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再次接受金月/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浚垂下了脸,立时表现出索然无味:“再画一幅那样的垃圾?”宗本毫不客气地说自己的创意是垃圾,“那种肤浅的东西我不想再画了,我要画更深层的!能让灵魂升华的东西,能让人看了灵魂像是被吸走的画!”宗本激动地说着。

“那……你慢慢想。”浚像是哄小孩一样转过浚的身体,让他面对那幅明明空灵清新而又神奇的画,“你看着她,或许会有灵感。”

宗本瞥了浚一眼,开始无趣地盯着那幅画看,像是真的开始寻找灵感。

浚慢慢后退,拉起我的手臂,悄悄地退出了这座神殿。

“他怎么能总是牺牲你?”我有些生气,我知道宗本喜欢画*画,所以对他说出那种话并不惊讶。

“你是指他想让我和你……”浚尴尬地指指他和我,清澈地笑着,“你误会了,他会自己想象的……”

“脑补啊!”我吃惊地瞪大眼睛。

浚灿灿地笑了:“你以为是真的吗?不,宗本不需要,他更喜欢幻想,真人达不到他想要的东西,比如……我……呵呵……”浚还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无法作出他想要的那种表情。”

我按住浚的肩膀:“这点你不需要感到抱歉,是他的问题!”

“你不要那样想宗本,艺术寻求本源。”浚的神情变得认真,“我们一开始画人体画并不是抱着seqing的心情,而是认真地去观察人体的比例,到最后,大家追求的都是本源,灵魂的本源是什么?艺术的本源是什么?宗本是用人最*的形式,来表达他对生与死本源的认识,那是一种艺术上的升华。”

“你真的很了解他,也很宠着他,你……喜欢他?”浚对宗本真的很好。

浚一怔,立刻摆手:“不不不,你误会了,我们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虽然浚确实画了不少我的性/爱画,但他和我一样,是个真真正正的直男!”浚他们说话好直接,似乎任何裸画,或是性/爱画在他们眼中不过是画。

如果医生在看你的身体时,你只是一具身体。

在他们纯洁的艺术光芒的承托下,反而我们显得下流,思想污秽。

“宗本喜欢强势的女人,特别是女兵。”浚笑了起来,笑容总是那么清澈干净,“所以,如果他还活着,他一定会喜欢你,你很强,你又是战士,所以宗本想画你,他想看到你战斗的姿态,请不要误会他是重口味,喜欢看杀人,而是因为那时人正在经历生死,他想画的,不是人的凶残,而是战争给人带来的绝望与恐怖……”

我吃惊地看着浚,和他们的每一次交谈,都宛如是一次灵魂上的升华。他们告诉了我一个简单的道理,不要只看表面。

“对不起,知道你想休息还把你拖来陪我们聊天……”浚不好意思地笑着,“因为我们死了六十年,真的第一次见到活人,想和你多聊聊再死……”

“浚……”

“你该回去了,下次见。”浚灿灿地笑看我,纯净的笑容如同天使,“谢谢你愿意听我们这些死人说话,为我们留下遗作。”

他越说我越想哭了。明明那么不想死,可还总是装作无所谓的样子。

“我要离开银月城了。”我说,浚面露淡淡的吃惊:“你要离开?银月城不好吗?对了,宗本说,让你离那个什么沧宇远点,他的能力好像很危险。”

果然很危险吗?我立刻问:“那他到底看到了什么?那个女孩儿怎样了?”

浚摇摇头:“宗本不愿说,但他说那女孩儿还活着。”

若拉还活着,那她去哪儿了?想必只有沧宇,或是星川知道了。

我看向浚:“我会回家,我的诺亚城,回去前我会再来谷尘遗迹,拿一朵幽灵之花,和你们继续保持联系。”

“谢谢你!洛冰!”浚开心地笑着,“那就好,只要有我们这里的幽灵花,我们就还能联系。对了,这是大家叫我给你的礼物。”说着,他灿灿地笑了笑,忽然俯下脸,在我的面颊上落下轻轻的一吻,随即离开。

我怔怔看他,他笑看我:“希望你能喜欢,这是大家对你的感激。”说完,他的手轻轻放落我的肩膀,将我往后一推。

我从床上醒来,身边幽灵花的花瓣正在淡淡的晨光中慢慢消散。

我摸上自己被亲吻的脸颊,心里有一种特殊的幸福感,这份幸福感不是因为浚的吻,而是因为那个吻所承载的所有人的感激,是他们的感激填满了我的新房,让我的心在这冷酷的末世中,再一次被温暖填满。

忽然间,我感觉自己升华了,并不像之前那么恨星川了。

恩,该去找他了。

小机器人轻轻开了进来,为我送上了早餐,我拿起牛奶的那一瞬间,一抹金光划过我的眼前。

我顿住了手,是金月徽章,它正在晨光中闪耀。

“沧宇殿下说,只有金月徽章才能找到星川殿下。”机器人转达了沧宇的话。

接受金月徽章,等于再次接受银月城最高的荣誉,拥有最高的权利,也背负上了北极星必须背负的责任:留在银月城。

不接受,找不回星川。

沧宇真狠,他当真让星川就那样死在地面上?他当真不去接星川?除了我?

在心术上,他远远超过了星川。

我深吸一口气,一口气喝了牛奶,抓起了金月勋章,去找回星川!

停机场上,疾风,阎罗,沙迦,魅蓝,索菲亚和那个一直不怎么喜欢搭理人的松野都在,唯独月梦不在。

疾风看见我来了,立刻高兴地迎向我:“谢谢你!冰哥!”

“你们……”我看看他们,“不会在这里等了一个晚上吧。”

他们没有说话。

松野死气沉沉地瞥他们一眼:“没错,这群白痴在这里等了你一晚上,切。”

“沧宇殿下下令,只有北极星才能去找殿下。”沙迦沉重地,无奈地说。虽然星川之前处罚过他,但他对星川依然忠心。

星川的骑士团对星川极为忠诚,这是星川本身的魅力与能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