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巧克力有什么好稀奇的/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想起身。

他再把我摁回,扬唇一笑:“包不想要了?”

哦……对……

在星川走后,我开始游神,星川是我唯一的威胁,所以他让我神经紧绷,可是,在知道自己彻底安全后,迷茫却开始占据我的心……

在自己的世界,这个时间点,如果不是暑假的话,应该是在上课吧……

阳光透入教室明亮的窗户,会正好洒在我的课桌上,课桌上有很多学长留下来的话,什么张三去死,李四是驼shi,或是我只想偷偷爱着你,爱到天荒地老那样肉麻的,悄悄的情话。

十六岁,情窦初开,大家会把爱语悄悄地写在桌子的角落或是日记里,还有……厕所的门板上……

上课铃声响起,老师来了,同学们有的认真听讲,有的又开始睡觉,有的开始做小动作。我的同桌是个学霸,她说她的目标是北大……

对了,今年的九月我该上高一了……我的新同桌又会是什么样子的?

“老婆?老婆?!”有人用力晃我,我回过神,看到了面前面露一丝紧张的哈瑞,他见我看他,安心地松口气,宛若怕我失魂一样。他琥珀的眼睛里是坏坏的笑,“你在想谁?是不是我?!”

我白他一眼懒得理他。

“一定是我,你不好意思承认,哈哈哈哈——”

到底谁给了他这么大的自信!

“老婆,你的包真不错,这种包现在做不出了……”哈瑞的手里正是我的双肩黑包,他好奇地翻过来倒过去,“这难道是在遗迹里找到的?好重啊……老婆你里面放了什么……”他颠了颠,好奇地要拉开拉链,我立刻从他手里抢过,抱在怀里戒备地看他:“不准动我东西!”

他一愣,又是双手伸向前安抚我:“好,好,我不动,老婆,我有好吃的给你。”他笑了,转回身钻到他那张钢板床的床底扒拉,屁股掘地高高的。然后,他拿了什么东西出来,还藏在背后,站起来笑嘻嘻看我一会儿,伸出手,手里有一块东西,像是……巧克力。

“给,老婆,这可是我从遗迹里好不容易找出来的,是巧克力!”他把巧克力塞到我抱紧包的怀里,“听说吃了这个会心情好,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他摸起了下巴,带着一丝怀疑。

什么遗迹?他又提到了遗迹。为什么说着巧克力是在遗迹里找到的?

我缓缓松开抱紧包的双臂,拿起那块包装完好的巧克力,是锡纸包装的,这里的字也是中文,我才发觉这里通用的语言也是中文!

我懵了太久了,很多细节被我忽略了。

其实,哈瑞一直在帮我,他救了我一次又一次……

“老婆!老婆!”忽然,哈瑞又叫我,我立时冷冷看他,他又露出那副放心的表情,我不解看他:“你干嘛老喊我!”

哈瑞挠着头嘿嘿地笑了:“你老是发呆,我怕你变呆子。”说完,他琥珀的眼睛盯视我的脸,里面是他带着忧虑的目光。

我一怔,原来……他在担心我。

因为,我心里充满了迷茫,接下去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活?我该怎么做?以前我的人生被读书和写作业还有训练填满,那时觉得好烦!好想挣脱这一切,可是,当我彻底失去它们时,我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我已经失去了一切,失去了爸妈,失去了家,失去了……朋友……鼻子不由自主地发酸,我立刻收紧眉,不行,我告诉过自己,不能哭,我不能迷茫消沉下去。

我恍然明白为什么哈瑞不让我一个人静静,他一定是看出来什么,他不让我一个人静,如果我一个人静,我一定会陷入迷茫的深渊无法自拔,一直这样发愣,发呆,变得失魂落魄,真的成为一个傻子,一个呆子。

不错!我不能静!我不能让我的大脑停滞。

我想了想,把他给我的巧克力放到边上的桌子上,然后,一点点拉开了包的拉链,哈瑞站在原地伸长脖子,好奇地张望。

我从包里面,拿出了一块德芙巧克力……

“巧克力!你也有!”哈瑞表示万分地惊奇!

我把我的德芙巧克力放到哈瑞面前,老妈低血糖,所以,包里总有巧克力和牛肉干:“给,谢谢你救了我,这是榛子口味的。”

“榛,榛,榛子口味!”哈瑞如同接过圣物一样接过了我手中的巧克力,琥珀的眼睛瞪到了最大,宛如看到了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东西。

然后,我又从包里拿出了两块放在桌上,巧克力保质期不长,藏在包里也没意义,我想把一块给阿丝娜,另一块给……这里的孩子。

“你你你你居然还有!而且那么大!”哈瑞目瞪口呆地看我拿出的两块更大的巧克力,那神情就像是看到新大陆或是神器一样。

接着,我拿出了三瓶水!

没错,是三瓶!

和爸妈出去旅游,我就是那个挑夫!家里所有人吃的全放我包里,但是却没有手机或是爱派!

我爸太严厉了,说上完高中才会给我买手机,这都什么年代了?我最小的表妹才上小学就已经配备手机了。我感觉我还活在山顶洞人的年代。

可是,老爸固执又古板,幸好,老妈答应我,如果我考上重点高中,她会给我偷偷买一个苹果。

哎!我说穿越也等我拿到手机再穿越啊!

现在一包全是吃的,一点有用的都没有!

“水!”忽然间,哈瑞的几乎是尖叫的惊呼把我吓一跳。我奇怪看他,他双手颤抖地抱起一瓶农夫山泉就放到脸边蹭,“干净的水……干净的水……”

我看他一副快要痛哭涕淋的样子发懵,怎么回事?

我忽然想起阿丝娜给星川送行时也是水,可是,我那时觉得并没有什么不正常,这样的荒漠就像沙漠一样,送水很自然,可是,此刻看到哈瑞的样子,似乎水真的很珍贵。

“农夫……山泉?”哈瑞看着矿泉水瓶子上的字,又看德芙,“德……芙?好像没见过这样的牌子……”

我心中一紧,糟了,自己又太过松懈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