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宗本和浚/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小机器人看见我回来很高兴,迎接我进房间,然后,我看到了床上趴着已经长大的雪球。

雪球看见我朝我蹦了过来,扑到了我的身上,我接住了它,它重了。我轻抚它雪白柔滑的毛:“跟我回诺亚城好吗?我带你离开这里。”

雪球看看我,跳出了我的怀抱,跑向了我和星川房间相连的那个大洞,然后蹦上了星川的床,连雪球也不想离开银月城啊,这里的生活实在是优越。

我脱掉了阿蛊宽松的衣服,拆散了长发,身上,胸口,处处可见哈瑞留下的吻痕,如同一个个草莓。当精神松懈下来,全身的酸痛和疲倦随之而来。

算了,去TM的星川,先睡一觉。

在舒舒服服洗个澡后,人变得更加疲惫,直接沾床即睡。

梦中拂起了柔和的风,我睁开眼睛,看见了浚,浚身后不远处,站着黑眼圈的宗本。他佝偻着后背直直盯视我,深深的黑眼圈里的眼睛,闪烁这森森的一种让人无法读懂,但心慌的光。

我下意识往浚身前躲了躲,偷偷探出脸看,宗本果然还那样直勾勾地盯着我看。

“今天……我不能帮你们画画了,我有点累。”我抱歉地跟浚说。

浚一点也不在意地笑看我:“没关系,你如果没来说明你执行任务去了,所以今天大家也没来。”

我看向周围,果然大家没有来。

“那……宗本他……”我心慌地指浚的身后,“干嘛那样看我?”

“别怕,他只是想画你。”浚平常地说,笑容灿烂。

但是,我听到这话时心里猛地咯噔一下!宗本要画我!

我紧绷起来,浚似是看出我在紧张什么,灿灿地笑了:“宗本对你有画画的欲,望是好事,现在已经很少人能提起他的性质了。”

我立刻抱紧自己身体:“我不要给他画!”打死也不要!

“切。”宗本全身链条丁零当啷地从浚身后走出,像看白痴一样用那双浑浊的眼睛看我,“你遮起来我就画不出了吗?”

“没用的,洛冰。”浚笑呵呵地抓住我的手腕,轻轻放落,“我们是画家。”他纯真干净地笑着。

他言下之意是我早被他们给“透视”了?

我僵硬地看他们,心里有点生气。

“我不是只画裸画的。”宗本白我一眼,瞥眸看浚,“浚知道。”宗本说完着从我身边走过,碎步一样的黑皮裙在他的身下摆动,露出里面修长雪白,但格外瘦削的腿。

“我带你去看宗本以前的画。”浚拉起我飞了起来,这个世界里,他们犹如天使。

他带我直接穿透建筑的墙壁,在一栋又一栋满是画作的建筑里穿行,直到,停在了一栋纯白的,如同圣洁的神殿面前。

他转脸对我纯真干净地笑着,然后慢慢将我拉入这座神殿,当进入神殿时,迎面就是一幅巨大的如同全息的画,它和3D画又不同,因为它不是画在一个平面上的,而是真正的立体,真正的3D。

但是,它不是全息,因为你可以清晰地看到画上的每一处,每一个点,甚至是一缕风,全是用颜料画成。

是画家用四维的空间,画出了这幅画。

画中是一片清新云海,每一朵云像是在缓缓流动,一整片云海若有似无地构成了一个少女清纯的笑颜。

我赞叹地看着,因为是立体的图,我会好奇背面是什么,我绕着这幅巨大的图走动,令人吃惊的是,当我走动时,那少女微笑的脸也仿佛随你而动!

这是一幅多么神奇的画!

这幅画是多么考验画家的技术!

它几乎每个角度,每个平面都能构成那个女孩儿清纯的笑颜,她成了这座城市欢迎你的微笑大使,也成了这座城的标志!

“这是我和宗本一起画的。”浚笑看我,“是不是不像是他的作品?”

我僵硬地点头,很难相信,宗本也会画这么清新的画:“一定是你构思的吧。”我看浚。

他清澈地笑着,摇了摇头:“是宗本想画的,他那天看见云层像是一个女孩儿在微笑,所以,叫我和他一起画了这幅画,我们……”浚看向那幅巨大的不知道如何能画成像全息一样的画,“画了很久……”他的目光里充满了怀念,那一定是一段让他和宗本都觉得美好的时光。

“我想和浚再画一幅……”忽然,宗本穿透了那个女孩儿微笑的脸,轻轻地落在我和浚的面前,“只有和浚合作,我才有激情!啊——”他抱紧了自己的身体,双臂紧紧抱住自己那几乎快要一掐就碎的身体,他闭起了双眸仰起脸,如同沉浸在某种快感之中。

我紧绷地看他。

“别介意,他一直这样……”浚说这句话时,脸上是尴尬地笑,“宗本,你吓到洛冰了!”

宗本缓缓睁开眼睛,大大的黑眼圈里是灼灼的目光:“和你相比,这幅简直是垃圾!”他甩手指向身后那幅伟大的作品。

我吃惊地看他,他的眸光兴奋起来:“这个世界,你们的能力给了我全新的灵感!我真是不甘心!我为什么就这么死了!就这么死了————”宗本激动地嘶吼起来,那破锣的嗓子如同恶魔在嘶吼。

浚哀伤地,安静地看着宗本,脸上是默默的哀叹与太多太多的无奈,他静静地走到宗本的身边,轻轻地拍落宗本的肩膀:“别这样……”

宗本闭上了眼睛,再次仰起脸:“我想看洛冰的能力……我想看她杀人……我想看她在和你上床的时候把你烧成灰烬……”

我懵了一下,后半句是不是我听错了?

但是,从浚也僵硬的笑容上看,应该是没听错,宗本居然这么重口味!连自己好兄弟都不放过吗!

“这个我觉得不太可能……”浚尴尬地笑着,“我已经没有肉身了……我们画一幅清新的画不好吗?”浚对宗本真好,说话的时候像是在哄孩子,明明浚那么重口味还想看他死。而且还是在和我那个什么什么时候被我烧死!这可真是亲兄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