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救矿工/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跑出了画廊,外面的天空已经再次明亮,但依然布满烟尘,只是已经能隐隐看到太阳。

一个机器人从那朦胧的太阳中飞落,落在了我的身前,伸手直接抱住了我,面罩从我脸上落下,我伸手圈住了它的脖子,它直接飞起,带出星川的雷厉风行,不作半点停留。

幽灵王子一直在我们下面奔跑,他蹿上了高楼的树藤,站在了最高处,远远看着我,目送我的离开,直到我再也看不见他。

“谷尘遗迹是这个世界美术的最高学府,这里聚集了全世界最好的画家。”面前的机器人里,传来星川的话音,“银月城不安全,真希望能带一幅画回去……”

我有些疑惑地仰起脸:“银月城不安全?”很难相信自负自大的银月城殿下星川会说自己的银月城不安全的话。

“在这个世界,除了辐射中心是最安全的,没有一个地方是安全的。”他说完后,不再说话。

我忽然想起了阿鲁法长老的话,他们银月城在宇宙里飘,始终没有我们站在地面踏实。

星川并没带我回到飞船,而是往前方一直飞了过去,随着烟尘越来越淡,我看到下面一片狼藉,所有的一切被彻底夷为平地。如同再一次遭受世界末日,所有的东西被从这个世界里抹去,只剩一片黑色的还泛着火光的焦土。

只是一个吸收蓝晶能源的机器爆炸就引起了那么大范围的破坏性的爆炸,可想而知蓝晶能源是多么地可怕。

这样的能源却成为我们生活里必不可缺的能源,因为一直使用它,而让我忽略了它的危险性,今天,它向我展示了它毁灭性的一面,让我不敢再小看它。

而正是这样的能源,却能被我吸收,我的身体里,全是这可怕的:蓝晶能源。

渐渐的看见了被烧毁的树干,再过去,树干上也没有了焦黑的颜色,但像是被巨大的气流切断。

星川带我飞了很长一段时间,让我意识到两个辐射区的破坏力是有多么地大!

接着,应该是在七级辐射区我看到了敌人的堡垒,但也被震坏,他们的防线全线崩溃!

星川让我摧毁的不仅是机器,还有敌人的布防,引爆一个机器一劳永逸地结束了这场战争。

忽的,从那个堡垒里踉踉跄跄走出了一些人,他们身上穿着肮脏难看的防辐射服。

“蚀鬼族!”我惊呼。

“不,是矿工。”星川说。

“什么?”我惊讶地看着他们,他们也仰起脸看我们,他们在烟尘中跌坐下去,如同苟延残喘等待死亡。

“你们什么时候救治他们?”我们从他们上方飞过,尽管他们戴着头盔,我仿佛也感觉到了他们透着绝望的视线,他们纷纷低下脸,不再看我们。

“他们活不成了。”冷冷淡淡的话就这样从机器人口中而出。

“为什么?!你们不是有治愈者吗?!”我的怒火开始不受控制地涌起,一定又是他们银月城冷酷无情,让这些人自生自灭!

“他们被辐射能严重侵蚀,我们的治愈者无法治愈。”星川的话音很淡,透出了让他们自生自灭的无情,“我们只能净化他们体表的辐射能,无法净化他们体内的。”

“放我下去。”我忍住体内的怒火,尽管银月城没有无情,但让他们自生自灭是真的。

但星川根本没听我的命令,哼,他也不会听别人的命令。

“放我下去!你不是想知道我怎么杀幽灵的吗?!”我大声说。

这一次,他顿住了身形,机器人巨大的脸俯落看我,我沉沉看他:“放我下去,我让你看看我真正的能力!”我狠狠盯视机器人钛银色的面罩。

他开始往回飞,带着我降落在那些绝望地坐在地上的人的面前。

他们有些吃惊地慢慢仰起脸。

星川放开了我的身体,我的面罩也移开我的脸,我走向他们,他们竟是惊讶地齐齐看向我。

我蹲在了第一个人的面前,透过那脏污的面罩,我看到了一张布满水泡和腐烂的脸。

“呕——”忽的,边上的人呕吐起来,他就那样呕吐在自己的面罩里。

其他人匆匆跑向他,扶起他的身体,他躺在他们之间粗重地喘息,深受辐射能的折磨。

我站起身,转身看星川的机器人:“你们银月城和蚀鬼族,有什么两样?!都是让这些人自生自灭!”

“我们救不了他们!”星川像是有些生气了,朝我大吼,“如果可以救,我们会安顿他们!”

“派一艘飞船来。”我直接说,不想再听星川解释。

巨大的机器人站在我的面前,冷冷地,沉沉地盯视我。

“我说派一艘飞船来!”我继续沉沉说,狠狠盯视他的脸。

他突然朝我大步走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身体:“跟我走!”

我立刻摸上他的身体,立时,蓝色的光点开始闪现,瞬间周围的人都惊讶地开始后退,我紧紧握住机器人的手臂,蓝色的光点如同血液一般从他体内流出,进入了我的身体,被我吸食。

它一点,一点跪落在我的面前,巨大的手从我的身上滑落,和这些垂死的人一样,变得无力。

我收回手,留下最后一点能源,冷冷俯视他:“我最后再说一遍,派一艘飞船来,我会治愈他们!”

我转身看那些矿工,他们惊地双脚蹬踹地面纷纷后撤。

我又吓到人了。

我收起了微微透明的,布满蓝光的手,低下脸:“对不起,吓到你们了。但是,我能救你们。”

他们停止了蹬踹,坐在地面上远远看我。

坐在最前面的那个人趔趔趄趄地站了起来。

“格鲁!”有人急急叫他,朝他伸出手,“他很危险!”

“哼……”被叫作格鲁的男生沙哑地轻笑,侧回脸看大家,“他再危险,还有蚀鬼族危险吗?我们已经是快死的人了,还怕什么?他说能救我们,我想试试。”

他朝我趔趄地走来,看我:“你怎么救我们?是像那个机器人?”他的头盔朝向那个机器人,“那样也好,给我们一个干脆点的了断。”

我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