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复杂关系(一更/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现在我并没看到沧宇的危险,但我相信我的直觉。

星川慢慢扬手,忽的,前方一块草坪移开了,然后,一朵大大的金灿灿的花盘缓缓升起,那是一朵异常大的向日葵!

远远超过了诺亚城的,就像是……吃了超强激素,让它的每一个细胞都获得的了巨大的扩张。

它高高地立在我们身前,大大的树叶如同把把雨伞在你的上空展开。

“这就是向日葵……”赫雷走到了那朵大大的夏日葵下,仰起脸久久凝视,那是他奶奶留给他的,最珍贵的礼物。

他慢慢抬手摸向胸口,提出了那个已经泛旧的小布袋,当初他给我和星川一人一颗向日葵种子,他希望能有一天,能让向日葵开满整个世界。

而现在,这朵巨大的花盘里是满满的种子,将会在未来,洒满一片土地。

“这是我们基因加强后的向日葵。”星川走到了那朵巨大的向日葵下,摸了摸几乎如同小树干一样粗的向日葵,“它适应现在这个世界,可以在地面生长,产量高,还可以净化地土壤。第一批种子将要收获,我们会将它们投放在地面进行试种。”

赫雷看向星川,眼神变得复杂,也多了分感谢。

“谢谢。”他说。

我知道,星川已经感动到了他,已经再次走入了他的心。至少现在开始,赫雷不会太排斥星川。

星川在拉拢人这方面,是行家。

呵,我是不是还要感谢星川愿意用他那让我恶心的真面目对待我?只有在我的面前,才能看到那个厌倦了伪装,面无表情,只想睡觉的星川。

我站起身转身走,因为我的心情也很复杂。

我受不了看他“追”赫雷,但是,也不想破坏他努力修好和赫雷之间的感情。

星川像是一个极为客观的存在,他说他认为只有赫雷才能领到极光军,说明星川是很欣赏赫雷的,这点我也赞同。

因为赫雷这一年的变化我看到了,他的潜力是无穷的。

而他要成为极光军的首领,统领极光军,他需要星川的力量。

赫雷是聪明的,他没有和星川闹地太僵,或许也是因为这点。

正像星川说的,现在没有谁利用谁,只有共同的目标,就是消灭共同的敌人:蚀鬼族。

“你去哪儿?”星川的目光立刻落在我的身上。

赫雷的视线被那巨大的向日葵吸引,向日葵的身上有太多赫雷儿时的回忆,向日葵柔软的花瓣就像赫雷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向日葵对他的意义是不同的。

向日葵的绽放对星川来说,或许是学术上,科学上的成功,以及可以种植更多向日葵。

但对赫雷来说,那是一个梦,一个愿望。。

“回去了。”虽然沧宇很危险,但我现在就离开,沧宇会不会起疑?

“别走。”赫雷忽的回头看我,深沉的脸上是许久未见的一抹轻松,他顿了片刻,说:“我们三个一起喝一杯吧。”

我看看他,他看看星川,星川看向我,赫雷也看向了我:“就当是为我们第一次见面,第一次一起打败了蚀鬼族庆祝。”

我变得沉默,心情因为赫雷提起一年前的那场战斗而变得复杂。

很快,机器人给我们摆好了餐桌,圆形的,悬浮的餐桌。三张舒服的同样悬浮的椅子,还可以蜷缩靠在里面。

一瓶古老的红酒摆放在了桌上,浓郁的酒香弥漫在了空气中,大大的向日葵下。

机器人认认真真给我们倒上了酒。

我们三个人举起酒杯。

“回到我们最初相遇的那天。”赫雷举起了酒杯,他在向日葵下像是获得了心的洗礼,变得更加成熟稳重,不再因为我而对星川隐忍愤怒。

我轻轻一哼:“但愿人生只如初见。”我也拿起酒杯。

星川看我一眼,垂眸沉默了片刻:“是,人生若只如初见就好了……”难得的,他也发出了一声感叹,看向我,“如果那时我能相信你,我能……”

“别说了。”我直接打断他,这种废话我不想听。

他再次变得沉默。

赫雷在我们之间并没像以前那样尴尬,而是多了分感叹。

我们当初相见时,互不相识。

赫雷是地面人,星川是银月城人,而我,更是异界人,我们三个人来自完全不同的生活,但是,我们因为被关在同一个囚笼相识,要逃出去而建立了信任,相互配合,一起出逃,并消灭了抓我们的蚀鬼族。

那时,星川是温和的,是善良的,他期望赫雷和他一起回银月城,与他一起对抗蚀鬼族,他也会带我回银月城医治,向我施以援手,他就像从天空来的纯善的天使,真诚而温柔。

相反,那时的赫雷是愤怒的,是浮躁的,他恨蚀鬼族的残忍,恨银月城的冷漠,恨这个世界,但被星川的真诚感动,将最珍贵的种子交给了星川。

没想到,当赫雷不愿随星川上银月城,当我随星川上银月城后,所有天使的表面被彻底撕碎,让我们三个人在今日面对彼此时,关系变得复杂而古怪。

我们不是敌人也不是朋友,但又不是陌生人。

“为了未来。”赫雷举起了酒杯。

“为了未来。”

“叮”酒杯在最后一丝余光中撞在了一起,周围的护壁换作了月光,柔柔地洒落在这片草地上。

我们谁也没有说话,就像我们尴尬的关系,各自拿着酒杯一起看前方那颗你感觉不到转动的深红星球。

我开始靠在悬浮的椅子里闭目养神。

“我最近学到了很多,如果一年前我跟你上银月城,我会学到更多。”赫雷开了口,静静的,慢慢的。

“如果一年前你跟我上银月城,那或许你会变得和我一样。”星川没有任何语气地说,“相反,我在洛冰的身上找回了一些……已经被我差不多忘记的感情。一年前的你,如果扔下你的族人,跟我回来,你只会和我一样变得冷酷,没有感情。”

“这才是真正的你?我指的是现在和我说话的是星川?”

“是,和洛冰在一起时间越久,我发现我越厌倦伪装。我知道他因为当初我抛下他而生气,所以我会更努力地去获得他的原谅。”

“哼。”赫雷轻笑了一声,“我不太理解你的感情。”

“我觉得不是你不理解,而是你没有真正喜欢过人,当你喜欢上的时候,你不会在意他是男还是女。就像我知道我自己喜欢上了洛冰,就毫不犹豫地追求他,但似乎,我做凑了,反而让他更加讨厌我。”星川的语气中带出了一丝困惑与不解。

“呵,我虽然没有真正喜欢过别人,但是,我知道不能强迫别人,星川,你的做法太霸道了,你可以喜欢洛冰,但你不能强迫洛冰喜欢你。”

我不想听下去,可是,他们显然当我睡着了,如果我现在醒过来,会让赫雷比较尴尬。

“我是在为他做出正确的判断,他喜欢的男人之前和女人睡过,对他并不专一……”

“你没跟女人睡过?!”我终于忍不住了,因为他在说哈瑞。

星川立刻看向我,依然镇定。

赫雷拿着酒杯笑了,也变得镇定,不像之前那么尴尬,看来是已经渐渐适应我和星川之间“特殊”的关系。

“但是我在发觉喜欢你时,我再没碰过其她女人。”他说得义正言辞,毫无毛病,甚至显得格外真情。

我好笑看他:“那又怎样?我的感觉是我决定,不是你!就算你是我老爸,也不能决定我喜欢谁,谁更适合我!而且你那天到我床上对我做的事你难道忘了吗!如果不是为了赫雷,为了未来,我根本不想再看见你!”我愤然抓起酒杯扔向他,憋了许久的怒火终于还是忍不住爆发出来!

“啪!”赫雷伸手抓住了朝星川砸去的酒杯,但抓不住泼向他的酒,他这次,变得尴尬了,可是很快,他收起了尴尬,沉沉看星川,“你除了强迫他喜欢你,还强迫他干什么?”

猩红的酒液顺着星川的脸流淌下来,流入他修长的颈项,直挺的衣领,渐渐染红了他里面白色的衬衣,如同我用酒瓶砸破了他的额头,他拧眉沉默一会儿,看向赫雷:“大家是男人,有些事很难忍……”

“怦!”赫雷直接一拳打在了星川的脸上。

星川依然不动声色。

“我们走!”赫雷放落酒杯看我。

我沉着脸点点头。

在我和赫雷走远的时候,星川依然坐在原位,镇定地拿起酒杯喝着酒,宛如之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忽然,在他这份镇定从容中,我仿佛看到了沧宇的影子,我怎么现在才发现?他其实有很多地方和沧宇很像,但因为他远远没有沧宇的从容优雅,所以一时没有发现。

直到此刻,他若无其事地拿起酒杯喝酒,我仿佛看到了总是从容喝茶的沧宇。

第二天,我们三个又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站在一起,我们的面前正是二十位候选人,除了沙迦,魅蓝和月梦,还有十七位全新的面孔,当然,也有胸部更引人注目的索菲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