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肉没得吃/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飞车终于停下,哈瑞再次抱起我走出了飞车,飞车的灯光照亮了前方,竟是一个无比巨大的冰洞,巨大地连飞车的光芒也无法遍及每一处。

我有些吃惊的看着这个巨大的冰洞,就仿佛把整个冰层下给掏了个空。我放开了哈瑞,他也放下了我,我在光束中往里面走出,周围都是晶莹剔透的,纯净蓝色的冰墙,而在光芒的尽头,是一顶帐篷。

“你在这儿干什么?”我奇怪地看哈瑞,指向那个帐篷。

哈瑞神秘地笑了笑,从帐篷里拿出了一个小太阳发光器,忽然打开。

立时,刺目的光芒瞬间照亮了周围的一切,我立刻闭眼,等稍稍适应光亮后,我再次睁开眼,看到了一座真正的冰下城堡。

自然形成的巨大的冰柱撑起了这座晶莹剔透的蓝色宫殿,一根根如同钟乳石的冰柱从上方挂落,宛如一根根美丽的吊灯。

我惊叹地看着这一切,广阔的冰下世界,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小冰。”哈瑞将小太阳遥控器放到我手中,“关了它。”他神秘地笑着。

我疑惑看他:“为什么?”

他黄水晶的眼睛灿灿地笑着,棕红色的卷发在光芒中格外亮丽。

“关了,会有惊喜。”他对我眨眨眼,拉住了我的手,和我十指相扣。

我看看,关闭了“阳光”,立时,我惊呆了,只见那剔透的冰层里竟是闪现出了各种发光的神奇生物!

有水母,有海星,有奇怪的鱼,还有各种奇形怪状的生物。它们的身上散发着不同颜色的荧光,嵌在那厚厚的冰层里,如同点缀在宫殿上各种形状的宝石。

“很美吧……”哈瑞揽住我的肩膀,“我发现这里后,就迷上了这里,然后睡在了这里……”哈瑞感叹地说。

我靠在他的肩膀上心情激动澎拜地看着:“你说……它们在这里多久了?”

“不知道,需要挖一个出来回去让莱修斯检测一下。”

“别别别,万一有什么远古病菌呢?”我看了很多恐怖片,怕怕。

“呵……”他笑了,再次摸摸我的头。

他拉住我的手,和我相视而笑,他深深地注视我的脸,缓缓地,伸出手,抚上我的脸,一点,一点揭下了我的伪装,深情的目光自此停在我的脸上:“还是这样好看。”

我笑了,踮起脚尖,轻轻地,吻上他的唇,心跳却已经快得无法呼吸,这是我第一次,主动地,去亲吻他,他立时怔立在原处,我笑看他,再次伸手钻入他的斗篷,他斗篷里的温度开始变得火热,心跳在他的胸膛下剧烈跳动。

“哈瑞,我喜欢你,我不想和分开了。”躲在他黑暗的斗篷里,我终于忍不住说。

立时,他将我一把抱紧,抬起我的下巴就火热地吻上我的唇,热烫的唇压在我的唇上,啃,吮吻,却让人丝毫不觉讨厌,即便他的舌进入了我的牙关,席卷里面的一切,也依然不讨厌,反而让我渐渐失去力量,身体开始神奇地发软。

他抱紧我的手抚上了我的后背,他微微疑惑,放开了我,拉开我的斗篷看我身上的衣服:“这是谁的衣服?不太像是你的。”

我脸红地转开脸:“是……”

“这不男不女的……是粉红宝贝的?!”

我咬咬唇,转开脸不看他。

“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忽然异常阴沉地问。

我不想说,低下脸。

“小冰……”他来捧我的脸。

但是,我真的不想说,我躲入了边上的帐篷,随手脱掉斗篷,抱住了身体,我不想再去回想今晚发生的事。

哈瑞跟了进来,脱掉斗篷放在一边,蹲在我面前,伸手摸了摸我的头:“我不问了。”

我才转回脸看他,他琥珀的眼中充满了担忧和一丝隐隐的愤怒。

他无奈地叹一声,看向周围:“隐形模式。”当他说完时,周围的帐篷忽然变得透明,立时映出了外面的世界,我恍然明白为何哈瑞会睡在这里,这个帐篷原来可以这样!上方高高的穹顶上,那些五颜六色荧光的生物变得细小,宛如成了五颜六色的繁星。

“太美了!”我放落目光看哈瑞,他也正扬脸看上空,忽的,我看到从他衣领里也隐隐散发荧光,“你里面是什么?”我好奇地伸手拉他的衣领。

“别看!”哈瑞来不及阻止我,我已经看到了衣领里是一个荧光的纹身!脑中瞬间划过星川身上那在黑夜里也会隐隐发光的纹身。

我立刻去解他的扣子。

“别!”哈瑞扣住我的双手,手热热的。

我鼓起脸狠狠瞪他,他在我的瞪视中妥协,放开了手,撇开了脸:“好吧,你看吧。”

我一颗一颗解开他的衣扣,那副纹身在我的眼中越来越清晰!

那是一个女孩儿,很清楚,是一个女孩儿纹在他左侧的胸膛上,长长的头发飘逸在他的胸侧,他胸口的玉珠正好纹入了女孩儿柔和的眼中,化作了她的眼珠,而那眼睛下,正是我和莱修斯以前看到的那滴水滴!而现在,它却成了女孩儿的眼泪。

我们那时还奇怪,哈瑞怎么就纹了一颗水滴,而且还纹在那么敏感的地方,原来,这纹身是夜光的。

“这是谁!”我立刻努力,指着他胸膛上的女孩儿!

他的脸一下子红起,看我两眼,撇开目光:“还能……是谁……”

我愣住了,脑中“轰”一声,再次看向他胸口哭泣的女孩儿,心立时收紧,心跳“通通通通”彻底失去了规律,是我……他纹在身上的女孩儿……是我……

我慢慢地,伸出手,轻轻地摸上女孩儿的线条,立时,他的胸肌瞬间绷紧,在我的触摸中越来越热烫。

“疼吗?”我心疼地问,抚落女孩儿的眼睛,莱修斯说过,这里纹身很疼。当我抚过那眼珠时,立时,它在我的手中立起。

“啪!”我的手被他用力扣住,他的手格外热烫。他侧着脸,没有看我:“我……出去一下。”他忽然说,声音有些沙哑。

我立刻问:“你去哪儿?!”

他抓着我的手,半天没有说话,我不让他走,我扑上去,抱住他,他被我扑一个趔趄,双手撑在了身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