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你们都猜对啦~~/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唔!唔!”我愤怒地挣扎,在他的舌强行进入时,我狠狠咬住了他的舌,立时唇内溢出了血腥的咸腥味。

他立时离开我的唇,玻璃上映出了他阴冷的脸和嘴角的血,他擦了擦嘴角的血,眸光却变得更加兴奋。

倏然他圈紧我的腰就压住了我的身体。

“星川!!我一定会杀了你的!”我不管!我不管——我现在就要杀了他!杀了他——该死的蓝晶能源,你给我出来烧死他——

我感觉到,我充满辐射的血液正在沸腾,就快出来烧死你个混蛋了!

他火热的手开始从我的小腹往下抚去,没有抚上我的背心:“你感觉到了吗?它的兴奋……我一定能到你身体最深的地方……洛冰……让我着迷……我想征服你……我想占有你……只是看着你,我就会硬……白天看你对他们训话……我就想上你……所以……我决定我不会再手软……”他的手,一点,一点开始接近我的下身,就会发现,我根本不是男孩儿!

“轰!”忽然,我面前的玻璃倏然震碎,我往前扑去,紧跟着,我面前的空间倏然裂开,一条手臂伸出,下一刻我就被他拽入裂开的空间之中。

“洛冰————”愤怒的嘶吼在我身后响起,也在片刻间消失。

我跌落在一个舱室里,泪水瞬间从眼中涌出,我抱住了身上仅剩的银月城外衣的碎片无法控制地怒嚎:“啊——我要杀了他!杀了他——”

“快走!”粉红的双腿在我面前站立,随即,是飞船飞起的感觉。

一条毯子披在了我的身上,我登时摔掉了身前仅剩的破布,要站起来:“不要阻止我杀他——”但我却被人用力按住。

“对不起……我不能让你杀他……”他蹲在了我的面前,用力按住我,“你杀了他,大家全都会死的……”

我看向他,泪水模糊的眼中不仅是阿蛊,还有那几个蜂巢男孩,蓝发的男孩奇怪地靠着我,软软地靠在银黑头发男孩肩膀上。

“阿蛊哥哥,他为什么不愿意陪星川殿下睡?”蓝发男孩单纯的眼中是大大的不解,“谁都会想陪星川殿下睡吧。”

“小水,别说了!”阿蛊转脸微微严厉地说。

小水奇怪地看我一会儿,抱住了银黑发丝的男孩:“我们走吧。”

“恩。”他们离开了这间舱室。

“给他。”紫翼将一杯水放到阿蛊的面前,阿蛊将水杯接过,放到我的面前,“冷静一下。”

我狠狠看阿蛊,他一蓝一红的眼睛里是痴痴的目光:“没毒的。”

“我们救了你你还认为我们下毒!”紫翼生气地拿回水杯扔在地上,“你知不知道现在阿蛊救了你,他会陷入多大的危险!没有人敢跟银月城抢东西,更不敢抢星川的人!阿蛊!你真是疯了!”

阿蛊依然痴痴地看着我,拿起地上的水杯:“如果星川殿下怪罪,你们都说是我指使的。”

“不行!阿蛊!你会死的!”紫翼蹲到阿蛊的身边,焦急地抓住他的肩膀。

“为了她……我愿意……”阿蛊对着我痴痴地笑了,如同以前那份痴痴的目光。

“阿蛊你疯了!你根本不认识他!你清醒点!在他眼里你只是一个男妓!一个低贱的男妓!你为他死,他不会感动半分的!”紫翼愤怒地看向我,眼中燃起了杀气,“全是因为你!”紫翼豁然起身抽出了佩剑。

“紫翼!”阿蛊立刻起身扣住他的手腕,沉下脸,“出去!”

“阿蛊!”

“出去!”阿蛊更大声地说。

紫翼焦急地看看他,甩脸大步离开。

阿蛊看了一会儿,又去倒了一杯水,放到我的面前:“冷静一下吧。”

我接过水杯,擦了擦眼泪,一口气喝下。

很长时间,我没有说话,他缓缓坐到了我的身边,又用他那热热的,痴痴的目光细细打量我。

飞船,似乎停了,我变得紧张,抓紧了身上的毯子:“飞船停了?!”

“放心,我们开了*,他们找不到我们的。”他在我身边轻轻地说。

我看向他,他软软地靠在边上的舱壁上细细地看着我,就像他是女孩儿时那样慵懒地靠在墙壁上,妩媚而风骚。他在看到我看他时,他又立刻侧落目光,不再看我,但我知道,他其实一直在看我。

我抓紧了杯子,开始平静,他说得对,我不能杀星川,这混蛋对这个世界太重要了。而且,在蓝盾城杀了他,也会连累整个蓝盾城的男孩们。

“你为什么会哭?”我淡淡地问。

他软软地转身,侧靠在舱壁上,微垂脸庞:“我……太激动了……激动地说不出话……激动地……只会流泪……其实……我现在心跳还很快,你……要摸摸吗?”他的睫毛在长长的粉色的刘海下颤动,朝我伸出了手,但在快要碰到我时,又慢慢收回,“你不是男孩儿了,我没有资格再碰你。”

当我是男孩儿时,他的逻辑是上我是为了让我快乐,这是他们蜂巢男孩儿的逻辑。所以,小水他们还在奇怪我为什么要抗拒星川。

“女孩……是这个世界最珍贵的宝物,我以为……我这辈子到死,也不可能看见女孩儿了……”他淡淡地扬唇笑着,又恢复了平时的样子,只是不敢再碰我,“有时候,我会摸自己,但是……我知道那是假的……”他摸上了自己的胸口,那里渐渐隆起,形成了让女孩儿也羡慕的精致雪兔。

他放落了手,那雪兔又渐渐消失:“我没有见过长大了的女孩儿……我不知道她们……到底是怎样的……”

“你可以看我。”我说,从他救我那刻起,我知道他的心,是纯粹的,他的痴也是纯粹的。我们的世界观不同,但他这个人,也是纯粹的。

作为对他救我的回报,这不算什么。

他变得激动起来,慢慢地抬起脸,看向我。

我已经不想再伪装了,我累了,我在他颤动的目光中揭下了伪装,取下了变声器,他呆呆地看着我,一动不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