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无论生死/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婆,上来。”哈瑞压低嗓音叫我,我看他一眼,提起裙摆也站上了炮手的椅子,和哈瑞站在一起,钻出了那个小口,立时,清新的风迎面吹来,面前是那些杂草!

我愣住了,钻回来看看上面这个小洞,它向上凸起,形状很像……地下城外地面上的土墩!

我!

擦!

原来那些都是炮口!

我说怎么会排列那么整齐!

我再探出脑袋,这个小洞可见的范围很少,但正好看到了星川他们的飞船。此刻,停在外面的飞船只有一艘和星川一开始坐的那艘一样,是两三人的小飞船,而另外一艘大了三倍,应该是星川带来的兵坐的。

“这飞船真棒!”哈瑞看着啧啧赞叹,眼中是满满的羡慕,“如果我也能有一艘就好了,希望莱修斯能用那个救生舱给我造一艘……”

忽的,一旁传来了脚步声,那些士兵出来了。哈瑞立刻不再说话。

然后,我们看到了阿丝娜送星川和沙迦出来。

这个炮口的位置真好,可以看到门口的一切。

“星川殿下,这是干净的水,请不要嫌弃。”阿丝娜羞涩地拿出了一瓶水递给星川,她的脸依然低垂。

星川微笑地接下:“谢谢,水很重要。阿丝娜,也请你多多留意陌生人,也是了你诺亚城的安全。”

“谢谢殿下提醒。”阿丝娜始终害羞地低垂脸庞,不敢正面看星川,阿丝娜依然还只是个少女呐。

“阿丝娜喜欢星川?”我也压低声音问。

哈瑞点点头,轻轻说:“星川救过阿丝娜。”

“哼,他救过人的多了。”我冷笑,只有被他丢弃的人,才会看到他的真面目。

“阿丝娜,再见。”星川转身走向我们面前的飞船。阿丝娜上前一步抬起了脸,留恋地看星川离去的背影,沙迦却从一旁走上前,拦住了阿丝娜:“公主请回吧,外面风大。”

温柔的话,在我看来分明是逐客令。

阿丝娜微笑地点点头,转身走回地下城,站在门边的赛茜教官就此将城门关闭。

飞船发出了嗡嗡的声响,白色舱门开始打开,里面是散发着荧荧蓝光的舱室,看上去很干净清爽。

沙迦笑呵呵看星川:“殿下,阿丝娜公主很美丽,也很善良,她……”

“我对她没兴趣。”星川又是那样冷冷淡淡地打断别人的话,顺手把水扔到了沙迦的手中,沙迦看着水笑呵呵地摇摇头,然后看星川,眸光里带出一丝坏:“所以殿下还是对那个洛冰更感兴趣?嘘~~殿下,那洛冰可是个男的。”沙迦的语气里,满是玩味。

我莫名地开始火大,果然他们银月城的人,都会有另一面!

“沙迦原来这么不正经。”哈瑞也感叹起来,连连摇头,“啧啧啧,我还一直以为他是个好男人,他对雪姬真不错,只要来银月城,他都会给雪姬带礼物。哎……银月城的人果然不可信。”他叹了口气看我,“老婆,你离开是对的。”

心累,我到底怎样才能让哈瑞不叫我老婆,他看着我也坏笑起来,对我眨眨眼:“我老婆就是可爱,连做男生的时候都能俘获星川殿下的心~~”

我受不了地白他一眼,懒得解释。

“没有人可以从我星川的手中偷走我们银月城的东西!”星川真的生气了,深沉的眸子里紫光闪耀,他的眸光也开始收紧,变得更加锐利,甚至带出一丝阴狠,“我要他!不论死活!”

不论死活……不论死活……不论死活活活活……这四个字在我的脑中开启了无限循环的形式,他真是翻脸无情。

我抚额,我忽然明白他对我的紧咬不放不是因为我在他心里有多重要,而是因为我的消失愚弄了他,激怒了他,挑衅了他。

简单地说,应该是我带着逃生舱消失让他这位至高无上的星川殿下,在银月城犯了错,记了过,丢了脸。

问题是偷走逃生舱的正是我身边的哈瑞!拆光逃生舱的莱修斯!我替诺亚城背了好大的一个黑锅!

“殿下放心,他们只要想通过逃生舱盗取银月城的信息,必会与银月城服务器相连,我们便会知道他们的位置。”沙迦变得自信,也就是只要莱修斯不连他们的服务器,就很难找到逃生舱。

“恩。”星川阴沉地拂袖转身走上了那艘更大的飞船,舱门关闭时,飞船“嗡嗡”地平地而起,我看到飞船的下盘有一个个像是章鱼吸盘一样的圆盘,而此刻,那些圆盘里正闪着蓝光,这和蚀鬼族飞车上的蓝光很像。

忽的,那些蓝光变得闪亮,飞船一下子飞上了高空。紧跟着,沙迦的飞船也紧随其后。

“哎……如果有足够的蓝晶能源,我们也能跨越辐射区,切,小气的银月城。”哈瑞撇撇嘴。

可是,我关心的不是哈瑞口中的什么蓝晶能源,而是离开的星川,我一直盯着他们的飞船,直到,再也看不见,我才彻底松了口气,他终于走了,此生不再见……

我终于,算是安全了。

“老婆,我们走吧。”哈瑞跳下了椅子。

我呆呆地站在原处:“我想……一个人静静……”风呼呼地吹在我的脸上,我面前摇摆的枯草开始变得模糊。

许久未见的清澈的阳光洒落在我的身上,温暖的温度让我有了真实的感觉,我垂下目光,曾有那么一刻,我还是希望眼前的一切只是一个梦。

哈瑞站在下面仰起脸静静看我一会儿,忽然,他伸手拉住了我的手腕:“静什么?跟我来!”说完,他完全无视我想一个人静静的要求把我强行拉下了椅子,拉起我跑在了那条昏暗的走廊里。

“哐哐哐哐。”他拉我跑过了走廊,跑过了我还没看到过的地方,跑过了一条条栈桥,最终跑入了我熟悉的区域,是哈瑞住的地方。

他拉我跑上了楼梯,直到三楼他的房门前,他推开门,打开了昏暗的灯,然后他笑嘻嘻地把我按坐在他房间唯一的一把椅子上。

我呼哧呼哧喘气,他却什么事都没有,他的肺活量真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