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暗恋之痛(一万票更)/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哈瑞不是冰哥第一个男人】

茗莜姐是那么地直接。

一直以来,这是一个不算秘密的秘密。

可是,在茗莜姐没有正式承认前,大家只能算是猜测,而今天,她承认了,还是当着哈瑞的面。

我佩服茗莜姐的勇气,如果是我,看着自己喜欢的男生……我未必敢开口,因为……会害怕会被拒绝。

一直以来,是我洛冰拒绝别人。

所以,我会害怕被人拒绝,那一定会很没面子,很丢脸。

哈瑞转回了身,神情里多了分梅森大叔正经时的沉稳。这个表情,我从未在他脸上看到过,如果不是今天他这样面对茗莜姐,我都不知道原来哈瑞,也有如此成熟的一面。

他没有逃避,也没有像平时那样露出不正经的神情,或是打着哈哈,说一声开什么玩笑然后逃离。

他完全可以这样,因为这才像平时的哈瑞。

可是,他此刻却是如此认真,正经,成熟地看着茗莜姐,散发出了一种成年男子不再逃避问题,用于面对,用于担当的魅力。

“茗莜姐,对不起,我……”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茗莜姐自己说了出来,似是不想听到这句话从哈瑞口中说出。

哈瑞再次变得沉默,有点担心地俯看茗莜姐。

对于哈瑞来说,诺亚城里的女孩儿都是他的姐妹,他一视同仁地温柔对待,不忍伤害。

现在哈瑞的心里一定也不好受,所以之前也是能逃就逃,能避就避。

茗莜姐在哈瑞心里一定很重要,喜欢哈瑞的女孩儿其实很多,像小静她们,哈瑞一般都是拍拍她们的头,然后打着哈哈离开。

但唯一对茗莜姐,这么认真。

“哈瑞,让我把憋在心里的话说完,我不会再找你。”茗莜转开脸,像是对自己下了狠心。

哈瑞神情复杂地看了看茗莜姐,低下脸:“恩。”

茗莜姐一时变得安静,似是也有些混乱,她深吸一口气,才再次开了口:“其实,我一开始喜欢的,是梅森教官!”

我一惊,不仅是我,哈瑞也一下子瞪大了眼睛,那脸上的懵逼样相当复杂。

“但是,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我也怕赛茜姐打我,所以,我在你身上找梅森教官的影子……”茗莜姐始终低着脸说着,像是知道哈瑞脸上的表情一定会变化很大,也让她无法面对哈瑞说出这些憋了几年的话。

哈瑞此刻完全是目瞪口呆了,脸上的神情更是复杂难辨,又是别扭又是尴尬,还有一点郁闷。

哈瑞一定是因为自己成了老爸的替身郁闷了。哈瑞被表白了那么多次,第一次成了自己老爸的替身。

不知为何,我心中有一种恶作剧一般的暗爽。

茗莜姐依然不看哈瑞:“所以,我在等你长大,你不成熟,幼稚,喜新厌旧,看到女孩儿就叫老婆!花心又没底线!”茗莜姐越说越咬牙切齿了。

哈瑞瘪瘪嘴,有点不服气:“我……”他像是要给自己辩解一下。

“你闭嘴!”茗莜姐几乎失控地大喊,双手捏成了拳头,惊地哈瑞发呆,我探出头,哈瑞一下子看见了我瞪大了眼睛,我立刻对他摆手:女孩儿骂你的时候千万别说话。

哈瑞郁闷地侧开脸,拧起了眉,似是彻底放弃辩解,任打任骂了。

茗莜姐因为一直低着头,所以没有察觉哈瑞看见了我。

她深呼吸了一下,努力让自己冷静:“你有什么好的!你除了长得像梅森教官你哪里都没他强!”

哈瑞立时转回脸又要说话,我立刻再摆手,他再次憋了回去。

“可是……我发现……我还是渐渐喜欢上了你……你每次任务都能完成,你每次出去都能给大家带回资源,你保护了兄弟,击败了日行怪,守护我们所有人……”茗莜的声音渐渐颤抖起来,“你越来越给人安全感……你越来越可靠……你成了诺亚城最强的男人……”

哈瑞低下脸,复杂的神情渐渐变成了疼惜,他的手微微伸向肩膀轻颤的茗莜姐,可是,最终还是慢慢收回了手,双眉渐渐拧紧。

“你看着不正经,其实你懂责任,你看着花心,其实是你心里还没懂感情,所以,我等……我等你学会懂得感情,可是,可是!你却喜欢上了别人!”茗莜姐一下子痛哭出来,一拳又一拳狠狠打在哈瑞的胸膛上。

哈瑞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任由茗莜的拳打。

“你为什么要喜欢别人!喜欢别人!你就是喜新厌旧!你就是花心!你喜欢就好好喜欢,为什么又要跟莱修斯亲亲我我!黏黏腻腻!我现在真的不知道你到底喜欢女生还是男生了!你到底想怎样!想怎样!你快说!你到底喜欢谁!好让我彻底死心!”茗莜姐用力擦掉眼泪抬起脸大声问哈瑞。

哈瑞深吸一口气,抬起脸看茗莜,眸光在看到我时一时僵硬,他立刻用眨眼掩盖,然后看向茗莜:“那你能保密吗?”

“可以!”

哈瑞俯下身,说了什么。

“呜——”茗莜姐竟是一下子哭了出来,“我死心了……谢谢……”茗莜姐哭地气喘,让我的心也隐隐作痛。

哈瑞伸出手,轻轻揽住了茗莜姐,让他靠在他的肩膀上彻底放声哭泣,宣泄这么多年对他们父子的暗恋。

我没有暗恋过别人,也没有喜欢过别人,所以,我此刻无法理解茗莜姐的痛苦,我只会觉得被人拒绝会很没面子,但是,却无法体会那种痛。

可是,看到茗莜姐哭地这么厉害,她的心一定很痛吧。

如果喜欢一个人,在被回绝后会这么痛,我还是不要喜欢人了,我不想那么痛苦,茗莜姐泣不成声的哭声看上去真的好痛,好痛。

茗莜姐真的哭了很久,很久……

从放声痛苦,到慢慢的啜泣,最后,她还是坚强地离开了哈瑞的肩膀,擦去了眼泪:“全怪我自己,一直在等,等,等……不知道人的心,是等不来的,喜欢的人也是守不住的……”茗莜姐哭得嗓子也微微有些沙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