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白玫瑰/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叮……”包子出锅,大家又围在一起好奇地看,像是看新大陆。

“吸——”凯宾斯大厨先闻了闻,好奇地看了看,戳了戳,包子凹下去,又慢慢恢复,凯宾斯大厨撇撇嘴,“好像……没什么特别的。”

我笑了,拿起一个包子放到他面前:“尝尝。”

凯宾斯大厨怀疑地接过,而哈瑞已经拿起一个大白包子,好玩地用手指戳包子皮。

看他在那里玩包子,捏包子的样子我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虽然明明知道他是在好奇小小的面团怎么能膨胀的那么大,但是,还是感觉他像是在捏……那个……

自从接受他的表白后,我感觉自己……的思想……也……越来越污了……

“别玩了!”我用胳膊撞他的胃,他无辜地看我:“我只是好奇它怎么能长那么大……”说完,他的脸也红了,他果然在想那件事!

我狠狠瞪他。

他尴尬地,僵硬地赶紧把包子塞入嘴里,一口要下去的时候,他登时怔住了身体,肉汁从他的嘴角缓缓流出。

“流出来了!”我立刻提醒。

“啊!”忽然间,凯宾斯大厨那里也传来了惊呼,我立刻看他,登时僵硬,凯宾斯大厨居然热泪盈眶!

不用那么夸张吧!

大胖厨师和薇儿姐看见凯宾斯大厨的反应也立刻抓起一个包子吃,然后,便是三个人在那里捧着包子一边哽咽一边吃。

他们的心情我可以理解……

在我落到这个世界,吃了几个月的黑面包,忽然在克洛遗迹里吃到真正的食物时,我也哭了。

更别说他们吃了几十年的单一食品。

“太好吃了!”哈瑞激动地再抓起一个吃了起来。

一锅包子十二个,每人两个。

我拿出最后两个放在一个盘子里,用盖子盖住。

哈瑞疑惑的看我:“这两个你要给谁?”

“给星川。”我随口说。

立时,他扣住我的手腕沉下脸,狠狠看我:“你跟星川到底怎么回事?”他压低声音。

凯宾斯主厨他们已经开始准备面粉做包子了。

我看向哈瑞:“你应该相信我。”

哈瑞看看忙碌的三人,把我拉出厨房,烦躁地拉住我的手臂:“我当然知道你不会和星川睡在一起,但,但是!”

“我是男生。”我对此也表示很无奈,“我们分开睡的,就像以前在诺亚城你们男生寝室一样。”

“那也不行!”哈瑞满满的醋意,“你是我老婆,怎么能跟别的男人睡一个房间。”

“我阻止不了啊。”我也摊摊手,“你不知道,他一伸手就把我们两个房间给打通了,他又一伸手,把我变成章鱼了!”

“什么?!他把你变成了章鱼!”哈瑞立刻上上下下打量我,瞬间眸中蹿起了怒火,转身就走,“我去杀了他!”

“不行!”我急急拉住他,“所以我要安抚好他,他现在已经不睡我房里了,而且……我和你以后……反正也睡一起的……”我脸红地嘟囔,拉着他的手。

他的手立时热了:“也,也是……”他也脸红地转回脸,看我两眼,害羞地笑了,轻轻握住了我的手,“以后睡我房里……不行……”他又拧起了眉,“既然星川不睡你房里了,你还是回去睡吧。”

我立刻抬起脸看他:“为什么?!”

他羞窘地撇开脸,舔舔唇,握住我的手越来越紧:“你睡我身边我怕我会忍不住……忍不住……”

“忍不住什么?”我急急问他,他为什么不让我睡他房里?

他眨眨眼,忽然转回脸灼灼地注视我的脸:“忍不住要你。”

我的心跳登时加速,匆匆抽回手,低头,抓紧手里的盘子:“我给星川送包子去了。”我心跳加速地赶紧从他身边走过,忽然,他的手一下子揽住了我的腰,瞬间扣住我的下巴抬起我的脸,一个火热的吻又倏然而下。

焦灼难耐的,炽热的吻,将我的力气差点抽空,从他说爱我到现在,他不知吻了我多少次,宛如永远也吻不够,又宛如我欠了他整整一年的吻,他无时无刻不想讨回。

或许……

哈瑞说得对……

我们……

真的……

不能睡一起……

这对他……

或许是一种煎熬……

吻,是一个神奇的武器。它不仅吸走了我全身的力气,也放空了我的大脑,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的房间,反正回神时,已经站在了房间的阳台上,然后看到星川,竟是睡在我房里的卧榻上。

他该不会昨晚又睡在我这儿吧。

不知为何,忽然觉得他有点可怜,昨晚可是爱神日。

我走到他身边,想唤他时,却看到他手中拿着一支白玫瑰。

我怔住了身体,他一身黑色的长衣,脸微微侧在一边,黑色的长发覆盖他半边侧脸,这让他胸口的那朵白玫瑰显得更加纯洁美丽。

我缓缓俯身,朝他的肩膀伸去,我想叫醒他。

忽然,他的手抬了起来,一把扣住了我的手,紧紧的力度如同要把刺杀他的人捏碎。

“是我!”我急了,因为我怕他真的误把我当作此刻变成章鱼。

他睁开了眼睛,躺椅开始慢慢升起,让他坐起,他依然扣着我的手,一直看着我的眼睛:“你昨晚去哪儿了?”

我微微垂眸:“昨晚是爱神日,我想一个人静静。”我不能说和哈瑞一起,因为昨晚哈瑞是和一个女生在一起,“我没想到你会在。”我抬眸看向他,坐在了卧榻边,笑了,“昨晚可是爱神日,你怎么不叫个女孩儿?”

他放开了我的手,微微蹙眉:“正因为昨晚是爱神日,我不能随便叫个女孩儿,我说过,我对感情,是有洁癖的。”他说完,目光定定地落在我的脸上。

我笑了笑,把包子放到他面前:“尝尝。”

他一愣,看向包子:“这是……”

“我做的包子,尝尝。”

“你做的?”他有些吃惊,嘴角带出了笑意,拿起一个放入嘴中,目露惊讶。

我笑了:“怎样?我手艺还不错吧。”

他真的笑了,笑容在清晨的晨光中显得格外真实与干净。他总是在微笑,可是今天这个笑容却是我从未在他众多的笑容中见过的,那是一个如同未经人事的孩子般的笑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