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心跳在悸动/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哈哈哈——哈哈哈——”大笑的炮姐和偷笑的小樱扶茗莜往宿舍的方向走去。

哈瑞僵立在原地,红色的脸又变成酱紫。

“你,不行。”雪姬冷冷走过哈瑞面前,面无表情地说了这三个字,然后离开。

哈瑞一脸抓狂的模样,抱住头对DR的女生们无可奈何。

“滋滋。”我的通讯器响起,是莱修斯的简讯:训练结束来会议室,让哈瑞带路。

我看还在气闷的哈瑞:“莱修斯让我们去会议室。”

哈瑞气郁地呼出一口气,抚了抚额头点点头。

我转身走。

“老婆!老婆!”哈瑞追了上来,“你累不累?水要不要喝?”他殷勤地递水给我。

我没接。

他凑过来细细看我,坏坏地笑了:“老婆,你……吃醋了,哈哈哈——”

我受不了地翻了个白眼:“如果我说我还是比较喜欢你正经的时候,你能不能正经一点?”

哈瑞琥珀的眼睛立时闪亮:“那如果我正经了,你会嫁给我吗?”他说完时自己也是一愣,脸忽然红了起来,眼神变得飘移不敢看我。

“不可能。”我直接说,他停下了脚步,拿着水开始发呆。

我继续往前,受不了地摇头,“你再开这种玩笑,我不和你说话了。”

他立刻追了上来,倒是变得有几分紧张:“对不起,刚才的话当我没说。”说完,他自己侧开脸显得有些懊恼,轻轻嘀咕:“我怎么会说那种话?万一她真答应了怎么办?”

我再次受不了地翻了个白眼,他还真是臭美,谁会答应!

“我不管你招惹谁,你别来招惹我,我会揍你!”我直接说明自己的态度。

哈瑞笑呵呵地跟在我身边:“那是我让着你,你真以为你能打得到我?”他扬起下巴,得意洋洋,样子很欠扁。

我的手开始发扬,在狭窄的通道里忍不住拳头朝他挥去,“啪!”原本能打到他的拳头却被他给挡住了!

他轻巧的抬手挡住我的拳头,琥珀的眼睛闪亮如同黄水晶,里面是得意和自信:“来呀。”他还悠闲地朝我勾勾手指,挑挑眉,充满挑衅。

既然他邀请我揍他,我也不客气,转身直接出拳,干脆利落。

他也是动作迅速,身形迅捷如同金钱豹,时而跃起,时而转身,我们在狭窄的白色通道内近身搏击。

他现在对我的套路似乎很熟悉,如果用我爸的话来说,哈瑞是个练武的好苗子,他把我平时教的全记在了心里,而且,还融会贯通在了自己的格斗术里。

我出拳打向他,他快速扣住了我的手腕,用我教的太极的方法把我甩出去,但我是他们的师傅,我再借力使力,顺势踩上了通道的墙壁,借着力道上了通道壁,跳起,在空中转身,直接一脚踢在哈瑞的脖颈上,哈瑞立时被这股力道踢飞出去,摔在地上还打了个滚,一动不动。

我稳稳落地,站在原处看,他躺在地上不动,像是昏了过去。

我虽然知道他很耐打,应该算是打不坏,但是,我刚才的力度很大,会不会真的伤到他了。

心中立时紧张起来,我匆匆跑过去蹲到他身边,推他:“哈瑞!哈瑞!”

他没有任何反应,糟了。

我担心起来,拍他的脸:“哈瑞!你平时不是很耐打吗!怎么一下子晕了?哈瑞?你醒醒!!”

“啪啪啪。”我拍他的脸,他还是不醒,我立刻伏到他胸口,贴在他胸膛听他的心跳。

“扑通,扑通,扑通通通通!”他的心跳突然加快了,有点不正常。

我的脸立时沉下,心中也来了气,我看到他裤腿上扣着的水瓶,直接抽出,然后扒开瓶盖将里面的冷水直接泼在他的脸上。

“啊!”他醒了,坐起来抹脸,“老婆你太浪费了!”

“哼!”我扔了他的水瓶直接从他身边走过。

他匆匆爬起来,捡了水瓶又跑到我身边:“洛冰,我发现你最近身法又快了。”

听他叫我洛冰,我知道他现在算是比较正经。

我看向他,他笑呵呵看我:“跟你打很爽。”

“怎么不是被我打很爽?”他老是被我打,其实我也觉得挺爽的,跟哈瑞可以学到很多东西。而且,他是诺亚城最强的能力者,要进步,当然是要挑战最强的人,遇强则强。

哈瑞甩了甩头发上的水珠,看向我:“要不我们每天也约一场,和炮姐,凯一样。”

我一愣:“他们每晚约是约架?”我有些惊讶,我还以为!我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是我污了!

“恩?老婆,你以为是什么?”哈瑞坏坏地向我凑了过来,几乎碰到了我的鼻尖,他刘海上的水珠从他的发梢上缓缓滑落,他看着我的脸开始出神,琥珀色眼睛里的视线也定定落在我开始发红的脸上。

“滚开!”我立刻推开他,我不想让他看我脸红,他呆滞地趔趄后退了一步,依然没有回神。

我侧开脸,气闷地往前疾走,真丢脸。

可是,身后却没有响起脚步声,我转身看他,他还在发呆。

“哈瑞!去会议室了!”我大喊一声,他才回神,忽的也是脸红起来,低下脸匆匆跟了上来。

我转回脸往前继续走,他依旧跟在我身后,出奇的是,他居然变得安静,一路上再没有说话。

这条通道的尽头是电梯,我从未来过这条通道,这条路通往诺亚城的控制中心,没有高级权限不能随便进入。

我和哈瑞进入电梯,在电梯门关闭时,将我和哈瑞也关闭在白色电梯内小小的空间里。

今天哈瑞有点怪怪的,因为哈瑞过分的安静让电梯里的气氛也带上了一种不说话的尴尬气氛。

我只有不看他。

“洛冰。”忽然,他叫我。

“恩?”我随口应了一声。

“我……”他说了一个“我”字再没下文。

“什么?”我想转身看他时,电梯门开了,面前是一个巨大的,宽敞的白色会议室。会议室中央是一个巨大的椭圆形银色桌子,说是桌子,更像操控台,它光滑的平面如同液晶显示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