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夜中的爆炸/妖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得罪?”青年男子摇了摇头:“血月森林这么大,他随便往哪地方一藏,谁能知道人是他杀的?”说话间,他的眉头微微皱起,莫问死了,他的麻烦也是不小。

银发老者也是点头说道:“唤魂之术只有神级后期强者才能勉强施展,毒宗虽强,可绝不会存在神级后期强者。”

唤魂之术,可以在极其短暂的时间里,强行凝聚死者灵魂,是一种极为逆天的秘术。

“不过,以毒宗的风格,恐怕根本不会在意杀人的是谁,而是将血月森林内所有人都抓起来,一一检查,凡是有嫌疑的,一个都逃不掉……”银发老者神情淡漠地说道。

这种事情,毒宗已经做过了许多次,银发老者根本不用猜,就能够知道结果。

闻言,青年男子深深地点了点头:“不错,毒宗以往的作风,皆是如此。”

毒宗的作风太霸道了,而且胆大包天,除了极少数身份不凡之人,其余几乎没有他们不敢招惹的人。

甩了甩头,青年男子收回目光,沉声说道:“莫问的事情,我们还是好好想一想,该如何跟毒宗解释……”

要知道,莫问是毒宗宗主派来帮他们的,如今他们分毫无损,莫问却死在了这里,若是讲不出一个令人信服的理由,恐怕他们也将遭到毒宗的报复。

“毒宗宗主可是知道老师您身份的,他们再怎么大胆,也不至于对您出手吧?”青年身旁的气质雍容华贵的女子,忍不住吃惊地说道。

银发老者眉头深深皱起,对于这一点,他也是没有一点把握。

“那些家伙全都是疯子,惹急了他们,他们什么可都做得出来!”青年男子凝重地说道:“虽然我不怕他们,但若真的动起手来,终究有些麻烦。何况,莫问死了,我们需要另一位六星毒药师来帮忙,若是不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他们岂会答应?”

对于青年男子而言,没有什么比他此次的任务更加重要了。

轻吐了一口气,青年男子目光环视了一圈,旋即紧握拳头,冷声喃喃:“最好不要让我知道是谁杀的莫问,否则,我必让你生不如死!”

眼眸中闪过一抹凌厉的锋芒,青年男子冷哼了一声,旋即转身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去:“我们走。”

银发老者与雍容华贵的女子互相对视了一眼,旋即纷纷恭敬地跟在青年男子身后。

数十公里之外,蓝枫释放着灵魂感知,一边前行,一边查探四周的凶兽。

地级凶兽与天级凶兽很多,数以万计,但那只是针对整个凶兽一族的庞大数量而言,实际上分散在各个地方的地级凶兽与天级凶兽,十分罕见。

另外,血月森林只是凶兽的聚集区域之一,而非唯一存在凶兽的地方。

因此,想要在广博无边的血月森林中找到地级之上的凶兽,也是需要一些运气……

尽管蓝枫的灵魂感知范围极大,但想在短时间内再度找到一头地级之上的凶兽,也是有些困难的。

所幸,蓝枫的时间还多,没有太过着急,而且,越是靠近血月森林的中心,遇上地级凶兽与天级凶兽的概率,便会越高。

一天时间很快便过去了。

当一轮弯月悬挂高空,蓝枫的搜捕行动也是停了下来。

在一座小山山腰上,蓝枫盘膝而坐,细数着一天的收获:“十二瓶六品毒药,二十三瓶五品毒药,一枚天级后期凶兽妖丹,一枚天级初期凶兽妖丹,一枚地级后期凶兽妖丹,三枚地级初期凶兽妖丹,四份王器材料,十三份灵器材料……”

这些东西的价值,几乎堪比一个天榜强者一生的收藏了。

而蓝枫,却是仅仅只花了一天时间,便将它们收集到手。

是夜。

蓝枫并未修炼元力,而是通过七颗元丹,吸收星辰之力,直到寅时快过的时候,方才停止修炼。

漆黑的夜幕下,蓝枫眼眸中闪过一抹乳白色光华,灵魂之力变得更加纯粹而厚重。

经过数个时辰的修炼,蓝枫不仅没有一丝疲惫,反而精神抖擞,仿佛刚刚睡过一觉般。

“接下来,练习一下炼器吧。”有着透明老者时时监督,蓝枫从未落下炼器的练习,造化入门印与造化乾坤印也是被他运用得越发熟练,此刻的他,在造化印的运用上,已经不亚于当初炼器师青年赛上的古青岩、烟雨玘等人。

当唯一的缺陷不再是缺陷,蓝枫炼制出的三纹灵器,质量无形中又提升了不少。

可以说,现在的蓝枫,炼制的三纹灵器,品质已经真正逼近了灵器的极限!

熟练地选取了材料,加热火炉,淬炼材料……

蓝枫专心致志地炼制着,火红的光芒中,那漆黑的眼球,倒映着火炉的形状。

很快,蓝枫便完美地完成了所有的炼器环节,双手在胸前结出定型手印。

刹那之间,红光大盛,山海炉的炉盖自动掀开,一柄鲜红如血的长剑,自炉中冲天而起,在半空盘旋了数息,方才在一股重力的牵引下,朝着地面回落,最终直插水缸之中。

“嗤嗤……”

水缸中,大量的水珠飞溅而起,密密麻麻的气泡不断冒出、裂开,释放出一股气味奇特的气体。

蓝枫走上前去,用覆盖着一层元力的手掌,缓缓将通体暗红的长剑缓缓拔出。

“咦……”当长剑完全被拔出之后,蓝枫的动作不由一顿,有些愣住了。

低头注视着手中的长剑,蓝枫眉头不由微微皱起:“失败了?”

他已经快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有炼制失败过了,因为那记忆太过于久远,然而今日,他却是莫名其妙炼制失败了,不仅没能炼制出品质逼近极限的三纹灵器,而且剑身连一道纹路都瞧不见。

“老师,这是怎么回事?”蓝枫疑惑地转头看向身旁的透明老者。

闻言,透明老者沉思了片刻,喃喃道:“难道是因为糿?”

蓝枫炼制武器的整个过程,透明老者都记得十分清楚,期间并没有出现过什么差错,这意味着,蓝枫本身的技艺是没问题的。

既然蓝枫本身没问题,那么问题肯定是出在外部环境上。

而血月森林与别的地方最大的不同,便是这里蕴含着极为浓郁的糿!

“老夫能感应到剑身里蕴含着大量的武器精魄,这与你之前炼制的三纹灵器并无不同,按理说,蕴含着同等武器精魄的武器,应该不算是失败,可为什么剑身却没有纹路图案?”透明老者眉头深深皱起,这柄剑给他的感觉,与三纹灵器没有一点区别,唯一不同的,便是这柄剑的剑身没有纹路图案,除此之外,几乎没有丝毫的差别。

瞧着苦思冥想的透明老者,蓝枫有些惊讶:“连老师都找不出这柄剑的问题吗?”

低下头,蓝枫仔细打量了几眼手中的长剑。

这柄剑给他的感觉,除了气息更为狂暴一些,没有任何特殊之处。可气息狂暴的长剑,大陆上多不胜数,这柄剑似乎并不是特例吧?

想了想,蓝枫开始缓缓朝着长剑灌注一股元力,他打算试验一下,这柄剑是否能够承受他的元力,抑或是是否能够让他的元力威力得到增幅。

随着蓝枫循序朝着长剑灌注元力,长剑陡然爆发一股刺目红光,就像被点燃了引信的*。

“小心!”就在此时,透明老者回过神来,旋即眼瞳骤缩了一下,低呼一声。

就在透明老者话音刚落之时,蓝枫来不及反应,便是感觉眼睛陡然被一股红光刺得有些疼,下意识闭眼的同时,耳边传来一道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手掌也是有些发麻,并且伴随着隐隐的刺痛。

重新睁开眼,蓝枫疑惑道:“怎么回事?长剑爆炸了?”

在他身前,一个巨大的土坑正冒着黑烟,四处散落着焦黑的木炭与碎石。

依靠着强大的防御,蓝枫并未受伤,但样子却是有些狼狈。

“老夫大概明白了。”透明老者盯着长剑爆炸过后形成的土坑,若有所思,“糿是一种极不稳定的特殊元素,吸收过糿的生物,脾性十分阴暗、暴戾,没有理智,同样,蕴含糿的武器,也是极易爆炸,就如同*一般,一点就爆。”

“正因为糿的特殊,自古以来,凡是蕴含糿元素的材料,皆无人用之炼制武器,因为就算用它炼制出武器,也根本用不了。”

“枫小子,看来你收集的那些材料,根本没有一点价值……”

听得透明老者的分析,蓝枫苦笑道:“难怪我之前收取水魔蛟的独角时,那秦穹假装没看见,原来他早就知道那独角根本没用……”

“费了这么大的功夫,弄来这些材料,结果却只能炼制出……等等。”话到一半,蓝枫忽然睁大了眼睛,那张被焦炭涂抹得有点泛黑的脸庞,露出一抹惊喜的表情,“老师,也许这些材料并不是一无是处……”

他想到了刚才那一柄长剑,在一瞬间爆炸所释放的强大威力!

三份灵器材料炼制的武器,爆炸威力几乎不亚于一个天级初期强者的至强一击,那么……三份王器材料炼制的武器,爆炸威力该有多强呢?

蓝枫的手掌有些颤抖,此时此刻,他脑海里冒出一个极为大胆的想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