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三八快乐(2000票更)/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成功了再打我。”耳边是他的低语和吹拂而来的热气,那如同情侣间的亲密呢喃让我的心跳更快一分。他紧紧地搂住我的肩膀,热热的脸贴在了我的脸上,我的眼前忽然飘过了一颗蓝色的星光,我赶紧心慌地将他推开:“小心!”因为心慌,心跳更快了!

然而,已经晚了,他的脸上已浮出了水泡。

“哈瑞!”茗莜惊呼,忧心着急地要跑过来,阿丝娜立刻拉住她:“危险!”

哈瑞笑呵呵地看我,往后后退,贴近我的脸布满了水泡,他笑看我:“烤炉亮了。”他说。

我的心却梗梗的,沉沉的,像是被压了一块重重的石头,很难受。

如果是以前,他这样抱我,我早踹他了,可是今天,我更多的是因为难受而生气,我生气地看他:“下次不许这样!”

“不许哪样啊~~~”他坏笑看我,“是不许我抱你,还是不许我抱你啊~~~~”他顶着一张被毁容的脸居然还有心思继续跟我开玩笑。

他说的话看似一样,其实意思并不一样。

前一个是他抱我,后一个,是他抱我而受伤。

“当然是都不许!不许突然这样抱我!不许你因为抱我而受伤!”我生气地说,我真的生气了,他怎么能为了让我启动体内的蓝晶能源而冒险,他明知道我如果启动体内的蓝晶能源是会伤人的,他还这样做,真是乱来!

万一!万一我控制不好害死他了呢!

我脑中嗡响,深深的后怕随即袭来,哈瑞总是这样,做事情总是不计后果,说好听是义无反顾,说难听就是不深思熟虑,老让人为他担心操心。

像我这个能力还没有完全被我掌握,我也不知道它到底能伤人伤到什么程度。

之前只是星星点点便腐化了哈瑞整只手,现在又是他的脸,在我对这个能力完全熟悉前,我会尽量不去使用,因为我的心里,对这能力所带来的未知的危险存有害怕。

茗莜担心地看哈瑞,阿丝娜微微而笑。

哈瑞继续坏坏地笑,满不在乎地摸摸已经开始恢复的脸:“想抱你当然是要付出点代价啦~~~”他又不正经地说,对我眨眨眼,“现在我放心了,这世上估计也只有我,没人敢抱你了,谁抱你谁死,哈哈哈————”他得意地大笑。

我气郁地转身不看他,却是又忍不住地给他气笑了出来,我这属性也不错,看以后谁还敢碰我,谁碰我谁死!

不过,我最好还是先研究一下怎么控制这个能力,像昨天赫雷忽然抱我,我就没这样,不过,昨天没有今天那么突然,哈瑞这么突然地靠近,让我毫无心理准备……

在那一晚后,他真的一直和我保持距离,不近我半分。

他很珍惜我们之间好不容易修复的友谊,有时,我能感觉到,他守护这段感情守护地非常小心,甚至,有些过分地小心了,他似是深怕稍过一分便破坏了我们之间的关系。

其实,我们之间的感情哪有那么脆弱,脆弱地像一块易碎的玻璃。

哈瑞,真是被我打怕了……

呵……

我看向面前启动的烤炉,莱修斯,你这个蛋糕的代价可真大,你要好好谢谢哈瑞。

蛋糕的香味渐渐飘逸出来,哈瑞张着嘴,感觉快要流出口水。

“好香啊!”阿丝娜惊呼着,但依然远远站着,不敢靠近我。

“真的好香……”茗莜也已经一副馋涎欲滴的模样。

忽的,里屋的门被拉开,炮姐冲了出来:“好香!什么东西这么香!什么东西这么香!”炮姐冲了出来,被雪姬摁回:“危险!”

炮姐伸长脖子,她身下钻出了小樱:“好香啊!你们到底在做什么?”

“你们在做什么?”忽然,出现了莱修斯的声音,阿丝娜和茗莜立时紧张起来,我赶紧说:“别让他出来!”

立时,莱修斯的身影被雪姬推回。

“快帮忙!”雪姬对炮姐说,炮姐笑了:“我最喜欢做这种事。”炮姐扑了过去。

茗莜小声对小樱说了什么,小樱开心地转身开始用自己硕大的圆滚滚的身体堵门。

“怦!”哈瑞随即关上了门,我们都松了口气,可是,从房内传来了莱修斯的大喊:“你们要干什么——你你你你们别过来!”

我们几人目光交错,似乎……不该把炮姐关里面。随即,我们相视而笑,赶紧开始加热巧克力。

“叮!”烤好了!

我打开烤炉,登时扑鼻的由鸡蛋和奶粉巧妙结合出来让人难以抵挡的香味,我的唾液一下子分泌出来,如同望梅止渴一般。

我小心翼翼地取出蛋糕,阿丝娜也小心翼翼地将融化的巧克力浇在了蛋糕上。

哈瑞瞪大琥珀的眼睛捂着嘴,宛如怕自己的口水掉出来。

“快叫雪姬出来。”我对茗莜说。

茗莜放出了雪姬。

“你们到底在干什么?让我出去!”莱修斯有些生气了,要冲出来,被炮姐一把推回,和小樱继续堵门。

雪姬出来后,我看向她:“来,冻一下。”

雪姬呆呆看着我们做好的巧克力蛋糕,咽了口口水,然后伸出手,寒气从她手心里飘出,巧克力迅速凝固在蛋糕的周围。

“可以吃了没?”雪姬直接问。

我们点点头,还差最后一步。

我拿出烫,看哈瑞:“捏碎。”

“这个容易。”哈瑞轻松地把糖捏碎,我握住一把糖粉在巧克力上洒出:生日快乐。

我们几人看着蛋糕一起笑了,不是因为我们完成了蛋糕,而是,我们终于可以吃了!

“好了,放出莱修斯。”阿丝娜笑看守门的茗莜。

我们一起站在柜台前,用身体挡住了生日蛋糕。

茗莜打开了门,莱修斯正在挣扎,炮姐拽着他的胳膊。

“炮姐你你你,你放开我!不要拉我!”莱修斯的话音更像是躲避一个要调戏他的人,听着特别有趣,也让这个清晨也变得一下子热闹起来。

我们对炮姐点点头,炮姐放开了莱修斯。

莱修斯红着脸匆匆走出房间,他连和女孩儿说话都会脸红,更别说被炮姐又拉又扯,又按又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