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果睡的星川/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看向客厅,我正对面是大大的窗帘。

我朝窗帘走去,窗帘在我的脚步中缓缓拉开,立刻,浩瀚的宇宙映入了我的眼帘。

我吃惊的走向前,面前的玻璃门移开,外面是一个圆形的如同飞碟一般没有栏杆的阳台。我站在了阳台的末端,面前竟然是无边无垠的宇宙和那颗深红的勘萨星。

整颗勘萨星宛如就在我的面前,触手可及。

我到底在什么位置?

我往下看去,赫然看到了先前在银月城外看到的绿地和花圃,那里是银月城的另一端。所以,我也在另一端,而且,我没有头朝下,或者说,草地没有在我头顶上,所以,我应该是在银月城另一端的反面!

壮阔的景象在我的面前,这里仿佛是整个银月城景色最美的地方,如同最美的景色总是在山顶。

我探身往下看,我下面没有别的房间了,应该是在我的背面,在这里会让你有一种空间变得错乱的错觉。

我转回身,再次进入自己的房间,窗帘又缓缓拉起。

星川是冷酷的,现在我对他作用很大,他给了我一个好房间住,哪天不需要我了,他便会把我扔下银月城。

既然如此,我现在要抓紧每一分每一秒在银月城的时间,多看,多学,替莱修斯看遍银月城的科技。

我捡起包,进入房间,房间里墙上有门,我走上前,门自动开了,里面是银月城款式的衣服,和星川沙迦一样白底蓝纹,胸口是银色的银月城徽章。

我看看自己胸口的诺亚徽章,到了银月城就没用了,信号被地球的大气层阻断。

我将自己的衣服挂入这个壁橱,拿出睡衣和换洗的衣服,先看看银月城怎么洗澡的。

我脱掉了衣服,开放式的浴室让我很不习惯,感觉自己像是在房间里裸奔,我不是一个喜欢在自己家里光着身子乱走的人,所以我还是觉得很别扭。

浴室的玻璃向上移开,我走了进去,玻璃再次放落,水却是开始从四面八方而来,它们化作了细细的水蛇开始环绕我的周围而下,神奇的景象让我一时看地出神,银月城洗澡都那么讲究?

忽的,我竟是感觉到重力在减弱,我整个人也缓缓飘飞起来。

水流开始在我身边环绕,渐渐将我完全包裹,我的双脚和肩膀露在上下水面之外,水的高度不会让你被淹没,重力的大小也似乎刚刚好可以控制。

当我蜷缩身体时,整个人就没入了水中,我随着水流开始转动,我再伸手扶住两侧玻璃伸直身体,我整个人变成了倒立。

但是,特殊的引力环境让我并没有倒立的感觉,只是身体里的五脏好像也有点漂浮,虽然有些难受,但还是能忍受。

因为在诺亚城训练飞行时,作过一些失重的训练。

我再蜷缩起身体,让自己再恢复正立,感觉温热的水已经像洗衣机一样把我洗干净了,水里似乎含有清洗的液体,散发着好闻的幽香。

重力忽然回归,水落在了地面上,地面上浮出了一个个小孔,瞬间将水全部吸走,紧跟着,就是吹风,没错,和诺亚城把你弄干一样,是全方位的吹风,将你彻底吹干。

走出淋浴房时,我感觉全身已经舒爽,我套上背心,穿上睡衣,把自己往床上一扔,直接睡觉。

柔软的床也是最真实质朴的柔软的垫子和丝滑的丝毯,没有任何高科技的成分,恰恰是这些质朴古朴的东西,在这个世界现在才是最难拥有的,反而让它们比那些高科技的床变得更加珍贵。

整个房间充满了我沐浴后的淡淡的幽香,净化了所有矿工身上的辐射能让我感觉颇为疲惫,几乎在沾床的同时已经熟睡,我明明是一个在陌生的地方会分外警戒的人,但是今天,我真的太累了……

朦朦胧胧中,我感觉睡得有点挤,双腿也被一块巨石压住很重,我不舒服地想翻身,身后像是墙壁把我挡住,让我无法翻身。

我不舒服地往前,但压在我身上的巨石太重了,我往身下看,赫然看到了巨大的章鱼的触手正缠住我的脚死死拽住。

那恶心的布满粘稠粘液的触手让我瞬间全身恶寒,寒毛竖起。

“放开!放开!”我开始用力挣扎,可是那章鱼的触手却是越缠越紧,大大的吸盘爬上了我的腿,沿着我的身体朝我爬了上来,然后,张开了那巨大的吸盘,里面是粘稠的液体,和蠕动的肉体,就像一只巨大的鲍鱼要把我吸入它的体内。

我一下子惊醒,心脏“通通通”直跳!

原来是梦。

可是,为什么我身上还是感觉很重?而且,好像有什么横在我的腰上!

我随意地摸向腰,登时大脑“轰”一声,炸了!

我摸到了,一条!赤,裸,裸的手臂!

是手臂!

是手臂!

是手臂!

“嗡————”

后背忽然被什么贴上,随即又离开,随后,便是一缕热热的气息吐入了我的颈项,是呼吸!

是人的呼吸!!

我的手再僵硬地往下摸,又是一片赤,裸的皮肤,即使刹那间的触及,我也感觉到了他肌肤的滑腻与清凉。

压在我腿上的巨石原来是人的腿!还是一条赤,裸的腿!

我登时腾地惊坐起来,那条手臂也从我的腰间顺势滑落我的腿上,我僵硬地看向一侧,一头黑色顺直的长发瞬间映入我的眼帘,我整个人瞬间炸了!

银灰色丝绸的毯子因为我惊坐起来而被我带动,滑落了他的肩膀,露出了他肩膀下赤/裸的肌肤!

散乱的黑发完全遮盖住了他的脸,如同从电视里爬出的贞子一般可怖!

“星川你变,态啊!睡我床上!”我一下子喊了出来,全身寒毛竖起,恶寒地蹬踹双腿,把自己的腿从他的腿下抽出,结果因为蹬踹又把丝绸的毯子往下拉了拉,这次更是露出了他的腰线。

“别吵。”不悦的咕哝的声音从那一堆黑发下而来,他翻了个身,立刻他*,裸,雪白的胸膛一下子撑满了我的视野,我的脸登时炸红!

即便我和莱修斯是未婚夫妻,他也从没脱光上身睡在我的身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