝,方慎便是匆匆告退,方天、方戟两人则是将蓝枫带去客房,然后便离开了。

望着方天、方戟逐渐远去的身影,蓝枫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面对方慎等人的热情,蓝枫根本无法拒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