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全城出动生孩子/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堂姐和她的基友在那儿黄暴黄暴,无耻地笑的时候,我给她们一个华丽丽的白眼,做一个鄙视的动作,以示我的纯洁和出淤泥而不染,那时自己还会有一种傲娇感。

可是,到了这个世界,我反而成了最污的人,而且,还有那么一点奇怪的寂寞感。原来污这种话题,真的是大家一起讨论才有意思,当你一个人污,别人都纯净纯净看着你的时候,你是寂寞的。

我说莱修斯,你在我的面前到底还要研究多久的黄瓜?!拜托快放过我吧!

“大家请注意!大家请注意!”就在这时,喇叭里忽然传来了赛茜姐激动的话音,莱修斯也终于停止了运算,看向上方,我终于被解救出了尴尬。

“我们的梅子姐要生了!梅子姐要生了!”赛茜姐激动地重复!

当听到赛茜姐的通知后,大家都激动起来!一个个高兴地连蹦带跳!

在诺亚城里,生孩子可是一件比公主结婚还要重大的事,因为这是繁衍,每一个孩子的诞生对诺亚城来说,都是无比地重要和珍贵!

“梅子姐要生了!”炮姐响亮地说,声如大炮一样震耳,她长臂一挥,“大家一起去看!”

“好~~~~~~”

在我的世界,从没有过一个女人生孩子,会有全城人围观的景象。但是,在诺亚城里,这个人口只有两百十八人,不到我们那里四个班级的人数的地方,每一个孩子的诞生,都是全城人的事,大家都会到产妇的房前,一起祈祷孩子的平安降临。

受到末日的降临和辐射的影响,繁衍也变得很困难,大多数男人失去了生育能力,这是一件很可怜的事情。

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诺亚城里,女人和男人其实并不是一夫一妻的制度。在外面的世界,很多城市也是如此。

当然,还是要看这座城里自己的法规,在诺亚城里,是遵行相互尊重,平等的原则。如果你不想生,阿丝娜公主也是不会逼你的。可在这样特殊的情况下,女人们都会承担起繁衍的重任。

而在有些城里,女人是必须履行这项责任的,责任反而变成了义务。而且,如果她的丈夫不能生育,将会由城主选择基因优秀的男人强制生育。至于那个女人怎么想,也是见仁见智,各有各想。炮姐就说过,她以后不会只有一个丈夫。

而阿丝娜就希望能和自己相爱的人携手到老,和她一起坐在布满绿草的草地上,仰望星空,那时,整个世界干净如镜,生机勃勃……

她心目中这个和她相依相靠一起看星星的男人,一定是星川无疑了。一想到和那样的男人一起看星星,我会忍不住脑皮发麻,总觉得他跟你看星星有其它目的。

不过,总而言之,这个世界的爱情观和婚姻观不再是整个世界统一,而是受到每座城的具体情况,以及城主的人品而定。

我们一群人乌压压地跑到了梅子姐的家门口,几乎全城的人都来了,机修队的队员们还来不及清洗,也是匆匆忙忙地跑来了,工装和脸上还带着黑色的油污。

大家激动地跑来,但一一自觉地变得安静,站在梅子姐家门的对面,给医疗队进出的空间。

此时,梅子姐房内还很安静,一身淡蓝连体衣的医疗队匆匆进入,为了宝宝的健康,诺亚城提倡顺产,在这样一个苍夷的世界里,宝宝的健壮尤为重要。

诺亚城的护卫兵们又匆匆搬来一张长桌,赛茜姐和阿丝娜扶着阿鲁法长老赶来,梅森大叔也跟在后面,难得的脸上是肃穆的神情。如同一个普通百姓生孩子,市长要亲自来现场指挥,这种现象在我的世界绝对不会发生。

阿鲁法看见我们,朝我招手:“洛冰,你也过来。”

“哦。”我走上前,在阿鲁法长老坐下的时候,我站在他身后,和赛茜姐站在一起。

茗莜从屋内走出来,阿鲁法长老立刻关切地问:“怎么样了?”

“阵痛开始了,但羊水还没破。”茗莜认真地汇报,“情况不太好,不排除要剖腹。”

阿鲁法长老点点头,面露凝重:“能顺产是最好,实在不行再剖吧。”

“知道。”茗莜也皱紧了双眉,“估计是一场持久战。”

气氛因为茗莜的这句话,而变得一下子凝重起来。

哈瑞,莱修斯和其他男生都站在二楼,紧张地看着,这些平日打打闹闹不正经的男孩,此刻一个个脸上也是万分地严肃。

我还有些不明所以地站着,因为在我看来,我的世界里生孩子已经是一件极其简单的事,不会太难的。

可是,我错了,我对生孩子的概念实在是太浅薄了,只停留在“生的结果”,以为很简单,其实,不容易,不知道“生的经过”的我,没想到这一等,居然等到了晚上!整整五个小时!

在我的想象中,是和电视里一样的,我对生产的观念,也是电视剧给我的。准妈妈阵痛开始了,然后啊啊叫了一会儿,送入病房,“咣当”孩子就出来了,可是没想到梅子姐生孩子会那么久!从阵痛开始到现在,已经到了晚上,她还在阵痛!

果然现实和想象是有差距的!

茗莜和她的医疗队一开始每隔半小时出来汇报一次,后来是每隔十五分钟,现在是每隔五分钟就出来一次。也因此,我听到了一个我从来不知道的在生产中会用到的名词:耻骨。

我甚至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只听赛茜姐在问,开了没有?开了几根手指?似是那个部位要开到很多根手指才能生,而偏偏梅子姐顺产条件很好,她自己不选择剖腹。

这实在是太煎熬了!我第一次对母亲产生了浓浓的敬意,在亲历生产后,我才知道母亲是多么地伟大!

鼻子一酸,我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妈妈跟我说过,她生我是难产,可我好奇地问她到底怎样时,她却用甜蜜幸福的笑给带过了,只跟我说了一句:当你出生的时候,我才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

泪水控制不住地流出了眼眶,我低下脸偷偷擦掉,不想让别人看见,担心。

我忽然想到也是孕妈的二姐,已经快晚上了,我得去带她出去溜达一下,不然她会焦躁的。

其实,我知道,我只想找个借口,偷偷去哭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