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雨后春笋(8000票更)/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雪姬他们的父母还在,今天看到他们都那么有出息,一定会很开心……”赛茜姐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我,目光中充满了诸多的感慨。

我看向她,心也有些沉重,雪姬他们的父母都牺牲了。

她温柔地理了理我额前的发丝:“小冰,你是我们诺亚之宝,所以,你拥有一切特权,按照你的想法来,不用太搭理阿鲁法长老那个老头,你喜欢谁不喜欢谁都是你的自由,别太有压力。”赛茜姐笑着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这让我轻松了很多。

她转身准备离开,可是,忽然看见了什么仰起脸细细看。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到茗莜竟是站在哈瑞的房门前,心神不定,在她转身时,我和赛茜姐都像本能一样闪避,找遮挡物挡住自己。

当我们躲避起来时,我和赛茜姐同时陷入尴尬。

赛茜姐其实很年轻,诺亚城的人十七八岁就生孩子了,再加上是能力者,更显年轻,她看上去至多三十几岁,像个大姐姐,所以我看着她特别亲切。

赛茜姐微微探出头,又看了一眼,缩回,面露尴尬,看向别处:“我先回去了,你也让……大家早点休息。”赛茜姐快步从我身边离开,她一定也知道茗莜和哈瑞的事,“哦,对了。”她又转回头,“茗莜在哈瑞房门口你别多想。”她对我笑了笑,快速离开。

赛茜姐果然知道,不然不会说后面的话。

我也装作没看见茗莜的低头走上楼梯。

“洛冰!”没想到茗莜姐反而叫我了,我装作不知道她在哪儿地往楼下看,因为她房间在我下面:“啊?”

“我在你对面!”她喊了过来,我才看过去,一愣:“茗莜姐你等哈瑞啊。”

她微露尴尬:“是啊,你知道他在哪儿吗?”

“在会议室。”我下意识说,说完我有些后悔,产生一种出卖自己兄弟的负罪感。

“好,谢谢。”茗莜姐走了。

对不住哈瑞,我习惯说实话,你自己顶住!

第二天,DR全员集合,只有炮姐没来。

“炮姐呢?”阿丝娜问。

茗莜在走神,小樱也疑惑。

只有雪姬淡定自如地说:“报告,昨晚她和凯叫了一个晚上。”

登时,我们全都目瞪口呆在原地。

半晌,雪姬依然淡定地看我们:“要叫她吗?”

“不用了!”我干涩地僵硬地说,大家的目光全都变得古怪,依然只有雪姬面无表情。

“训练。”

大家还没开跑,脸都已经微微发红,雪姬的话虽然极为淡定,说地比机器人还要机器人,但是在我们的心底,可是激起不小的波澜。

尤其我跟炮姐的房间相邻,但是我却没听见,我睡太沉了,可惜!

哈瑞他们早早已在城门口列队,不出意料的,凯也不在。

两队列队整齐,我和哈瑞照例站在大家对面训话。

茗莜看向哈瑞,哈瑞目视前方,却从他嘴里传来低语:“昨晚你出卖我。”

我目视前方,假装没听见。

“幸好我跑得快~~”说完,他大声道,“我和洛冰队长决定!从今天开始,我们分开训练!”

“啊~~~~~”男生们发出一阵沮丧地喊声。

哈瑞朝我点点头,领着男生左转,我领着女生右转,就像当初我和他吵架的时候,朝两个方向,可是这次,是为了让队伍里的情侣分开训练。

“等等————”忽然,城门内传来了莱修斯的叫喊。

我和哈瑞一起看向城门内,只见昏暗的通道中,渐渐跑出一个白色的身影,他跑入了洒入城门内的晨光中,却是不再见那满头的长发,干净利落的短发下,耳垂上一枚灰蓝色的耳钉在闪耀!

“莱修斯!你的头发怎么剪了!”我跑上去,看他的短发,淡蓝色的发绳绑在他的额头,灰蓝色的刘海微微遮盖,多了分民族风,清爽又阳光。

“头发长……会吸取脑部的营养,影响我大脑的运作。”莱修斯摸了摸自己鲜亮帅气的短发,笑容依然腼腆,但已不在羞涩,他笑看我,“运动有助于大脑,所以,从今天开始,我要跟着哈瑞训练!”

莱修斯有些亢奋和激动地看向哈瑞,哈瑞笑着舔舔唇:“你来晚了,从今天开始,我们和洛冰队长的女队,分开训练啦~~~”

“啊?!”莱修斯呆立在清澈的晨光中,剪去长发的他如同异族的少年,焕然一新。

虽然短发的他真的更像男生了,可是,我却心疼他剪去的长发,他的长发,真的,很美。

从蓝盾城回来之后,诺亚城的情侣如同雨后春笋般一一浮出,像是爱情女神一下子降临了诺亚城,将爱情的种子播撒在诺亚城的空气中。

不仅仅是DR队里的情侣,诺亚城里的情侣也一一浮出了水面,走在诺亚城中,时不时可以看到情侣手拉手从我们身边走过,这浓浓的恋爱气息让你不羡慕也难。

难怪阿鲁法长老说,多看看也会想谈恋爱,这份恋爱的想法是会传染的。

男孩和男孩,女孩和男孩,女孩和……呃……另一个男孩。

在诺亚城里,女生是允许和几个男孩一起开始相处的,所以会常常看到女孩带着不一样的男孩,或是几个男孩一起从你身边走过。

对于DR的女孩儿,训练的时候我要求专心训练,训练之外,你们可以去谈你们的恋爱。

可是,从那晚之后,炮姐不知为何不搭理凯了,这让凯陷入了巨大的痛苦,常常看着炮姐发呆,眼睛里是万分的纠结和挣扎。

哈瑞想帮他,可是凯不愿说他和炮姐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到底怎么了?”我轻轻地问炮姐。

此时只有我和炮姐两个人,走在回去的路上。

而且,姐妹们都看出来了,凯痛苦的同时,炮姐其实也不好受。

炮姐的脸红了起来,转开脸。

“一直直来直去的炮姐也有扭捏的时候啊。”我故意取笑炮姐。

炮姐脸红地扭捏半天,看向我:“那个……太痛了!”她说完捂住脸,“我怎么好意思说啊!怎么跟凯书啊!”

我愣在了原地,原来!是因为这个!是因为凯技术太差,没有服侍好炮姐,让她太痛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