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2章 托孤/妖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吧,既然冷前辈坚持,那蓝枫便收下冷宵这个弟子。”

面对冷逸这个顽固的老头,蓝枫最终还是答应了。

“快,宵儿,快叫老师。”冷逸轻轻抚摸着孩子的额头,冲着孩子说道。

闻言,冷宵站直了身体,有板有眼地行礼,恭敬地道:“冷宵拜见老师。”

蓝枫微微点头,单手轻轻一托,隔空将冷宵扶起,表情严肃道:“既然你已入我门下,有些话,我必须先提醒你。你是我第一个弟子,这意味着,我没有教导别人的经验,也未必能帮到你什么,所以,你得做好心理准备,今后的修炼,很多时候,都需要依靠你自己。”

十三岁的冷宵,已经过了懵懂无知的年纪,虽然对一些事情理解得不深刻,但基本的一些道理,却还是明白的。

“徒儿明白。”冷宵并未被蓝枫一番话吓倒,反而双眼中闪烁着一抹崇拜之色。

他可是清楚地记得,爷爷刚才说过,蓝枫老师十分厉害,十个爷爷加在一起都打不过蓝枫老师。

“蓝枫先生。”冷逸苍老的声音这时响起,他站起身来,缓缓脱下手腕戴着的储物手镯,将其递给蓝枫,“这里面除了陨钨外,还装着一些别的炼器材料,反正我以后也用不上,便全部送给蓝枫先生了,只希望蓝枫先生今后能多多照顾宵儿。”

蓝枫接过储物手镯,释放灵魂之力查看了一下,顿时有些吃惊:“这么多神器材料!”

在储物手镯里,除了陨钨外,还有着十七份神器材料,以及数十份王器材料。

“冷前辈,您这是……”蓝枫有些疑惑地看着冷逸,不明白他的意思。

“实话告诉您,其实我是一名六星高阶炼器宗师。当然,知道这件事的人极少,因此我的名气不大。”冷逸声音低沉地解释道:“不过,我自认炼器能力还算不错,整个青州大陆,也只有当年的莫忧前辈,以及风惊雷等寥寥几人能胜过我。”

“你是六星高阶炼器宗师?”蓝枫颇为意外。

“这储物手镯中的材料,是我多年来收集的最珍贵的材料,其中陨钨等神器材料,便是我为自己将来准备的。”冷逸虽然没有信心晋升为七星匠圣,但有些东西提前准备肯定没错,有备无患,“希望蓝枫先生好好利用这些材料,不要埋没了它们,如此,我便心满意足了。”

对于一个炼器师而言,炼器材料,尤其是高等级炼器材料,有时候甚至比他们的性命更重要。

可是为了冷宵,冷逸却毫不犹豫将自己毕生的收藏,尽数地送给蓝枫,可见冷宵在他心里占据了多少分量。

“爷爷。”冷宵抿了抿嘴,神情有些悲伤。

与冷逸十多年的朝夕相伴,没有人比他更明白这些材料对冷逸而言意味着什么!

也因此,冷宵心中受到的触动,尤为深刻。

蓝枫迟疑了一下,随即将陨钨收起,然后将储物手镯递回冷逸手中:“冷前辈,蓝枫只需要这一块陨钨,别的东西,你还是收回去吧。”

“蓝枫先生先别急着拒绝。”

冷逸似乎料到了蓝枫会这么做,因此在蓝枫将储物手镯递过来的时候,便撤回了一步,严肃地说道:“我之所以将这些材料送给蓝枫先生,是因为我想请蓝枫再答应我一个条件。”

若有所思地看着冷逸,蓝枫不置可否地道:“说来听听。”

不舍地看了冷宵一眼,冷逸深吸了一口气,像是下了一个极大的决定,缓缓道:“我希望宵儿从此跟在蓝枫先生身边,往后的日子,宵儿与蓝枫先生一同生活,请蓝枫先生帮我照顾宵儿。”

冷逸的条件再一次出乎蓝枫的意料,他皱了皱眉:“这算什么条件?”

如果冷宵年纪再大一些,自然是应该跟在他身边学习,现在是不是早了一点?

当然,这种情况在青州大陆上并不算稀奇,只是蓝枫有些搞不懂冷逸的想法,他真的舍得让年幼的冷宵离开他身边?

蓝枫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冷逸的话语,听上去隐约有种临终托孤的意味。

“爷爷,我不要离开!”一直乖巧无比的冷宵,这时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赶忙挣扎起来,哭闹道:“求求您,爷爷,别让宵儿离开,宵儿不想走,宵儿只想陪在您身边!”原本明眸皓齿惹人怜爱的少年,此刻却是眼眶布满了伤心的泪水。

在他心里,爷爷是世间唯一的亲人,也是唯一一个全心全意关爱他的长辈。

这一点,哪怕是紫荆谷谷主云梦,也是远不能与冷逸相提并论的。

如今,听到他在世间唯一的依靠,要赶他走了,他自然是伤心不已。

“宵儿!”

冷逸那严厉的神情,罕见地变得柔和起来,看向冷宵的目光,也是十分慈祥:“孩子,爷爷这是为你好,你要听话,乖!”

冷宵拼命地摇头,溢满眼眶的泪水,顿时间顺着脸颊滑落而下:“不,爷爷,宵儿不拜师了,宵儿哪里也不去,宵儿不想离开您!”

听得此言,冷逸那慈祥的笑容顿时收敛,大声呵斥道:“胡闹!”

被冷逸的呵斥吓得颤了一下,冷宵停止了哭泣,呆呆地抬起头,看着严厉注视着自己的冷逸。

“听着,冷宵,你是男子汉,男儿有泪不轻弹!擦掉你的眼泪,那东西只会显示出你的懦弱!”冷逸严厉地道:“好男儿志在四方,应当怀有远大抱负,肩负起你应该承担的责任,而不是逃避责任!我告诉你,今天你必须跟蓝枫先生走,在练出一身本事之前,永远不准回来,否则,我死也不会原谅你!”

这话,对一个十三岁的孩子而言,会不会过于沉重了些?

冷宵抽噎着,一边擦着泪,一边看着冷逸。

看着冷宵这副模样,冷逸那严厉的面孔之下,心底却是隐隐在滴血。

自己最疼爱的孙儿,自己在世间唯一的亲人,即将离开,也许未来再也没有机会相见,冷逸心中岂会好受?

可他不仅得装作一副冷漠严厉的模样,还要将那一颗脆弱得再也经不起丝毫打击的心隐藏得严严实实:“蓝枫先生是人族第二强者,未来甚至可能成为人族第一强者。他愿意收你为徒,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分!过来,给蓝枫先生道歉!”

在冷逸严厉的目光逼视下,冷宵哽咽着走到蓝枫身前,结结巴巴道:“对,对不起,老,老师。”

“太没诚意了,重来!”

“对,对不起,老师!”

“重来!”

“对不起,老师!”

这一幕,令得周围众人都有些看不过眼了。

“冷前辈,你这又是何必呢?”蓝枫叹了一口气。

“蓝枫先生。”冷逸拉着身旁的冷宵,一同向蓝枫鞠躬,“请蓝枫先生答应我的请求!”

蓝枫心里有些后悔,他真的不应该答应收冷宵为徒,否则,便不会引发后面这一系列的事情,甚至可能导致一桩悲剧的发生。

他很想拒绝,可当看到冷逸那暗含诀别的眼神,拒绝的话语,顿时间咽了回去。

他明白,即使自己拒绝了冷逸,恐怕也改变不了冷逸的决定,最大的可能,便是冷逸将冷宵托付给云梦……

“唉。”

蓝枫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沉声道:“冷前辈尽可放心,我蓝枫在此保证,除非遇上不可抗力因素,否则,我定会好好照顾冷宵,不会让他受半点委屈!”

然而冷逸听了蓝枫的话语,却摇头道:“不,我只希望蓝枫先生能护他周全,至于委屈,男子汉大丈夫,吃了一点委屈算得了什么?你我都明白,温室里的花朵,往往十分脆弱,根本经不起风吹雨打。”

每一个强者,都是经历了重重磨难,度过无数的危机,才获得最后的成功!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蓝枫点点头:“我尽力而为吧。”

毕竟,冷宵吃过的苦头太多了,即便是蓝枫,也未必舍得再让他吃苦。

冷逸松了一口气,看着冷宵哭得通红的眼睛,狠心转过头,冲着蓝枫一行人摆了摆手:“蓝枫先生,我累了,请你们走吧。”

略微沉默了一下,蓝枫缓缓走上前,安慰地摸了摸冷宵的额头,然后牵起后者的小手。

“冷前辈,云谷主,告辞!”

“希尔特,我们走吧。”

随着一道淡淡的话语声落下,蓝枫一行人缓缓飞上高空。

就在蓝枫一行人刚刚飞出十丈的高度时,冷逸再次转过头来,用着不舍的目光注视着越飞越高的冷宵,嘴里低声地喃喃:“孩子,别怪爷爷狠心,爷爷,也是很舍不得你!可是……”

冷逸哽咽着,几乎泣不成声:“爷……爷必须这么做,爷爷不能让你父母和你奶奶死不瞑目!”

埋藏在他心底的仇恨,已经有十多年了,为了冷宵,他隐忍了十多年,可现在,他再也忍不下去了。

“等你长大,你就能理解爷爷了。”任由眼泪从眼角滑落,冷逸抬着头,凝视着天空逐渐化为黑点的身影。

“冷伯伯。”

云梦神色复杂地看着冷逸,心里也是十分难过。

……

天空。

大地蜥蜴王恢复了本体,蓝枫几人站立在其背上。

看着依旧啜泣不止的冷宵,蓝枫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滋味,长叹了一口气,他抚摸着冷宵的额头:“孩子,不哭了。”

“对,不,不哭了。宵儿不哭了。”冷宵红着眼眶,一张稚嫩的小脸,露出一抹坚强,让人感到莫名地心疼,只见他低声啜泣道:“爷,爷爷说过,男儿有泪不轻弹。我,我是男子汉,不能哭!”

尽管努力地装作一副坚强的样子,可那张稚嫩的小脸上,却几乎完全覆盖着泪水。

那曾经灵动的双眼,如今却是仿佛失去了神采,显得无比黯然。

PS:谢谢书友‘复杂路女’打赏红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