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因失去爱而冷酷/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静的房间里又是他穿衣服的声音,我只有全身灌注地看面前的地图,蚀鬼族的扩张让人心忧。

“蚀鬼族现在有了新的领导者,比原先的聪明。”星川走到我的身旁,一脸烦躁地看地图,“原来的蚀鬼族只知道抢劫,养人食用,而现在这个,知道占据资源,利用资源,很少再杀人。”

他点向其中一些红点:“他们先攻占这里,然后作为自己的扩张的新据点,这座城里的人愿意投降,蚀鬼族不会杀他们,他们也将服务于蚀鬼族,但是,如果不投降,他们会全部屠杀,一个不留。”星川拧紧了双眉,已露凝重之色,“你看,他们的据点离地很近,如果一座城受到攻击,周围的城市会迅速支援,蚀鬼族已经形成了一个规模,是我们当初太轻敌了,等发现时,他们已经壮大……”

“所以要攻打他们难度更大?”

星川点点头:“我们需要在地面建立基地,但以银月城目前来说,无论是资源还是兵力,都很困难。现在还是以防御为主,所以要守好十二区罅缝。”星川指向那条唯一阻挡蚀鬼族的罅缝。

罅缝两边是两个面积格外巨大的辐射区,几乎覆盖了两边整片大陆,如果蚀鬼族要攻打过来,需要绕一整块大陆,非常困难。

蚀鬼族靠抢,抢下了半个天下。

而银月城手握最高科技,却只能在太空飘,无法落地。从地图上看,蚀鬼族应该已经远远超过银月城的人数了。

做恶人果然更容易些。

“我们可以联合十二区以后的人。”我指向另外半边星球。

“哼。”星川却忽然发出一声轻笑,那声轻笑充满了对我的轻嘲。

我不悦地看他:“有什么好笑的?”

“笑你单纯。”他伸出手拍向我的头,我立刻紧张后退,他又笑了,这次的笑自然和前面的不一样,他收回手,微笑看我:“你认为有多少人愿意为这个世界去牺牲?”

我怔住了,被他这个问题给问倒了,也似乎明白了他那声轻笑,他的意思是在说,十二区后的人都在自保,不愿加入这场对抗蚀鬼族的战斗。

如果以蚀鬼族现在缴枪不杀的策略,那么他们一旦打过来,十二区后面的这些城市,大多会为了活命而投降吧。

这是末世,人从出生便被告知要不择手段地活下去,这里没有国,没有家,没有强烈的民族感,自然不会有民族尊严。

遇到蚀鬼族,只会吓得瑟瑟发抖,如果投降能不死,他们首先选择的,必是投降。

如果人人愿意拿起刀枪战斗,赫雷他们也不会招募士兵招募地如此困难。

“等时机成熟,我会和赫雷见面。”星川忽然说,我看向他,他也看向我,“赫雷的眼镜是你让哈瑞打掉的吧。”

“恩。”我直接承认,因为这件事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他已经找到了我,自然能想到当时赫雷的眼镜,是我让哈瑞故意打掉的。

“哼……”他轻轻地笑了笑,仰起脸,轻叹,“幸好现在你是我的人,不然如果成了敌人……”他落眸看我,眸光锐利,“你会比蚀鬼族更可怕。”

我懒得看他:“你别来招惹我就行。”

“那……找你睡觉算吗?”他的话音里忽然多了分玩味。

我看向他,他微笑地看我:“你知道的,没有你,我睡不着。”他的目光开始放柔,用一种近乎深情的目光看我,看地我全身发麻。

我摸上手臂:“你在我这儿就不要装了,这眼神太肉麻了。”

他扬唇邪邪地笑了起来,朝我迈进一步,俯下脸,长发垂落他的脸边:“因为……”他深深注视我的眼睛,“我上瘾了。”

我立刻后退一步,和他保持安全的距离,奇怪地看他:“你为什么非要人陪你睡?”

在我这句话后,他脸上玩乐的神情渐渐消失。他站直了身体,脸上没有了任何表情,再次透出他像是任何事不敢情趣的没有生气的神情:“我小时候……有一个小姐姐陪伴我……”他淡淡地说了起来,没有任何表情地看着阳台外。

“小姐姐?”我挑挑眉,小姐姐~~~

他走向阳台,凝望那颗深红的星球:“我父亲因为叛乱被爷爷扔下了银月城……”异常平淡的话从他的唇中吐出,却让我大为惊讶。

而他,依然凝望那颗星球,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宛如说的是一个陌生人的故事。

“母亲为了寻找父亲,也离开了我,之后,爷爷就派了一个小姐姐照顾我,我一直和她睡在一起,和她睡在一起,我感觉像是……和母亲睡在一起,很温暖,很安全……”

“后来呢?你的小姐姐呢?”

“死了。”他淡淡地说,“在我十三岁的时候,她死了。在我面前死的,那年她十八岁。”他转身依然没有任何神情地说,“你看到的银月就是她。”

我吃惊地呆立原地。

他平淡地看着我:“那时她是我最爱的人,我的母亲,我的姐姐,我的亲人,她死了后,我……”他顿住了话音,变得静默,如同一个絮絮叨叨的人偶渐渐没了电,变得安静。

“对不起,我不该问你。”我内疚地看他,十三岁,正是感情最敏感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他那时的痛苦和悲伤。

如果那个小姐姐还活着,或许今天的星川完全是另一个样子了。

星川眨了眨眼睛,有如人偶又有了电,自始至终,你在他的脸上也看不到悲伤,痛苦或是失去亲人应该有的神情,而更像是这份痛已经变得麻木,让他变得冷酷。

“人总要死的,不是吗?”他看向我,说。

我心情复杂地看着他,他真的是因为她的死,而变得麻木冷酷。

“是的。人总要死的。”我说,我已经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了。

他轻笑一声,似是对那段往事已经毫不在意,又像是在他的心底已经没有半丝痕迹,无法在他的心湖掀起半丝波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