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诺亚城的过去/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反正不是你,不然他早把你带上银月城了,哈哈哈哈——”炮姐又大笑起来,震得房间嗡嗡响,“我看他没准喜欢哈瑞,他可是叫哈瑞跟他去银月城。”

“慢着,星川会经常来?!”我紧张地看她们,她们点了点头。

“是啊,每年都会来一次。”小樱开心地说,“他们凡是到了一个区,都会去拜访那里比较大的城市,也会给贫困的地方带去帮助。”

“他们还会帮助别人!”我简直无法相信,从小樱的口中说出的银月城简直像是圣人,共,产,主义者。

“嘿嘿,今年多亏你,他们来了两次。”小樱笑眯眯看我,“洛冰姐姐,你的事我们也是听说来的,到底怎么回事,你能不能告诉我们?你真的偷了银月城的东西?还是真的是银月城的逃犯?”

“洛冰不是失忆了吗!她现在是诺亚城的人就是我们诺亚城的人,以前不管她是谁,我们都不管!她现在就是我们的队长!”炮姐豪气地把我一把揽住,像山东好汉一样义薄云天,英雄不问出处。

“可是……真的很好奇耶,星川殿下还是第一次亲自找一个人,我感觉洛冰和星川殿下一定有什么,啊!难道星川殿下喜欢洛冰姐姐!”小樱像是发现了什么巨大的秘密,眼睛瞪地大大的,里面充满了某种期待。

“你傻啊!星川殿下发现洛冰的时候洛冰是男生。”炮姐隔着我推了一下小樱的脑袋,“恩!所以星川殿下喜欢男生,你们都没机会了,哈哈哈哈——”炮姐大大地笑了起来,取笑地看小樱。

“不要啊————”小樱惊恐地捂住脸,“星川殿下千万不要喜欢男生啊————”

“哈!”忽然,在小樱“哭喊”时雪姬猛地站了起来,目视前方,右手有力挥出,我们立刻看她,她转身面朝我们,右腿弓步,左手叉腰,右手挥出笔直向上,脸四十五度仰角:“罪人们!接受我冰雪的洗礼吧!”

一时间,我们三人僵硬地坐在床上。

雪姬慢慢收回手,定定看我们:“怎么样?这句词?”

我们三人继续愣了一会儿,炮姐摇头:“不行,换。”

“不行吗?”雪姬微微蹙眉,再次坐回,双手放在腿上,又开始面朝前方发呆。

我愣了一会儿:“原来……雪姬发呆不是高冷……”

“哈!被骗了吧!”炮姐一拍我后背,“她呀,就在整天想怎么出场比较帅。”

“哦……”

“雪姬。”炮姐叫雪姬,雪姬朝她看来,目光依然沉静,没有任何表情,如同人形木偶,炮姐笑看她,“我出去是想看男人,你呢?”

雪姬眨眨眼,看小樱:“你呢?”

“我想见识见识外面的世界!”小樱激动地说。

雪姬低下脸,想了一会儿,抬起脸,雪睛里浮出了丝丝坚定:“我想去蚀鬼城报仇。”她平静地说完,转回脸再次看着前方,可是,小小的房间内却因为她这句话而变得安静。

炮姐再也没有说话,小樱也变得沉默。

小樱胸脯起伏了一下,站起身:“我睡觉去了,明天还要训练。”

“恩。”炮姐沉沉应了一声,拍拍我的肩膀,和小樱走过雪姬面前,雪姬也站起身,跟随在后,三个人忽然变得格外地安静。

雪姬的话没有任何语气,可是,却让气氛变得异常沉重,雪姬发生了什么?这个诺亚城,又曾经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别人都有父母,可是他们,却从未看见他们的父母?

我出神地走出了房门,站在走廊上,环视这座开始陷入沉睡的地下城,它的身上到底有什么故事?

眼角中,忽然映入一个身影,我吓了一跳,立刻看过去,却是哈瑞不知何时靠在我的门边,右腿微微曲起,脚尖点地。

他也在出神,不知道想什么。

“你什么时候在的?”我戒备地看他。

他回过神,看向我,又出了一会儿神:“很早,炮姐说星川可能喜欢我的时候就在了。”说完,他走上前,和我一样靠在了带着锈斑的铁栏杆上,平视前方。哈瑞好像有些不一样,他的安静,从来不是好事。

“雪姬的父母……”哈瑞竟是开了口,琥珀的眸子里闪烁着丝丝哀伤,“是为诺亚城牺牲的……”

“什么?”我的心猛地一痛,雪姬是孤儿。

“不止是雪姬,炮姐,小樱,凯,威廉姆斯……”当一个个名字从哈瑞的口中说出时,哈瑞的拳头也越攥越紧,身体也越来越紧绷,强烈的愤怒和恨让他的身体微微轻颤,这熟悉的感觉,让我想起了赫雷,“比尔,释亚,墨晰,沐霖,乔耶他们……”

我看着他愤恨的神情,那张脸与赫雷开始重叠,他们相同地怒,相同地恨,我不由得抬手,按上哈瑞的肩膀。

他闭起眼睛,深深呼吸,缓缓让自己冷静,然后,再次睁开眼睛,脸上已经平静,但依然被浓浓的悲伤覆盖:“在你来之前,诺亚城并不在这里……”他缓缓说了起来,他比赫雷要冷静地更快,“那是一次迁徙,我和雪姬他们还小,我们在迁徙中,突然遇到了蚀鬼族的大部队,他们刚刚屠杀了一个部族,他们的车上,装满了血淋淋的尸体……”哈瑞的神情越来越苍白,那段回忆让他充满了恐惧,他的声音和肩膀开始不自主地轻颤,“他们的囚车里是孩子和妇女,他们随即向我们发出了攻击,爸,妈,还有当时的能力者们奋力抗击,那是一场惨烈的……战斗……”

他低下了脸,痛苦地抱住了头,伏在栏杆上久久不言。

我真的没想到,今日看到的诺亚城并不是一直是一个安逸舒适的国度,它经历了这么可怕的过去。现在的安宁和幸福是用先烈的鲜血所换来的,而且,这份安宁和幸福还是暂时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再遇蚀鬼族,又会发生当年那样的战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