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 九长老的故事/妖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瞧着众人震惊的表情,蓝枫略一思索,便猜到了他们的想法。

有些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蓝枫解释道:“我可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厉害,之所以能摧毁神器,是因为我学会了一门极为特殊的元技,那一门元技可以说是武器的克星……”

拔剑术的威力的确很强大,但绝对比不过神级后期强者的攻击威力,至多只能勉强达到神级中期的门槛。

拔剑术之所以能够摧毁神器,是因为拔剑术是一门融合了吐息锻造法的元技,而吐息锻造法,乃是炼制武器的神技,也因此,拔剑术对于武器的伤害,远远高于它对其余事物的伤害。

听得蓝枫此言,众人脸庞的震惊,稍稍退散,但心头的情绪波动,依旧是久久难以平息。

方慎艰难地平复了情绪,然后目光灼灼地盯着蓝枫:“这么说来,蓝枫先生的实力,应该比奥古?加拉斯还强大不少!”

依仗着神器之利的奥古?加拉斯,仅仅只能跟蓝枫打个平手,可见蓝枫的真正实力,绝对在奥古?加拉斯之上。

“如果奥古?加拉斯没有隐藏实力的话……”蓝枫耸了耸肩,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蓝枫的实力比奥古?加拉斯更强,这一点,无论是蓝枫,还是奥古?加拉斯自己,都是十分清楚。

一时间,厅内的众人,包括方慎、方天、方戟、张小飞等人在内,皆是异常震惊。

要知道,那可是奥古?加拉斯啊!

作为龙血霸族第一天才,年纪轻轻便是能够与族中大长老抗衡的妖孽存在,奥古?加拉斯的实力绝对十分恐怖,就算称他为龙血霸族第三高手,也毫不为过。

可如此强大的奥古?加拉斯,实力却是被蓝枫比了下去,甚至在动用了传承神器“龙血战枪”的情况下,依旧是没能讨得好处,可见蓝枫的实力是何等的强大。

“深不可测。”方慎等人的脑海里,顿时间冒出这一个词语,看向蓝枫的目光,也是多了几分尊敬与重视。

方谬怔怔地注视着蓝枫,神情显得有些复杂。

要知道,当年的他,还曾挑战过蓝枫,虽然结局是他自己输掉了比赛,但两者展露而出的实力,却是相差不大,蓝枫虽然赢了,但却是赢得十分艰难。

自那以后,方谬便将蓝枫当作此生追逐的目标,势要追上对方的脚步,然后在未来的某一天,将其击败……

可这才四五年时间,当他艰难迈进地级门槛的时候,蓝枫却是已经强大到足以与奥古?加拉斯争锋的地步。

两人之间的差距不仅没有缩小,反而在不断地拉大,隐隐间,形成了一条不可跨越的鸿沟!

蓝枫的强大,让得方谬心中涌出一股深深的无力感,那原本坚定无比的念头,也是开始动摇了。

面对这般妖孽的天才,他真的追得上前者的脚步吗?

苦笑着摇了摇头,方谬心头生起一股挫败感,他明白,自己在进步、成长的同时,蓝枫也是在不断地进步,而且蓝枫进步的速度,比他更快,长此以往,他们之间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他这一辈子,也别想追上蓝枫的脚步。

方谬从来不相信这世上有什么天才,他坚信,只要足够努力,任何差距,都是能够抹平。

可蓝枫的出现,却是让得他长久以来坚持的信念,开始动摇,面对这样的妖孽天才,他的努力,真的能够取得预想中的效果吗?

当四周之人高谈阔论、推杯换盏之时,方谬却是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方天早就察觉到了方谬的异常,可他什么也没说,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位心气极高的儿子,恐怕是在听说了蓝枫的事情之后,遭受了不小的打击,不过他并不认为这是什么坏事,因为任何人在得知了蓝枫取得的成就与他本身的年龄之后,恐怕都会遭受不小的打击……

何况,方天相信他的儿子绝不会那么脆弱,越是强大的打击,只会将其性子锻炼得越加坚韧。

主桌,蓝枫与方慎等人笑谈了片刻,待得时机差不多了,方才微笑说道:“说起来,我也有一件事,想要劳烦几位帮个忙……”

闻言,方慎、方天与方戟互相对望了一眼,皆是看到了彼此眼中一闪而没的欣喜。

他们不怕麻烦,反倒怕蓝枫不让他们帮忙。

“蓝枫先生有什么需求尽管说,只要我们能办到的,一定满足。”方慎的表情十分郑重,以表示他对蓝枫的重视与尊敬。

方天与方戟没有开口,但他们显然是支持方慎的。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只是想请你们帮忙留意一下陨钨的下落。”蓝枫笑着摆了摆手,摩地族与龙血霸族之间的战争终有结束的一天,而摩地族的关系网,也是几乎遍布整个中州域,想要打听陨钨的下落,相对要比蓝枫容易许多。

当然,最好的选择是龙血霸族或大地古族,毕竟,相对于摩地族,龙血霸族与大地古族的关系网肯定更广,更容易打听到陨钨的下落。

可蓝枫与龙血霸族之间水火不容,与大地古族之间也是没有丝毫交情……

“陨钨……”方慎眉头微皱,有些不确定地道:“蓝枫先生说的是神器材料—陨钨吗?”

方天与方戟的表情则是有些惊愕,然后微微皱起眉头。

“不错,就是神器材料—陨钨。”瞧着方慎神情略微异常,方天、方戟的表情也是有些古怪,蓝枫不由好奇地问道:“你们知道陨钨的下落?”

方慎几人脸庞浮现一抹为难之色,皆是陷入了沉默。

蓝枫犹豫了一下,心中忍不住生起一股淡淡的遗憾,但表面上却是故作微笑道:“若是此事令几位为难,几位便只当没听过吧……”他蓝枫从来都不是强人所难的人,除非对方是他的敌人。

尽管蓝枫很想知道方慎几人为何为难,他们是不是知道陨钨的下落,但蓝枫却没有追问下去……

蓝枫的大度,反倒是令方慎几人有些惭愧,在默默衡量片刻之后,方慎缓缓吐了一口气,低声说道:“不瞒蓝枫先生,我们确实知道陨钨的下落……”

顿了顿,方慎继续说道:“其实,就在我们摩地族一位族人手里,就有一块陨钨!”

听得此言,蓝枫不由有些惊喜:“你们族人手里有陨钨?”他原本只是希望摩地族帮忙打听一下陨钨的下落,却不曾料到,摩地族的族人手里,居然收藏有陨钨,这可谓是一个意外之喜。

不过,在想到方慎几人刚才的表情时,蓝枫的情绪有所收敛,沉吟道:“莫非你们这位族人有什么特殊之处?”

沉默片刻之后,方慎转头看向方天:“二伯,还是你来说吧。”

方天看了看方慎,然后微微点头。

“唉,此事说来话长。”低叹了一声,方天面色沉重地说道:“二十年前,我们摩地族的族长与数位长老,因为一件重要之事,匆匆前往漠北,只留下当时的九长老坐镇,恰逢此时,一群神秘高手突然袭击摩地族,一场惨烈的战争,毫无征兆便爆发了……”

方天的语气有些悲伤,当年的惨烈战争,至今还历历在目:“由于敌人的实力太强,高手太多,以至于我们摩地族在那一战中损失极为惨重,甚至面临着被灭族的危险,为了拖延时间,尽可能地救下更多族人,当时那位九长老,在秘法效果结束之前,不惜以损耗自身根基为代价,强行维持秘法的效果,生生拖住敌方两位神级初期强者,直到族长等人归来……”

“摩地族最终全灭了敌人,赢得了胜利,可付出的代价却是太大了……”

“这一战,我们摩地族精锐(天级强者)损失了三成,普通族人损失了近一成,最重要的是,九长老在大战结束不久之后,便不治而亡……其实,他本不用死的,之所以落得陨落的下场,是因为他想救下更多的族人,让摩地族保留更多的有生力量……”

“可以说,九长老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至少三成摩地族精锐,以及一成以上的普通摩地族人的存活……”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方天的表情肃穆,言语中夹着深深的敬佩与感动。

在所有摩地族族人心里,九长老是当之无愧的英雄,一个铁骨铮铮的大英雄!

蓝枫静静地倾听着,脑海里浮现出一幕幕幻想的画面,他仿佛能够瞧见一个浑身鲜血的铁骨铮铮的巨人正凛然无畏地与两大高手展开一场惊天大战,他仿佛能够听见那巨人嘴里发出的泣血呐喊,他仿佛能够感受到那巨人眼中投射而出的蕴含着坚定信念的目光。

这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一个可歌可泣的英雄!

正如所有故事中那样,英雄的结局,往往都是悲惨的,摩地族九长老,同样也是落得陨落的下场。

屋子里的气氛逐渐沉重了起来,无论是摩地族人,还是诸多学员,抑或是张小飞、张伯、连伯等人,都是无一例外地对那位素未蒙面的九长老生起一股深深的尊敬。

“九长老陨落了,但他还有一位年过七旬的老母亲在世,算算时间,她现在已经九十多岁了……”方天缓缓吐了一口气,然后定眼看着蓝枫,“蓝枫先生,您寻找的陨钨,正是在这位老人手里,而那一块陨钨,也是九长老陨落后唯一留下的遗物……”

唯一的遗物,自然是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

PS:大家多发一点书评吧,好的坏的都成,只要不骂人就好。每次看到冷冷清清的书评区,都感觉心里慌得很,没有多少码字的激情。另外,感谢书友‘董妍忻’打赏8元红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