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礼物(3千红包更)/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们诺亚城不都男生和男生在一起,说你喜欢冰哥应该在你们诺亚城算正常吧。”阎罗因为他的大块儿,所以说起话来看着很憨实,“冰哥老婆不就是莱修斯?”

“噗!”我因为疾风的话不小心喷了出来,他们居然认为莱修斯是我的老婆!他们是怎么觉得莱修斯是我老婆?

按照体形身高来说,我和莱修斯的关系应该是显而易见的……

“咳咳。”哈瑞忽然变得尴尬,僵硬,“莱修斯他……他……”哈瑞不知怎的开始失神。

是啊……我的未婚夫……是莱修斯……

我也开始失神。

“呲呲。”忽然间,我胸口的勋章震动了,我摘下了勋章,星川小小的人像浮现,立在勋章上,立时让阎罗和疾风紧绷起来,不自觉地挺直身体,如同星川就站在他们面前,让他们不敢造次。

“洛冰,回一下房间。”星川说完便已经消失,和平时一样言简意赅,没有多余的废话,这更像一个命令。

“我陪你去!”哈瑞立刻回神抓住我的手臂,琥珀的眼里已经燃起对星川的愤怒和戒备。

我心烦地看他一眼:“别老粘着我!我没事了!星川也不知道我的事,他那是职责所在。”

哈瑞听完目露吃惊,像是在吃惊我居然会为星川说话。

我低下脸:“我现在……已经没资格再说星川冷酷了……”我看向自己的双手,一旦拿起枪与剑,我便成了一具冷酷的杀人机器。

“小冰!不要看自己的手!”哈瑞情急地握住了我的双手,把它们合在一起完全包裹在他的双手内,让我看不到自己的双手,却看到了他中指上的戒指,“我会一直陪着你,我不会让你变成他们那样的人。”他抚上我的脸,迫切而焦急。

“呃……”疾风受不了地发出怪异的声音,“我说……现在是在教室,你们两个能不能收敛一点,再这样下去,我感觉我也要喜欢男生了!”

我恍然回神:“对不起。”我从哈瑞手中抽回手,在哈瑞担心的目光中心烦意乱地站起,转身直接推开教室的窗跳了出去,因为从这里走最近。

我知道哈瑞在担心我,他也在生星川的气。

但这是战争,这是生存在这个世界的每个人的时代责任,不拿起刀枪战斗守护,就拿起刀枪欺凌弱小。

我也迟早会面对这场战争,面临自己的选择。是奋起反抗,还是坚持不伤人结果反成了伪善。

这样的乱世,杀蚀鬼族这样的魔鬼是为了不让更多人死已经变得显而易见。

至于我,需要在这样的战争中,为不让自己变得更冷酷,不让自己彻底变成这里的人而努力。

我自己的心不仅仅需要哈瑞的守护,更需要我自己的守护。就像星川说的,我们在人性的边缘徘徊,我不能在战争中迷失自我。

哈瑞今天为我打星川,直到现在,我的心依然是暖暖的。是哈瑞给了我这份温暖,给了我这份家的归属感。

他成为我在银月城继续努力和战争中守住自己心的精神支柱,只要有他在,我相信,我一定不会在黑暗中迷失,被心魔吞噬。

因为只要有他温柔的笑容,有他温暖的拥抱,便会将我瞬间从黑暗中带离,回到阳光的他的身边,站在这依然有一线美好的世界里。

我忽然觉得,身边有哈瑞,很幸福。

往前不一会儿,便有个阳台,这里每个阳台都是飞行器,我都有权限可以使用。我在银月城其实很自由,星川给了我最大的权限,也给了我最大的信任。

细细寻思,其实星川是一个非常多疑,而且不会轻易相信别人的人,这从他把我从他的飞船上扔下去便可知。

而现在,他却给了我绝对的信任,他甚至从不担心我窃取银月城的情报,因为我的权限是可以翻阅所有资料的,但是,他还是没有防我。我的权限远远超过了应该算是和他一起长大的骑士团们。

哎……

或许我真的不应该再那么小气,杀戮会让人越来越冷酷,所以,星川变得冷酷是理所应当的事。

他不冷酷,或许会给银月城带来难以预料的灾难。

回到房间时,发现房间床边又多了一张悬浮的钛银色蛋卵形的躺椅,看着就让人感觉靠在上面一定很舒服。

而在躺椅上,我看到星川正背对我坐在那里。

我走进房间,站在他背后看他:“我已经没事了,你不用担心我。”

“我有个礼物要送你。”他温柔地说着。

我有些莫名,星川忽然要送我礼物?或许他是想安慰我。

躺椅慢慢转身,然后,我看到了他怀里的一只雪白雪白的小兔!

我的心立时被他怀里的雪兔溶化,立刻上前从他的手中轻轻地接过像一个雪球一样的小白兔,抱在怀里轻轻地抚摸,我开心地笑看他:“真的给我的!”

他看着我的笑容微微失神,目光深邃难懂:“是的,我看到你的小卡也是兔子,所以我想,你喜欢兔子。”

“谢谢!”我开心地怀抱小白兔坐在了床上,喜爱地抚摸,小白兔在我温柔的抚摸中缓缓闭上了眼睛,伏在我的腿上一动不动,分外乖巧。

“它叫什么名字。”我抬眼看星川,却看见他竟是已经睡着了。他的脸侧落一边,黑色的长发散落在他的脸上,他看上去睡地格外地沉,呼吸平稳,胸脯微微起伏。

他看上去很憔悴,又像是好几天没有睡觉的样子,不然他不会在那么快的时间内,陷入沉睡。

他应该是只和我说了一句话就睡着了吧,说明他真的很困了。对任何人带着戒心,防备,不信任任何人的星川,却总是在我这里,安然入睡。

他也不怕我杀他?

不,他怕,因为他已经在我这里懒得伪装,他知道我恨他,但我不会杀他,因为我跟他说过,我和他公私分明,我知道这个世界需要他。

可是,明明他戒心那么重,为什么还需要身边有人才能睡着?一个对任何人不信任的人,不更应该自己一个人睡,然后再加三层防护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