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你是我要的人/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但是,如果他的能力仅仅是把麦穗变成玫瑰,那也太弱了,也有点不太可能。银月城的星川殿下只会把麦穗变玫瑰,这会成为一个大笑话。

能力者的能力是可以衍生的,比如变形者,有的变形者只能变一种形态,像粉红,只能变女孩儿,或是某个变形者可以变成猎豹。

而有的变形者可以变成多种形态,但这类变形者数量比较少,才显得他们更加强大。

所以,星川的能力应该也是类似于变形,他变的不是自己的形,而有可能是植物的形态。

阿丝娜慢慢睁开了眼睛,久久注视着手里的玫瑰,脸上是喜悦羞涩的微笑。她看了一会儿,笑容却开始慢慢消失,她低下脸,轻轻地说:“跟我来吧。”说完,她转身继续往前。

星川微笑点头,继续走在阿丝娜身旁,但在阿丝娜的脸上,笑容却已经不再。

沙迦和疾风也随即跟上,他们的神情却是在相视一眼后,发生了奇怪的转变,他们变得谨慎,变得警戒,如同在头狼的带领下,开始准备伏击它们锁定的猎物!

魅蓝的手更是放在了腰间的枪套上,紧紧跟随在星川的另一侧,戒备的神情像是防止任何女人靠近她的星川殿下。

不好,继续往前就到我们的花房了!

星川会看见向日葵的!

可是,即便看到向日葵,也不能说明是赫雷送我的那株。

随着他们的靠近,我竟是也本能地生出了戒备,手不由自主地放在腰间,一愣,我在诺亚城里从来不带武器。

可是,我为什么会忽然生出了戒备?

花房渐渐出现在了前方,白色透着粉的苹果花在这一片黑麦田中变得格外惹眼。

“真漂亮。”苹果花的美丽让高冷女神魅蓝也放下了戒备,沙迦说的没错,女孩儿各有女孩儿的美,魅蓝很漂亮,尤其她那头艳丽的蓝发,更让她变得与众不同。

星川也停下了脚步,看着花房,花房里向日葵还没有开放,它站在那里,如同一个高傲的孩子,在阳光下直直挺立,不需要身边任何大树的依靠。

而在它的身旁,反倒是一颗小小的树苗依偎着它,那是我们从银月城机器人手中抢来的橙子树苗。

“疾风,那不是你被人抢的橙子么?”沙迦调笑地看疾风。

我微微一惊,那个小机器人果然是有人控制的,没想到是这个疾风。所以他今天跟星川来,其实是想看打败他的哈瑞,顺便砸个场子?

疾风的脸立时阴沉,方才还拥有灿烂笑容的少年瞬间阴沉透出了邪气,让你知道,这个看似阳光的少年,其实,并不好惹。

沙迦继续笑着。

疾风阴森森地瞥看他:“我会找机会赢回来的!哼!”

“今天我们是来做客的,不要那么大的杀气。”魅蓝忽然又白疾风一眼,她对疾风像是姐姐对弟弟的那种嫌弃,“哈瑞毕竟是诺亚城最强的能力者。”

“切。”疾风双手环胸,脸上是满满的不甘,“什么最强的能力者,我看是吹的吧,那天他们二打一,不公平!”

“哈瑞的确是我们诺亚城最强的能力者!”阿丝娜忽然从玫瑰花中仰起脸,沉下脸看疾风,“能力者能力相克,你的能力和哈瑞的或许不能类比,但如果不使用能力,你绝不是哈瑞的对手!”

阿丝娜沉沉的话音带出了我们诺亚城公主殿下的威严,和不容许任何人质疑我们诺亚城能力者的气魄。

疾风不服气的转开脸,他今天一定是想来砸场子的,如果他敢,我保准让他后悔。

能力者的能力各有不同,有的甚至彼此相克,所以强弱很难做出个比较。但是,只要能将自己的能力运用到极致,那,就是强者。

所以,放下能力,很多能力者什么都不是。

“哈瑞的能力很强,我一直很看重他。”星川开了口,不服气的疾风一下子变得老实,隐隐感觉星川的人,其实是有些惧怕星川的,或许,他们也和我一样知道星川的另一面。

沙迦也微笑点头:“诺亚城的能力者,我们银月城一直很看重,曾经也请哈瑞去我们银月城,只是他不愿意。我相信,只要他愿意,殿下一定会带他去银月城。”沙迦微笑地看阿丝娜。

阿丝娜淡淡一笑,再次看手中的玫瑰,美丽的双眸竟是开始失神。

沙迦还要说话,却被星川扬手阻止,空气变得异常安静,星川似是很有耐性地静静等阿丝娜开口。

阿丝娜的神情变得越来越低落,她抿了抿唇,开了口:“走到尽头,会找到你要找的人。”当她低低的话音落下时,我的大脑瞬间开始嗡鸣。

“嗡——”我的脑中化作了空白,阿丝娜……出卖了我。

“谢谢,阿丝娜,你这个决定是正确。”朦胧中,我听到了星川的话音,他带着微笑从阿丝娜身边走过,黑色的发丝轻轻扬起。

阿丝娜朝小卡看来,脸上是深深的愧疚:“对不起,我知道你一直看着,但是,你属于更广阔的天空,你曾说过,你不排斥银月城,那里会让你变得更加强大……”

我的心跳“咚咚咚”重重地撞击胸膛,压在我心口的巨石也越来越沉,我坐在座位上深深呼吸,拧紧了双眉。

阿丝娜,你觉得这对我真的是好吗?

送我去银月城?把我交到星川的手中?

“喂!你应该感到荣幸~~”疾风的脸大大地撑满面前的屏幕,我冷冷地看着他,他灿灿地咧开嘴,眯起的眼睛里却是森森的寒光,“还没有一个人能让我们殿下惦记一年,不过,我觉得你也不过如此,你到底用什么骗了我们殿下?”

“疾风!殿下不会选错人,殿下选的人能力一定很强。”沙迦严肃提醒。

“切。”疾风站起身,不屑地看沙迦,“你见过那个洛冰吗?但我见过,他不就是和哈瑞一起抢我种子的人?”

我立时看向疾风,难道他们之前就已经知道那个是我了?

“你们……早已知道洛冰在诺亚城?”阿丝娜也吃惊地看向疾风。

“哼。”疾风发出一声轻笑,“如果不是我输了,我们殿下也不会留意。”

阿丝娜握紧了手中的玫瑰,垂下目光:“那为何那时候不来?”

“因为我们殿下需要冷静一下,以免……”疾风眯起了眼睛,“一不小心灭了你们诺亚城。”

阿丝娜的神情立时划过一抹心惊。

“就你话多!”魅蓝忽然上来推开了疾风,沙迦也抚额摇头,魅蓝白疾风一眼,“我们殿下温柔善良,怎么会做这种事!”魅蓝的语气有些急躁,更像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掩饰。

疾风一怔,慌忙捂嘴,双眸也划过了一丝心慌和紧张。

沙迦轻笑地看他:“知道怕了?以后在外面少说话。”

疾风立刻捂住嘴,从指间发出一声闷闷地:“哦……”

阿丝娜的脸色微微发白,微垂脸庞,看着手里的玫瑰花,嘴角浮起勉强的微笑:“是啊……星川殿下这么温柔善良,是不会做这种事的……”

魅蓝看向她,碧绿的眼中却是划过一抹淡淡的心伤,这抹心伤很奇怪,宛如是在感叹自己与阿丝娜的相似,她转开了脸,脸上的傲气也被一分淡淡的失意而替代。

“还有……”阿丝娜的目光渐渐暗沉起来,她抬脸沉沉地看沙迦和疾风,“如果你们和洛冰交手,你们,未必能活下去!”

阿丝娜格外阴历的话和她身上散发出的阴沉气息一时将沙迦和那个自负的疾风震慑,疾风愣愣看阿丝娜,阿丝娜冷冷看他们一眼转开了脸。

阿丝娜突然的威慑让魅蓝的眸中也露出了一分惊讶,似是惊讶于他们眼前这位温柔羞涩的公主也会有她的另一面。

我坐在观察舱里渐渐平静,阿丝娜的决定阿鲁法长老他们一定也有参与。这么大的决定,阿丝娜一个人是不能够做的,一定是受到了阿鲁法长老的支持,或者……这就是阿鲁法长老的决定。

所以阿丝娜昨天叫我今天穿上男装,所以阿鲁法长老让我原谅阿丝娜,所以阿丝娜刚才支开了哈瑞……

“唰!”身后传来了开门的声音,面前的画面消失,我紧紧握住了座椅的扶手,

心跳随着那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而收紧,慢慢的,他走到了我的身前,身上的黑袍撑满了我整个眼帘。

他没有说话,我也没有扬脸看他,但是,我知道,他那双如鹰的眼睛正狠狠盯视我的头顶。

“你挡住我看风景了。”我冷冷地说。

“哼。”他发出一声轻笑,转开了身形,我站起身,从他身前走过,走到了观景窗前,凝望远方:“你太没诚意了,你应该给阿丝娜九百九十九朵玫瑰。”

忽然,身后人风扬起,“啪!”一声,一条手臂穿过我的脸侧狠狠拍在了我面前的观景窗上,随即,我一侧肩膀就被人狠狠摁住,不让我离开他的身前,浓浓的杀气瞬间将我完完全全包裹。

“从来没有人……让我想了整整一年……”他压上了我的后背,俯下脸几乎贴在我耳边说话,沙哑的声音似是在努力忍耐想杀了我的冲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