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7章 热闹的大院(下)/妖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院中,随着诗欣语话音落下,众人的目光,移向了方谬。

此时的方谬,身着一身粗布衣,布衣上沾着灰尘,头上残留着汗水干涸后形成的痕迹,一头长发凌乱地披在身后,几缕刘海粘在额头上,似乎刚刚结束修炼,来不及整理一下,便匆匆忙忙赶了过来。

“我?”感受到众人投来的目光,方谬沉默了一下,缓缓开口:“我修为只有地级中期。”

与两年前相比,方谬成熟了许多,也没兴趣出什么风头了。

当然,与这么多妖孽天才长期待在一起,即便他想出风头,恐怕也没有机会。

闻言,诗欣语微微一笑:“方谬,你怎么也变得不老实了?我可是知道,你的肉身强度比你的修为强多了……”

眼眉挑了挑,方谬看了诗欣语一眼,旋即摇头道:“我的肉身强度的确比修为更强,但也只有六阶中期罢了。”

六阶中期肉身,对应的是天级中期修为。

蓝枫惊讶地看着方谬,然后竖起拇指,由衷地感叹道:“厉害!”

要知道,肉身强度的提升,比修为的提升更加困难,这一点,蓝枫深有体会,若非有着红石、重衣、不灭体修炼大法的帮助,蓝枫现在的肉身强度恐怕还不及方谬。

方谬依旧沉默着,他心里十分清楚,在蓝枫面前,这点成就还没资格得意。

“确实厉害。”奥古?加拉斯赞同地点头说道:“在不激活血脉力量的情况下,我都没把握击败他。”

奥古?加拉斯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天榜强者的层次,连他都没有把握击败方谬,可见方谬的实力有多强横。

六阶中期肉身,地级中期修为,再加上摩地族体内流淌的特殊血脉,三者叠加之下,即便是天榜强者,也丝毫不敢小觑方谬。

范增才叹了一口气,无奈道:“自从接触了你们之后,我才发现,这世上原来存在这么多天才。”

诗欣语也是玩笑般地说道:“你们知不知道,长期跟你们待在一起,我们的压力很大啊!”

当一个天才忽然间发现身边存在更多的更妖孽的天才,心里的那种落差感,不是一般人承受得了的。

所幸范增才与诗欣语心态还不错,否则,两人恐怕早已被打击得一蹶不振了。

“我们全都说完了,接下来,是不是该轮到你了,蓝枫?”奥古?加拉斯目光灼灼地注视着蓝枫,眼中闪过一抹期待。

刷!

刹那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投向蓝枫。

对于蓝枫的实力,所有人都十分好奇,连范增才与诗欣语也不例外。

他们很想知道,两年间在外面闯出偌大名声的蓝枫,究竟拥有着何等实力?

“咦,这里居然这么热闹。”就在大院中忽然安静下来的时候,院子外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随着声音落下,十多道身影缓缓走进大院。

众人转头看去,当瞧得那为首的老者时,众人纷纷恭敬地喊道:“聂前辈!”

整个猛武学院,姓聂的,并且担得起众人如此尊敬的,只有一个,那便是聂无双!

聂无双身后的一群人,也全都是猛武学院的导师,除了聂无双外,蓝枫还认识其中两位,分别是古庸、陈晨,至于剩下之人,蓝枫从未见过。

“聂前辈!”蓝枫也是尊敬地拱手喊道。

“蓝枫,我刚听说你回来了,还以为是谁的恶作剧,没想到你居然真的回来了。”只见聂无双脸上露出一抹温和、慈祥的笑容,像是亲切的邻家老者一般,“我们不请自来,没打扰到你们吧?”

蓝枫摇了摇头:“当然没。”

别说没打扰到他们,即便真的打扰到了他们,蓝枫也丝毫不会介意,因为眼前这位老人,是蓝枫心中敬重的为数不多的老人之一。

“聂前辈。”这时,屋子里的蓝贤龙走了出来,同样对聂无双尊敬地拱手道。

“蓝院长!”在蓝贤龙向聂无双打招呼的同时,聂无双身后的一群人,也是纷纷朝着蓝贤龙行了一礼。

蓝贤龙对聂无双身后的众人点了点头,随即对蓝枫说道:“小枫,聂前辈不久前通过了六星低阶炼器宗师考核,目前担任猛武学院首席炼器导师。”

闻言,蓝枫赶忙祝贺道:“聂前辈,恭喜你晋升六星炼器宗师!”

“老咯,六星低阶炼器宗师,恐怕已经是我的极限了,终究还是比不上你们这些年轻人。”聂无双浑不在意地笑了笑,旋即好奇道:“我听说你通过了六星高阶炼器宗师考核,这事儿是真的吗?”

蓝枫谦虚地道:“侥幸通过了。”

“好!”聂无双大感欣慰,有些激动地击掌赞叹:“我们北州域终于出了一个了不起的炼器天才!”

蓝枫通过六星高阶炼器宗师的考核,甚至比聂无双自己通过六星低阶炼器宗师考核还要令他激动。

“恭喜你,蓝枫!”周围众人,纷纷对蓝枫送上迟到的祝贺。

一时间,不大的院子,热闹极了。

好半晌,当院子里众人渐渐安静下来,聂无双方才说道:“蓝枫,我这次来有两件事,第一件事是想确认一下你是否真的通过了六星高阶炼器宗师考核,第二件事则是跟陈晨导师有关。”

闻言,蓝枫楞了一下,疑惑地看向聂无双身后的陈晨。

除了聂无双、古庸、范增才、诗欣语四人外,院子里其余人也是疑惑地看着陈晨,满头雾水。

对于陈晨,众人十分了解,那是一个资历比聂无双更老的老牌五星炼器大师,在五星炼器大师这个领域里,整个北州域都没有多少人能够比得过陈晨。

“老陈,接下来你自己说吧。”聂无双笑着拍了拍陈晨的肩膀,鼓励道:“放心吧,蓝枫从来都不是小肚鸡肠之人,事情说开就没事了。”

听得此言,蓝枫隐隐猜到了聂无双的意思。

果然,在聂无双的鼓励下,陈晨略微迟疑,旋即深吸一口气,走向蓝枫,在蓝枫身前停了下来,十分严肃地鞠了一躬:“蓝枫,我为当年在炼器师青年赛中的不当行为向你道歉,希望你接受我的歉意!”

他弯着腰,一动不动,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

“陈前辈这是何意?”蓝枫皱了皱眉,旋即眉头舒展开来,认真地看着陈晨:“当年之事,你并无过错,相反,是我刻意隐瞒了自己的炼器能力,才导致你判断失误,要说错,错的也该是我。”

虽然蓝枫当时的确感受到陈晨对他怀有一丝敌意,但后者毕竟没有做出对他不利的事情,每一个决定,都是符合当时情况的,蓝枫自然不会因此而怪罪陈晨。

听得蓝枫此言,陈晨心底松了一口气,同时又有些惭愧:“不,错了就是错了,无关其他。”

顿了顿,陈晨脸上闪过一抹伤感,声音低沉道:“在我十二岁那年,我父母丧生于妖兽之手,二老甚至连尸体都被妖兽吞掉了大半,因为二老的拼死抵抗,我侥幸逃过一劫,但从那一刻起,我对所有妖兽都恨之入骨,只恨自己实力不够,无法杀尽天下妖兽……”

正是那一场灾难,导致陈晨性情大变,对任何妖兽都充满仇恨。

“我拼命学习炼器,以极其普通的天赋,成为当时那座城池最年轻的匠师,随后又在几乎不可能的情况下,接连晋升为四星炼器师、五星炼器大师,一切,都只是为了给我父母报仇,杀尽天下妖兽!”

陈晨的炼器天赋很普通,比范增才、诗欣语等人差远了,然而他却凭着如此普通的天赋,硬生生突破成为五星炼器大师,一度引起不小的轰动!

凡是了解陈晨天赋之人,无不对陈晨所取得的成就感到惊叹,以及由衷的佩服!

“两年前,我听说你与洛加尔相交莫逆,便处处为难你,为的仅仅是出一口怨气。”陈晨毫无保留地坦白,经历了两年前那一场灭国灾难之后,他方才醒悟过来,世间最可怕的是人类,而不是妖兽,大多数妖兽,行事都依靠本能,伤害到的仅仅是一人、一家,少部分厉害的妖兽,则是受到‘古’的约束,更不会主动进犯人族的领地,而人类,一旦疯狂起来,动辄灭国屠城,血流成河,造成的动荡,难以想象。

在惨绝人寰的灾难面前,陈晨忽然想通了很多事情,心中的执念,也是莫名淡去。

“现在我想通了,妖兽就和人类一样,一个人犯了错,何至于牵连整个人族?”陈晨叹了一口气,嘴角泛着一抹苦笑,“冤有头,债有主。当年杀害我父母的妖兽,早就死了,我根本就不应该将仇恨转移到别的妖兽身上,更不应该将自己的不满发泄到无辜的人身上。”

妖族与人族本就长期处于互相厮杀的状态中,妖兽杀人,从来都不需要任何理由,同样,人类击杀妖兽,也不需要任何理由。

带着仇恨去击杀妖兽,甚至企图杀尽天下间所有妖兽,这种想法,岂不可笑?

PS:谢谢书友‘复杂路女’打赏红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