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2章 天赋神通/妖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神兽白虎!

那庞大的透明虚影,将传说中神兽白虎的风采,展现得淋漓尽致。

不知何时,蓝山的力量领域,已经被他收了起来,然而他身上却是散发着更加可怕的力量波动。

神志几乎迷失的蓝枫,也是无法再控制重力领域,使得重力领域的力量渐渐消散。

力量领域与重力领域的消失,使得蓝枫、蓝山,以及紫丘的身影,重新进入众人的视线。

望着蓝山头顶浮现的庞大虚影,众人心中一惊:“那是什么!”

还没等他们惊呼出声,那巨大的虚影,猛地张开巨嘴,一道响彻天地的刺耳吼声,从那巨嘴之中传了出来:“吼……”

“老头,去死!”蓝山的声音显得有些尖锐,脸上充满了愤怒与恨意。

只见他紧握着拳头,对着紫丘的方向狠狠砸去。

这一拳,简单至极,没有丝毫的花哨!

在其头顶上方,那庞大的白虎虚影,也是同步地挥动巨爪,朝着紫丘的方向狠狠拍下。

当他发动攻击之后,那凝固的空间,慢慢恢复,紫丘也是重新获得了自由。

可紫丘脸上不仅看不到丝毫欣喜,反而阴沉得有些可怕,那沧桑的眼睛里,闪烁着一抹忌惮。

在蓝山的攻击中,他竟然感受到一丝危险的意味,那可怕的力量波动,让他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更重要的是,他感受到一股神秘力量锁定着自己:“躲不掉,只能硬抗!”

他知道,若不抵挡,就是死!

紫丘丝毫不敢大意,如临大敌般,体内神力按照特定的路线,飞速运转,然后顺着手臂的经脉,最终从手掌释放而出,灌注到紫色软剑之中,使得紫色软剑那原本刺目的光芒,顿时间更加刺眼,将天际倾斜而来的晨光都生生盖下。

“吞噬!”

紫丘挥动着紫色软剑,对着蓝山狠狠削去。

只见紫色软剑划过的地方,空间被切割出一条漆黑裂缝,四周的元气犹如飞蛾扑火般朝着紫色软剑汇聚而去,顷刻间被紫色软剑吞噬而尽,使得紫色软剑散发的光芒愈发璀璨夺目。

“嘭!”

电光火石之间,紫色软剑,与蓝山的拳头,以及白虎虚影的巨爪,正面撞击。

紫丘如同被大海的巨浪狠狠拍打一般,整个人抛飞了出去,紫色软剑随之脱手而出,旋即炸裂开来,化为无数的光点,犹如夜空繁星,其手掌至臂膀的部分,更是被一股霸道无比的力量生生抹灭。

在整个过程中,他的神力罩,就像纸糊的一般,一捅就破。

“噗!”紫丘大口地喷了一口殷红血液,苍老的面孔,迅速苍白起来。

“吼!”

与此同时,蓝山也是被紫色软剑那可怕的力量击飞了出去,在发出一道痛苦而尖锐的吼声后,一头栽进了沙地,震得整个沙地狠狠颤抖了几下,如同地震一般。

蓝山头顶上空,那庞大的白虎虚影,不甘地挣扎了几下,最终轰然破碎。

寂静!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震得目瞪口呆,失去了言语的能力。

紫丘拼命地稳住身体,悬浮在半空,脸庞有着一抹惊恐,以及难以置信:“怎,怎么可能……”

惨,太惨了!

此时的紫丘,嘴角残留着一缕殷红血液,脸色苍白,长发蓬松而凌乱,整条右臂都被轰成碎渣,那宽松的长袍,到处都是口子,破破烂烂,显得狼狈之极。

放眼整个青州大陆,他恐怕是第一个如此狼狈的顶尖级神级后期强者。

一想到刚才那一瞬间波及自己身体的力量,紫丘就忍不住浑身颤抖,心底惊颤起来:“太可怕了!”

差一点,只差一点,他便死了。

对他而言,死或许并不是最可怕的事情,可死在一个天级极限强者手里,却是极大的耻辱,而这种耻辱,他绝对无法接受。

紫丘心里有多恐惧,就有多耻辱、多愤怒,而这股耻辱与愤怒,他却偏偏不敢对蓝山发泄……

想到蓝山,紫丘忽然脸色微变了一下,一股恐惧,不由自主地狂涌而上:“那小子,该不会死了吧?”

他太清楚自己刚才那一门元技的威力了,可以说,“吞噬”是他迄今为止最强的一招,威力之强,足以秒杀刚刚踏入神级后期的强者,尽管“吞噬”的威力被蓝山那诡异的攻击抵消了大部分,但也绝非一个天级极限强者所能承受的。

紫丘突然有些害怕了,整颗心,都被一股浓浓的恐惧包围着。

若是蓝山真的死了,那么,他,以及他身后的圣殿,都将为之陪葬。

他非常了解“古”的强大,因为圣殿的主人,那位神秘的殿主,曾亲口警告过他,绝对不能招惹“古”,若是“古”亲自出手,那么整个圣殿,都将在瞬息间毁灭,没有一丁点反抗之力。

就在紫丘暗自懊恼、后悔的时候——

“蓝山!”

蓝枫不知在什么时候清醒了过来,猩红的眼睛,重新恢复了清明,可紧接着,他眼睛便红了,甚至有些睚眦欲裂。

他疯了一般冲向蓝山,充满了急切、忐忑,全然没有了平日的冷静。

他的睫毛微微颤抖,眼眶湿润。

“老师死了,如今连蓝山也要死了吗?”

“不!”

“绝不可以!”

蓝枫徒手刨开沙子,像疯子一般,不断深入地底,一直到掘开三丈的沙子后,蓝山的轮廓,终于出现在蓝枫的眼前。

“啊!”蓝枫嘴里发出一道尖锐而凄厉的咆哮,晶莹的眼泪,如洪水出闸,抑制不住地从他眼睛里夺眶而出,他,他感受不到蓝山的呼吸了。

透明老者死了,他失去了最重要的亲人,如今,就连蓝山也死了,他终于崩溃了。

听得蓝枫那充满痛苦、悲伤的大吼,所有人心里都咯噔一下。

“不会吧,他,他真的死了?”紫丘有些蒙了,脑子一片空白。

他发誓,自己从来没有想过杀死蓝山,刚才那一剑,仅仅是为了自保,如果时间可以重来,他宁愿不做抵抗,死在蓝山拳下,也绝不会杀死蓝山。

风惊雷、姜枫一行人也是心情沉重地看着这一幕,脸庞有着一抹惭愧,以及自责。

蓝枫那充满痛苦的大吼,以及揪心的悲戚表情,让他们有种莫名的负罪感,要知道,蓝枫与蓝山是为了保护他们,才与紫丘战斗的……

如果可以的话,他们宁愿替代蓝山,成为死在紫丘手下的那人。

可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时间无法倒流,过去的事情,也无法重头再来。

“蓝枫……”众人默默地看着蓝枫,心情愈发沉重起来,尤其是风惊雷,整颗心都揪了起来。

与蓝枫接触的时间不长,次数也不多,但在他的印象中,蓝枫从来都是一个沉稳之人,处事不惊,遇事不乱,定力比他们这些老家伙都不差分毫,而此时的蓝枫,却是彻底颠覆了他在风惊雷心中的印象,那充满痛苦、悲伤的表情,那宛如崩溃的脸庞,无一不在说明,蓝枫此刻承受着怎样的痛苦。

忽然——

“咳。”

“咳、咳……”

一阵急促的咳嗽声,从蓝枫身前传出,一动不动的蓝山,猛然坐了起来,然后剧烈咳嗽起来,伴随着剧烈的咳嗽,大量的沙子,从他气管、喉咙里抖出,然后吐了出去。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蓝枫脸上的眼泪还未干,便被惊喜所取代。

“呸、呸。”蓝山将嘴里的沙子好不容易吐出去,方才看向蓝枫,瞧着蓝枫那惊喜的面孔,他骄傲地昂起脑袋,“哥,你太小瞧我了,那种程度的攻击,怎么可能杀得死我?别忘了,我可是白虎,神兽白虎诶!”

“对,你是神兽白虎!”蓝枫重重地点了点头,脸庞也是露出一抹笑容。

只要蓝山活着,别的什么事都不重要。

“什么啊,你这也太敷衍了!”蓝山翻了翻眼皮,撇嘴道:“不过算了,谁叫你是我哥呢!”

忽然间,紫丘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

“你,你没受伤?”

只见紫丘难以置信地看着蓝山,脑子有些眩晕,他那一剑,连初入神级后期的强者都能秒杀,而蓝山与他正面硬碰,却是连衣角都未破损一片,让他有种做梦一般荒诞的感觉。

虽然他确实希望蓝山没有死,但当蓝山安然无恙地出现在他面前,甚至连一点伤都没有,他心里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风惊雷等人也是纷纷吃惊地看向蓝山,然而在蓝山的身上,他们根本看不到一点伤痕。

不过,虽然蓝山没有受伤,但气息却虚弱了一些,远不及巅峰时期。

只是这时候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因为众人的注意力,全都放在蓝山为何没有受伤上面。

蓝枫疑惑地看着蓝山,眼中有着一抹好奇:“对啊,蓝山,你怎么一点事儿也没有?”

感受到众人投来的吃惊目光,蓝山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不由得抬起骄傲的脑袋,得意地道:“嘿嘿,这可是神兽白虎独有的天赋神通—毁灭,在我施展天赋神通的时候,防御近乎无敌!”

神兽白虎,在场众人几乎没人听过。

然而——

“防御近乎无敌!”所有人都被这话震得目瞪口呆,嘴里不由得抽了一口冷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