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9章 冷逸/妖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进来吧。”

就在云梦的话音刚落下以后,紫色竹林中传来一道平静的苍老声音。

得到准许,云梦立即带着蓝枫几人走进紫色竹林,在竹林中穿梭片刻,便来到了篱笆小院那简陋的木门外。

轻轻推开木门,院子里的景象,闯进众人的视线。

只见院子里有两个人,一个鬓发银白的老者,一个蹲着马步的少年。

老者身着长袍,平静地坐在木椅上,面无表情地看着蓝枫一行人。

少年则是全身绑着由特殊金属炼制而成的护腕,认真地蹲着马步,尽管身体微微颤抖着,小小的身体几乎完全被汗水浸湿,却依旧目不斜视。

几乎在看到老者的第一眼,蓝枫便有一种感觉:“应该就是他了!”

云梦口中的冷伯伯,乃至当初与人联手重伤大地蜥蜴王的紫荆谷强者,十有八九就是眼前这一位。

正在蓝枫思索间,大地蜥蜴王传音道:“大人,这老头就是当初偷袭我的两大神级中期强者之一。”大地蜥蜴王的声音里明显夹着一丝愤怒与吃惊。

蓝枫急忙安抚,传音道:“稍安勿躁。”

他也没想到事情真的会这么巧,可现在他还有求于老者,自然不能任由大地蜥蜴王胡闹。

“云谷主有什么事,说吧。”老者看上去有些冷漠,那毫无情绪的目光,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

瞧着随意扫了自己一眼,便将目光移向云梦的老者,蓝枫心中一沉:“这老头,不太好打交道啊!”

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云梦似乎早已习惯了老者说话的方式,因此并没有感到意外。

“冷伯伯,这位是蓝枫先生,此次登门,乃有事相求。”云梦熟知老者的性格,因此长话短说,直奔主题。

“蓝枫先生?”

这次老者看向蓝枫的目光,多了一丝惊讶,但随即又恢复了平静,神情依旧冷漠:“抱歉,蓝枫先生都办不到的事情,小老儿只是区区一个神级中期强者,如何能帮得上?”老者俨然知道蓝枫的身份,话语中对蓝枫的称呼,也是带着一点尊敬的意味,可他的表情,却是看不出丝毫的敬意,并且拒绝的意思十分明显。

尽管蓝枫心里有些不满,但还是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强笑道:“我还没说是什么事呢,冷前辈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

“怎么,蓝枫先生莫非想以势压人?”老者淡淡地看着蓝枫,眼中看不出丝毫的恐惧。

他太平静了,平静得犹如一汪死水。

蓝枫皱了皱眉,旋即沉声道:“请恕蓝枫多嘴,敢问冷前辈,蓝枫是否曾得罪过你?”

老者平静地摇了摇头:“不曾。”

“那么蓝枫是否曾得罪过你的亲人或朋友?”

“也不曾。”

“既然在下不曾得罪过你,也不曾得罪过你的亲朋好友,那你为何还如此抗拒帮在下一个忙?”如果老者是在蓝枫讲出要求之后拒绝,并且给出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蓝枫绝不会强人所难,而是会另想它法,从别的地方打主意,可老者的态度,却是令蓝枫有些难以接受。

第六块陨钨,对蓝枫的意义,非比寻常。

甚至可以说,蓝枫对第六块陨钨势在必得!

哪怕因此而被人扣上欺凌弱小的名头,蓝枫也绝不会放弃!

“不帮就是不帮,我冷逸行事,不需要理由。”老者,也就是冷逸,面无表情地看着蓝枫,“如果蓝枫先生看不惯我,尽可出手,我死无怨言!”

听得此话,蓝枫忍不住揉了揉头,心里十分无奈:“真是个倔强的老头啊!”

看得出来,冷逸不怕死,甚至给人一种主动求死的感觉,可蓝枫也没有仗势欺人的习惯,虽然嘴里威胁了冷逸几句,可真要他对冷逸出手,他还是做不到。

说到底,他还不够心狠,无法打破自己的原则。

因此,蓝枫十分纠结,脸色也是阴沉不定,他不想成为自己讨厌的那一类人,可他又对第六块陨钨势在必得……

一旁的云梦,听得两人充满*味的对话,神经顿时紧绷起来,心里甚至有些后悔,若是早料到这种情况,她绝不会带蓝枫过来。

“蓝枫先生。”

事到如今,云梦只能努力地打消蓝枫对冷逸的敌意,悄悄传音道:“冷伯伯本就性格如此,并非有意冒犯,还请蓝枫先生多多包容。”

蓝枫哑然失笑:“我包容他,那谁来包容我?”

云梦并不介意蓝枫话语中对冷逸的抱怨,她咬了咬嘴唇,继续传音道:“蓝枫先生,冷伯伯以前其实并不是如此不近人情之人,只是因为发生了一件事,令他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正是因为知道其中的隐情,云梦才能够以往常的心态去面对冷逸,否则,没多少人能够忍得住冷逸这脾气。

听云梦这么一说,蓝枫也是来了兴趣:“究竟什么事情,能够让一个人性情大变?”

有人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也有人说人总是会变的,截然相反的两句话,却都有着一定的道理,蓝枫只想知道,在冷逸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才会导致他变成现在的样子。

“大概十三年前,冷伯伯带着家人包括刚出世不久的孙子冷宵出游,不料途中遭到圣殿的袭击,冷伯伯的妻子当场陨落,儿子与儿媳也是被圣殿抓走,只有冷伯伯带着重伤的冷宵逃了出去。”云梦感慨地叙述道:“冷伯伯认为圣殿的目标是他,所有人都是被他连累的,因此他内心十分痛苦,充满自责,这些年来,一直都深受煎熬,总想一死了之,性子也是变得越来越冷漠……”

闻言,蓝枫忽然有些同情冷逸了。

因为自己的缘故,而导致亲人遇害,那种内心的煎熬,绝对不好受!

在某方面来说,蓝枫也是有过与冷逸相同的经历,承受着同样的煎熬,只不过蓝枫并未因此而颓废、堕落,而是愈发振作起来。

“看来,他妻子和儿子儿媳的陨落,对他的打击不小。”能够修炼到神级中期的人,心性绝不是一般人能够媲美的,纵使遭到极大的打击,也很难打破他们的心防,可每个人都有弱点,而冷逸的弱点,便是他的亲人,他太在乎他的亲人了,因此,当他的亲人遇害,他受到的打击,也是格外地大,更何况他的亲人遇害极有可能是受到他的连累。

越是在乎什么东西,失去它的时候,所遭受的打击,也就愈加沉重!

“若不是因为冷宵年幼,且一度重伤濒死,需要人照顾,恐怕冷伯伯早就跑去跟圣殿的人拼命了。”云梦叹了一口气,看着曾经对自己照顾有加的冷伯伯变成这副模样,云梦心里也是十分悲伤。

冷宵,便是冷逸在世间唯一的牵绊了!

“冷宵就是旁边那个少年?”蓝枫悄悄地打量了一眼蹲马步的少年,好奇问道。

以蓝枫的眼力,实在看不出这少年受过什么伤。

云梦点点头,说道:“虽然冷宵现在身体无恙,但当年冷宵的情况极为糟糕,令许多炼丹师都束手无策,若非冷伯伯坚持不懈,遍访诸多著名的炼丹师,恐怕冷宵早就陨落了。不过,冷宵虽然现在伤势痊愈,但情况依然不容乐观……”

“此话何解?”

蓝枫有些不理解,既然伤都好了,为何情况还不容乐观?

“因为服用了大量的丹药,冷宵不可避免地中了丹毒。”云梦神情黯然,看向少年的目光也是充满了怜惜。

皱了皱眉,蓝枫脑海中迅速浮现起有关于丹毒的信息。

丹毒并不是真正的毒,而是由于短时间内服用了过多的丹药,使得体内积存过多的药力,从而形成一种难以被炼化的特殊形态的元气,这种元气存在于体内,却又被体内其余的元气排斥,并且会阻碍其余元气的纯度提升,以至于中了丹毒的人,修为很难再提升。

换而言之,丹毒并不致命,却会阻碍一个人的修为提升!

因此,每个修炼者,服用丹药的时候,都十分慎重,绝不会在短时间内连续服用多颗丹药用于提升修为,因为这得不偿失。

而冷宵,正是因为服用了过多的品质高低不同的疗伤丹药,导致中了丹毒。

“倒是可惜了。”蓝枫也是有些惋惜。

按照正常情况,神级中期强者的后代,即使中间隔了一代,天赋也不会太差,只要给他足够的成长时间,并且运气不错的话,将来很可能突破为神级强者,冷宵的先天条件颇为出色,可后天遭遇的磨难太多,极有可能因为丹毒的缘故而终止前进的可能。

丹毒,堪称天才的杀手!

古往今来,因为丹毒而止步于天级、地级的天才,绝不是一个小数目!

在蓝枫与云梦交谈间,冷逸依旧是面无表情地坐着,眼神有些空洞,仿佛神游天外。

他既没有催促蓝枫离开,也没有挽留蓝枫做客,就像蓝枫根本不存在一般。

“希尔特,我大概明白他当初偷袭你的原因了。”目光在冷宵身上停留了片刻,蓝枫转头看向身后的大地蜥蜴王,沉吟着传音道:“他真正的目的,应该是为了获得禁元果!”

大地蜥蜴王愣了愣:“我早就知道了啊,大人,难道我之前没告诉过你?”

闻言,蓝枫脸上露出一丝愕然。

他什么时候说过?

“算了,这问题现在已经不重要了。”蓝枫摇了摇头,懒得跟大地蜥蜴王计较,他脸上带着笑容,显得极为开心,“重要的是,第六块陨钨,看来是跑不掉了!”

禁元果他没有,可比禁元果更为神奇的变异禁元果,他恰好还保留着一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