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帮人画画/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成功是从无数次实验和失败中而来,这点,我承认,但是,我始终无法接受星川用别人来进行实战实验的事实。

我不想再想星川你的事,真想快点参战,这样就可以远离他。然后在战争胜利的那一天,我和哈瑞一起回到诺亚城,我们的家,和莱修斯团聚……

莱修斯……

我看向手上的戒指,闭上了眼睛,怎么办?莱修斯怎么办……

我真的不想……

伤害他……

“洛冰,睁开眼睛。”忽的,耳边响起了浚的话音,我睁开了眼睛,吃惊地看到我又在谷尘遗迹里,我跟谷尘遗迹的连接,好像强过和另一个遗迹的连接。

浚和大家又都站在我的面前。

“今天是昆汀大师。”浚没头没脑地说。

我疑惑看他,没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而他已经把我拉到一个画板前,边上是各种颜料。

然后我看到一个白发老爷爷器宇轩昂地从人群中走出,一看就是老艺术家。

他走到我身边,不苟言笑:“辛苦你了。”他只说了这句话,然后他的手就穿过了我的手,随即我的手被他提了起来,宛如我的手不是自己的,我成了一个*控的人偶。

接下去,我就看见自己拿起了画笔在面前白色的画纸上挥洒,潇洒的画风,写意的意境,还有点……呃……抽象派……

只能说不同世界,不同的时间时段,审美观和画风也会大不相同。

中西美术就已经很不相同了,更别说我这是跨越两个世界。

大爷画完后大家纷纷赞赏,据说画的是灵魂的本源,世界末日的来临和他们跨越了生死让这批艺术家有了更大的升华,这是一种灵魂上的精神境界上的升华。

“这是你画的?”我在沧宇的话音中醒来,眼中赫然映入了一幅画,正是昆汀大爷画的画!

我一下子坐起来,目瞪口呆。

沧宇静静站在画前:“这画风……是昆汀麦基的……”他像是带着怀念般地抬手,轻轻摸上了画板的右下角,“是昆汀大师……”

我立刻到那幅画前,画板的旁边还放着凌乱的颜料,我看向右下角,果然是昨晚昆汀大师的签名。

“怎么会这样!”我傻傻地站直身体,傻傻看向自己双手,果然还沾着一些颜料。我的发辫在脑后散乱着,凌乱的头发垂落肩膀,“画板哪儿来的?还有这些颜料!”

“洛冰,冷静。”沧宇转身微笑看我,伸手将我脸边的乱发顺在耳后,伸手请按我的肩膀,“深吸一口气,慢慢回想。”

我深吸一口气,长长吐出,我立刻转身看向床边的幽灵花:“难道是蓝晶能源加强了我和他们之间的连接?”

“恩,这倒是很有可能。”沧宇放开我的肩膀,走到我的床边,弯腰看那朵幽灵花,“我们新星机器人的超强精神连接,也是依赖于蓝晶能源。”他站直了身体,转回脸看我,“昨晚半夜你让机器人拿来了画板和颜料,看来不是你,是昆汀大师。”

“应该是。”我抓了抓头,“我在梦里,他用我的手画画,他们说……他们要留下遗作。”

沧宇点了点头,随即看向四周:“看来这里要改造成画室了。”

“画室?”我立刻又看向自己的双手,所以,以后我就这样帮他们留下他们的遗作?

“谢谢你,洛冰。”沧宇忽然说,我看向他,他温和地注视我,“看来你又有新的使命了。”他的目光久久落在昆汀大师的遗作上……

银月城的考核终于到来,每间训练室都被安排地满满的,接下去的这段日子,每位导师每天都要面对数十名学生,对他们进行能力上的分类,评定和考核。

我和赫雷走在这些训练室外,里面每一个学生都格外认真,我看到了远远比释亚的引力控制地更好的人,也看到了可以控制天气的,龙卷风信手捏来的能力者。

如果雪姬的能力不是只是在暴风雪的天气控制暴风雪,而是能控制暴风雪,,那她的能力将会有突破性的质变的飞跃。

所有的能力者看上去都那么地强,让人无从选择。果然是银月城从整个世界找来的最强的能力者。

“你在选人的时候,还要看他的性格。”忽然间,星川走到我身边面无表情地说,“如果我吓到你了,我想说声对不起。”他前言不搭后语。

赫雷看他一眼,直接站在我和他之间:“请不要说一些无关的话。”

“哼……”星川轻轻一笑看赫雷,“我们是联盟的,而且,我追求洛冰是我和他之间的事,与你无关。”

“星川,你不是在追求,你这是在强迫!”赫雷沉沉地有些生气地说,“洛冰已经明确表明他不喜欢你!”

“他会的,在将来的某个时候。”星川异常笃定,他总是那么自信。

“不,他会离开你,在将来的某个时候。”赫雷带出一声轻笑。

星川眯起双眸冷冷看他,赫雷嘴角带笑地仰首远眺,带出他的傲然与成熟。

我不理星川,继续往前走,星川要走上来,被赫雷拦住:“我改变主意了,我决定留在你身边,时时看住你。”赫雷沉沉看星川。

星川面无表情看他一会儿,渐渐扬起了他亲和地微笑:“那你可要盯住了。”

“我会的。”赫雷双手环胸,闪闪的眸光里是对盯住星川的笃定与自信。

有赫雷盯住了星川,我接下去的日子真的舒畅了许多。

白天在考核场观察大家考核,晚上睡觉给谷尘遗迹的人画画。第二天沧宇都会来,把画好的画拿走。

但每个画家性格不同,昆汀大爷是狂野型的,看着仙风道骨,但画起画来像个疯子一样,唰唰唰就画完了。

而有的是细腻型,一个细节他会抠很久,要画好几天。

我常常站在银月城的末端,看那颗深红星球,我想念哈瑞,不知道他怎样了,星川断了我和哈瑞的联系,这个霸道的男人。

我也会想诺亚城,炮姐现在已经见肚子了吧。

二姐的孩子该出生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