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诺亚之星/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这些干什么,嗤。”他侧开脸,擦了擦眼角。

莱修斯神情复杂地看着他,大家在我的话音中也都神情肃穆的看向哈瑞。

每一次,探查队带着大家的希望离开,满载而归时,大家激动相迎,但那份激动,多半是对那些物资的,大家想象不到外面的世界处处隐藏危险,还有未知的生物,大家也想象不到这期间的艰辛与困难。

和我一样。

只有在亲自经历时,在那些幽灵朝我扑来时,我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才明白每一个探查队的队员,早已做好了为诺亚城牺牲的准备。

他们是可敬的人,他们是可爱的人,他们是,伟大的人!

哈瑞匆匆扬脸,连连摆手:“你们别误会,我可没哭啊,我眼睛进东西了,你们看我干什么,看洛冰啊,看洛冰看洛冰。”哈瑞连连指向我,然后转身彻底躲起自己所有的神情,仰起脸深深呼吸。

“让哈瑞带队,我一开始心里其实是拒绝的……”我收回看他的目光,垂下了眼睑,“大家都知道,他喜欢叫女孩老婆,喜欢油嘴滑舌,一直不正经,让人讨厌,我不想和他一组,觉得他一点也不可靠,可是……哈瑞,这句话我想我只会跟你说一遍。”我转身正对他的后背,致以我最崇高的军礼,“你是我见过的,最棒的队长!谢谢你的保护,谢谢你的指导!”

哈瑞后背一怔,慢慢地转过身,看向我。

我对他笑了,我想,这样的时刻不会再有,因为,他之后还是会惹人讨厌,让我心烦。公事上,他是一个可靠的,值得信赖的领导者,但是私底下,他可真的不怎样。

阿鲁法长老点头微笑,梅森大叔和赛茜姐也目露骄傲与欣慰。

大家的目光变了,从激动,到肃穆,再到此刻都静静地庄重地看着哈瑞,整个停机坪也因为这份宁静而**起来。

我从阿鲁法长老手里取过了银勋章:“这枚银勋章,其实早有它的主人了,它属于探查队的每一个成员!更属于我们探查队的队长哈瑞!”我看向大家,“如果不是哈瑞救我,我又怎么可能在今天,为诺亚城,为大家带回希望和未来?我早已死在外面的荒野里了。”

大家纷纷点头,目露敬佩与骄傲。

我转回身正对哈瑞,认真地注视他也正深深地,俯视我的脸庞:“所以,那个给诺亚城带来希望与未来的人,是你!哈瑞!”

他琥珀色的水晶般眸子里映入了那枚银勋章,神情变得激动,连呼吸也微微有些轻颤与不稳。他看向我,眸底如同山呼海啸般,激荡不已。

“你不是嫌阿鲁法长老给你的称号难听吗?今天,我封你为诺亚之星!星星的星!”我铿锵有力地说,这是哈瑞应得的!

“哗————”登时,掌声雷动,阿鲁法长老,阿丝娜,赛茜姐和梅森大叔,雪姬,炮姐茗莜他们全都为哈瑞鼓起掌来,神情激动,如同看着自己最伟大的英雄!

莱修斯也为哈瑞用力鼓掌。诺亚城的每个人,都在为哈瑞鼓掌。

“哈瑞!哈瑞!哈瑞!”齐齐的欢呼声响彻云霄。

哈瑞激动地看着大家,双眸里浮出了难言的感动,他挺拔的站在那里,接受大家感激的目光和最响亮的欢呼声。

我上前一步,他俯下脸看我,和他母亲一样泛着艳丽的红色的棕红色的刘海下,那双漂亮的,琥珀色的大眼睛里正在闪烁星光。

我将银勋章别在了他的胸口,抬脸看他,在他激动地看我时我立时沉脸,他一懵,我用只有我们两个,不对,边上还有莱修斯,所以是我们三个才能听到的声音沉语:“以后你叫我老婆,我还是会揍你!”说完我狠狠瞪大眼睛。

他金色的瞳仁收缩了一下,笑了:“老婆。”下一刻,他竟是朝我俯下脸。

“哈瑞!”大家异口同声地惊呼。

我惊讶地几乎本能地挥起拳头,我打哈瑞已经成了习惯,完全成为了一种本能反应,这哈瑞现在胆儿越来越肥了!

“啪!”忽然,在我的拳头还没打到他时,竟是一本笔记本拍了过来,紧跟着,那本笔记本如同暴雨一样毫无章法地胡乱打在哈瑞的头上:“滚!滚!滚!”莱修斯涨红了脸乱七八糟的打着哈瑞。

哈瑞抬手阻挡:“莱修斯你疯了!”

“洛冰说了!别碰她!你这个流氓!流氓!离洛冰远点!你这个流氓!”莱修斯用笔记本打在哈瑞的手臂上。

“啪啪啪。”

“哈哈哈哈——”大家哄堂大笑。

阿鲁法长老也是一声长叹,颇有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他还看了一眼哈瑞胸口的银勋章,睿智

“莱修斯你够了!”哈瑞扣住了莱修斯的手,莱修斯生气地看他:“诺亚城的女孩儿,不能随便乱亲!”

哈瑞的脸立时炸红陷入一阵发懵,似是刚才怎么回事他自己也有点不明白!

我冷冷看着哈瑞,我的拳头已经痒了。

“哈瑞!你居然想在那么多人面前亲洛冰!”梅森大叔登时厉喝,可是,却对哈瑞挤眉弄眼,那神情分明是在说:你可以找个没人的地方。

立时,赛茜姐一把揪住了梅森大叔的耳朵,红眸瞪圆:“你又在交儿子什么?!儿子就是你教坏的!”

阿丝娜和女生们都笑了起来。

“没,没,我这不是骂他嘛。”梅森大叔已经讨饶。

赛茜姐冷厉地看他一眼把他推开,随即严厉地看哈瑞:“哈瑞!你的银勋章是不是不想要了!”

哈瑞立刻捂住胸口,红着脸辩解:“莱修斯胡说!我只想跟洛冰说句悄悄话,我哪里敢亲!”他的脸更红起来,眼神游移地不敢看我侧开脸,“我哪敢对她做那种事,我怕她。”

“喔~~~~”立时,全场的男人们起哄起来,“就像梅森怕赛茜~~哦~~~嘘~~~~”

梅森大叔笑呵呵地朝大家挥手,那模样似乎还以此为荣。

“小静!”忽的,人群中苏珊大婶喊了一声,我看过去,看到小静正哭着往外跑,周围的人都起哄着,并没留意这个难过的女孩儿。

苏珊大婶是小静的妈妈,她叹口气也匆匆追了出去。

哈瑞这个白痴。

男生对感情的事向来迟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