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金月勋章/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疑惑地看向他:“沧宇殿下,怎么了?我……哪里不对吗?”

他微微眯眸,笑容依然亲和暖人:“很少有人像你这点年纪可以认出花茶。”

我一愣,是啊,这个世界连花都没有了,更别说花茶。

克洛遗迹里也只有鲜花巧克力,不过……印象中好像有看到玫瑰花茶。

但是,一个男生喝花茶,才更奇怪吧。

在我的世界,如果一个男生喝花茶肯定会被笑死。

可是看到沧宇殿下,忽然又觉得他喝花茶一点也不违和,反而有一种英国绅士般的儒雅,变得更加迷人。

“克洛遗迹里有。”我随口说,脸不红气不喘,“玫瑰花比较多,茉莉花比较少见。”我笑看他,他微微一笑再次看落书本,神情温和带笑:“诺亚城因为有了你,才有这翻天覆地的改变,洛冰,你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改变。”他语气平和,总是这样云淡风轻,从容不惊。

我不好意思地低下脸:“我没有你们说得那么好,我只是能进出高辐射地区罢了。”

“但你不用能力便杀了十九个能力者。”他恬淡的声音却是如同一把尖刀一样刺入了我的心,“这不是一个普通人可以做到的……”他的话音像是越来越遥远,我的手在这嗡嗡的话音中开始微微轻颤起来,茶杯内的水震出一圈圈波纹。

这不是沧宇殿下的错,是我自己的问题。

原来,我并没有像自己说得那样没事了,而是因为没有人再提起,我的大脑将这件事埋到了最深处,不让自己去触及,我依然无法面对它。

“你怎么了?”沧宇殿下变得有些吃惊,他站了起来,走到我的面前,取走了我手中的茶杯。

忽地,他轻轻地抱住了我,将我的头按在了他的胸口:“没事了,洛冰,魔鬼如果不消灭,会有更多的无辜者死去,你想想那些被蚀鬼族吃掉的人,还有孩子,还有被他们养殖的女人,你这是在为他们复仇,你举起的是正义之剑……”他的话音轻柔而沉稳,具有神秘的魔力轻易地扫去了你心底的魔障。

我一直介意陌生人对我的碰触,可是不知为何,对于沧宇殿下这个安慰的拥抱,我却无法推开。

他缓缓地放开我,半蹲在了我的面前,轻抚我的手臂:“你是第一次?”

我点了点头,握紧了自己的双手:“对不起,让您见笑了。”

他继续静静地注视我,如同在专注地看一本书:“是我没有注意,你很勇敢,不如我们把它说出来,说出来才能彻底放下它,你的逃避只会让它缠绕你的心。”他温柔地看着我,温柔地抚上我的手臂,给予我鼓励的目光。

我心绪不宁地看着他,他微笑起来,将椅子移到我的对面,伸手握住了我的手:“不如……就从你扮作新娘开始,你为什么要扮作新娘?”

我稍稍平复,长舒一口气:“因为想近距离接近敌人。”

“能力者释放能力需要时间,所以你能获胜的时间,只有那瞬息之间?”他继续温和地问,如同电视里温柔的心理医生。

“是的,我的能力不是战斗,所以我只能靠那点时间来赢得先机,只要消灭最多的能力者,我们获胜的把握才会越大,而擒贼先擒王,先杀了他们的王,才会让他们陷入吃惊,一时无法反应,给我更多的时间。”

“擒贼先擒王……”他低低轻喃,“于是你扮作了新娘,因为只有新娘才能最靠近那个王。”

我点点头。

“洛冰,你用的……是不是叫战术?”沧宇殿下轻握我的肩膀。

我再次点头:“是的,算是战术。”

他轻握我的肩膀细细看我:“洛冰,你的言谈很有教养,又精通战术,不像是地面的人,你从哪儿来?”他深深地,细细地打量我。

我一惊,立时抬脸看他,在看到他深邃的目光时,我竟是失去了平时的冷静,匆匆避开他的目光站起身,向他行礼:“我要回去了,谢谢殿下的茶,很好喝。”

他站起身,我从他身前立刻离开。

在被他注视的那一刻,我感觉到了一种被彻底看穿的感觉,那个时候,他的目光和星川的目光是一样的。

他们果然是兄弟。

“洛冰。”忽的,他叫住了我,我转身低头:“殿下。”

“星川让你和他一起睡吧。”淡淡的话从他口中而出,我的脸立时涨红,尴尬地看向他,他怎么知道的?

他的脸上已经恢复了温和地微笑,从胸口取下了一个金色的银月徽章,放到我的面前,“有了它,星川不敢再欺负你。”

我愣愣地接过那枚金色的徽章,它如同一轮金色的暖月,像是水晶一般的材质让它不会因为是金色而俗气。

我放松地笑了,看向他:“谢谢沧宇殿下!”我拿起徽章,徽章瞬间吸附在我原来的徽章上,通透的晶体又映出了里面的银色。

沧宇殿下微微而笑:“空了可以来找我聊天,我喜欢和你聊天。”

我又再次激动起来,感觉到被自己偶像承认的感觉。

从沧宇殿下那里出来,我的心情久久未能平静,就像小女生见了自己的偶像。我想,如果我同桌见到鹿晗,并且还能跟鹿晗说上话,她一定会激动地直接晕死过去。

我忽然担心自己今天的表现够不够好,有没有在沧宇殿下面前失态。

可是,沧宇殿下比星川还厉害,他像是已经感觉出我不是地面上的人,但是,无论谁也不会想到我来自另一个世界。

之后如果沧宇殿下再问起,我可以说自己失忆了。

“洛冰?”忽然,有人叫住了我,我下意识转身,却是看到了苏乾教授。

他一身实验室的白大褂,发辫垂在右肩,一手是课本,一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神情很是不悦:“洛冰,如果因为我批评你两句你便不来上课,那是你的损失!”

我愣愣看他一会儿,恍然,苏乾教授误会我在耍性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