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男人过了头/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护罩打开,满脸通红,抚额:“凯这个白痴!”

我有点惊讶于自己的冷静,难道我最近迫使自己免疫,不要动不动脸红,努力像男孩,结果真的把自己变成男孩了?

原来这些话,我只和莱修斯说,说的时候还会脸红。可是现在,虽然是透过莱修斯说给了哈瑞听,可是看到他脸红时我心里很平静。

哈瑞气郁地搓搓脸,像是让自己面色努力恢复正常。

我嫌弃地说:“凯那里你去说,让他多学点,要温柔一点!”

哈瑞僵硬起来,看向我:“洛冰,你说这个也不脸红?”

我不屑地看他一眼:“脸红什么,我是男人。”

“啊?!”哈瑞目瞪口呆看我,忽然急了起来,“洛冰,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出任务了,你不能真棒自己当男人!”

我看向面前的屏幕:“你不是说这里奇迹辐射区里有个国家图书馆,我去那里看看有没有芯片。”说罢,我开始起飞。

尘土在我周围飞起,枯枝被飞车后面的飞轮搅碎。

“洛冰!洛冰!”哈瑞在下方喊了两声,见我没搭理他,他立刻切换成视屏,“莱修斯,你作为她的男闺蜜你要好好说说她,你听见了,她现在完全把自己当男人了!”哈瑞在屏幕上的脸分外着急。

“洛冰,哈瑞说得对,你不能真的把自己当作男生!”莱修斯也在屏幕上焦急地说,“出任务扮作男生是为了安全考虑,但不是让你真的把自己变成男生。”

“难怪你最近和阿丝娜越来越亲热,说!你是不是喜欢女生了!”哈瑞简直像是审问。

我无语地白他们两个,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你们有一阵子还挺亲热呢。”

“我那是!”哈瑞一时顿住,忽的指向莱修斯,“都怪你,剪什么头发?你原来长头发的时候洛冰还女人点,现在你剪短了,她更男人了。”

“这跟我头发长短有什么关系!”莱修斯莫名其妙地质问哈瑞,“这里面完全没有科学道理!”

“科学道理是没有,心理上一定会有!”这两个人又开始吵了,“你原来长头发,像女生,像可爱的兔子,多可爱啊,你可以触发洛冰心底女孩儿的部分。可现在你把头发剪了,洛冰心底那唯一的柔软都没有了!”

“让我像男生也是你说的!”莱修斯大声说,他可真是越来越像男生了。

哈瑞一下子语塞。

我嫌烦地看他们:“你们还是去找凯谈心,我要准备去七级辐射区,冰龙,加速。”

“是,冰哥。”连冰龙也叫我冰哥。

“别叫她冰哥了!越叫越男人了。”哈瑞像是怕我变性一样急得跳脚,“小冰~~~”他忽然温柔地呼唤我,我登时全身寒毛竖起,瞪大眼睛看他,他想干嘛?!他努力用温柔地像母亲的目光看我,“小心点~~我就在这里等你~~~”他连说话的声音都努力像女生靠了!

“哈瑞,你这样很恶心。”莱修斯面无表情地说,哈瑞气郁地咬咬牙,咬牙切齿地看他:“说好我做她爸,你做她妈的,现在你不做她妈了,当然我来做啦,洛冰本来就不够女孩儿,现在我们要努力激发她女孩儿的一面,这样下去,她明年跟阿丝娜求婚也有可能!”

“不会吧……”莱修斯的脸居然白了,“那确实很严重。洛冰,你回来我给你做个心理测试,你现在更喜欢男生一点还是女生一点?”莱修斯紧张地看我。

我看他一眼,心理坏坏一笑:“当然女生啦……”

“我就知道!”哈瑞一脸绝望地捂住脸,“全是我的错,我的错,我应该继续让她讨厌的,那个时候她还更像女孩一点……”哈瑞连连自责。

哈瑞不会真把自己当成我爸了吧。

“怪我……我不应该剪头发的……”莱修斯居然也陷入深深地自责了,他们两个还真把我当作他们孩子啊。他们两个才是没长大的孩子呢。

飞车进入加速,周围的景物越来越快,飞行状况变得越来越复杂,交叠的汽车,坍塌的雕像,残破的建筑,还有高高低低时有时无的树木。

“切断话音,我要专心开车。”

“好咧,其实我也觉得他们挺烦的,世上最烦的莫过于我们的父母,是不?”冰龙对我眨眨眼。

我右手匆匆往右转动,绕开了前方一座倒落的雕像。这短期间,我一直在练习神经传感操控,当熟悉后,真的比原来的操纵杆更加灵活方便,和打VR游戏一模一样。

“但你们人类中只有父母,才会无私地去爱自己的孩子。”冰龙的话音让我微微失神,我想爸妈了。

老爸对我虽然严厉,但他每次出差回来都会给我带礼物。

老妈对我虽然溺爱,但她在我的培养中坚持原则,依然严厉。

他们,都是为了让我能拥有最美好的明天。

因为,他们在我走上社会后,不会给我任何帮助。

即便老爸的诸多战友成了局长,市长,但是他们始终坚持自己党的原则。

即便老妈的同学成了各种制片人,音乐人,舞蹈学院老师,老妈也不会求他们一分。

很小很小的时候,老爸老妈在这一点上,达成了共识,未来要让我自己的去创造,别人拼爹妈,他们不参与,他们让我自己去拼。

那时心里还挺恨他们的,虽然还只是初中生,还不到心烦工作的时候,可是现在,我要感谢他们。

如果不是他们严厉的教导,严格的要求,我怎能在这异世存活下去?

大小姐一样的体质和心理在这里走不出千里,活不过三天。

“小心!”面前忽然传来冰龙的呼唤,抬眸间,居然是一堵残破的白色高墙!

我去!开车果然不能走神!

我立刻拉升,飞车整个树立起来,贴着那堵残破的高墙向上直飞,一直飞,一直飞,高墙下是“哗哗”的瀑布,不,这里是一个巨大的水库!下面的水“哗哗”砸起了白烟,隐隐可见各种垃圾漂浮在水面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