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结婚(一更)/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我醒来时,眼睛干涩肿痛,无法完全睁开。

满眼满眼的烟尘,依然没有平静。

隐隐的,可以看到烟尘外朦胧黯淡的阳光,似乎……是早上了……

我呆呆地站起来,“嗒啦”一声,有什么东西好像掉了,我低下头,呆呆地看着,看到了是装浚和宗本的心盒,也看到了,自己*的双腿,我身上的衣服……也都没了……

空气里的,地面上的蓝色光点正纷纷回到我的身上,环绕在我的身上,微微遮住了我的身体。

心盒在掉落时被打开,蓝光闪耀了一下,浚和宗本跃了出来,他们身后长长的光尾和心盒里的类蓝晶连接。

他们看我一眼后,转身朝烟尘中跃去,长长的光尾在烟尘中不断地延生,延生。

我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我呆呆地看了一会儿,感觉眼睛很痛,头很沉……

我弯腰捡起了心盒,无力地提在手里,一步,一步踏上厚厚的尘埃,在松软的尘埃中留下一个,又一个脚印……

蓝色的光点继续从空气里,地面上浮现,往我的身上汇聚,它们环绕在我的身周,化作了一条蓝色的长裙,飘逸的光带飘散在空气里,有点像宗本。

“哒,哒。”心盒在我的手中随我的脚步晃动,戒指是固定在心盒里的,所以,不用担心在打开时掉落,这也是另一个保障。

前方蓝光隐隐闪耀,是浚和宗本回来了,他们站在我的面前,又开始往前跃,但是,这一次,他们没有走远。他们停在我不远处,像是在等我,又像是化作了昏暗世界里的明灯,带领我前行。

我跟在他们的身后,我的身体像是虚脱一般自动摄入周围的每一点蓝晶能源,整个世界就像是末日到来的那一天,看不见周围的一切,也看不到天际,只有悬浮在空中没有落下的灰尘,但是灰尘无法近我的身。

这里面有多少人的骨灰,我不知道,我也不想去想,因为我很累,很累……感觉整个人在得知哈瑞死的时候被彻底掏空了……

自己也不太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整个人有点浑浑噩噩。只记得自己被愤怒和仇恨彻底控制,落在了这里,为哈瑞复仇。前方无论出现什么,全都消灭。

“duang”我撞到了一扇门,这里开始有建筑了,之前的地方走过来没有碰到建筑,似乎我的毁坏力也有一定的范围。

我打开门,浚和宗本站在里面,用他们身上的光给我微微照亮。他们站在墙边,手伸入墙里,立时,整个商铺通了店,原来是一间服装小店。

我走向货架,上面的衣服还保存完好。

我看向浚和宗本,苦笑:“你们把我看光了,你们要对我负责……”

两个人相视一眼,像是笑了,又像是没笑。

宗本跃到了一排裙子前,抬手指向一件款式极为简单,但颜色极为艳丽的红裙。

我走到他身前,他依然指着。

“你是画家,是设计师,我听你的。”我呆呆地无神地说着,然后取下裙子套在了身上,恩……正好……

哈瑞……一定喜欢。

就让我在今天,做他的新娘,为他穿上红衣。

我深吸一口气,红裙下的身体开始发光,环绕在身周的蓝晶能源瞬间吸入身体,我看向了镜子,看到自己和浚,还有宗本有点相似的身体。

我的身体彻底变得通透,我可以看到蓝光闪闪的骨头,像是X光把我照成了透明人。我拉下裙子的衣领,可以看到一颗蓝色的心脏。

我的脸也是通透的,和浚他们一样,但是,我的五官更加清晰,我眨了眨眼睛,渐渐的,蓝色的光点开始慢慢消退,我的皮肤,我的五官,我的一切又再次覆盖,我又变回了人。

我呆呆地看了一会儿,看到镜子里的宗本又指向一条黑色蕾丝的丝带。

我转身将它从货架上抽下,系在了脖子上,像一件礼物,可是礼物的缎带,是黑色的,因为,这件礼物,已经失去了她的主人。

哈瑞,我的世界里,失去亲人,要戴黑。我失去了你,所以我在我的脖子,系上黑丝带。

我看到边上,有一朵白色的珠花,我拿了起来,别在了头上。

哈瑞,这朵白花我为你而戴,因为在我的世界,女人失去丈夫,头上要戴白花。我是你的妻子啊,哈瑞。

宗本和浚跃出了店铺,我继续跟在他们身后,前方的烟尘渐渐淡了,我看到了庄稼地,庄稼在薄薄的烟尘中轻轻摇晃。

宗本和浚停了下来,他们一起回到了心盒内,我盖上了心盒,将摄入的蓝晶能源再一点一点输入心盒之内。

我走向了庄稼地,越往外,世界变得越清晰,但是,依然安静,静地如同整个世界,只剩下了我一个人,在这个世界里,连幽灵也不再存在。

我的脚下湿了,我低下脸,呆呆地看了一会儿,是濡湿的泥地,我抬起脚,脚底是红的,是残留在泥地里的血。

我只是呆滞地看了一会儿,继续往前,我好像踩到了一条胳膊,圆滚滚的,我继续往前,我看到了蓝色的天,我走出了烟尘,风中带着浓浓的血腥味。

我看到了波光凌凌的湖面,我记得,我记得在攻打钢鬼城的第一天,哈瑞就是在这里掩护大家离开,那时岸边的湖水已经染成了红色。

而现在,离岸边的湖水依然是鲜红色的,这些天泥里的血水依然不断地流入水中。

我走到了岸边,呆呆地站了一会儿,清冷安静的风扬起了我的长发,我看向湖水,走入了血色的湖水中,想用水冲洗脚上的血渍,却似乎染上了更红的颜色。

我看到了血水中自己的倒影,红色的裙,红色的脸,像是从血池中走出来的少女,双目无神,像是被魔鬼吸食了灵魂。

“哈瑞……”

湖水在风中轻轻颤动,晃动我慢慢扬起淡笑的脸:“在我的世界,新娘……是穿红色的……我来嫁给你了……你要记着……”

“滴答”泪水坠落湖面,击碎了我的脸,却映出了另一张脸。

他在不远处,定定地看着我,血水给它青色的脸染上了一层红色,它瞪大圆圆的,暴突的眼睛,静静伏在水面下看着我。

是水鬼。

我看向他,他想吃我吗?

这些天,每天都可以看到水鬼趁乱把尸体拖入水中,成为他们的食物。

“嗡——”湖面上映出了飞船的身影,他的气流震乱了平静的水面,那水鬼立刻转身逃离,长长的如同璞的脚浮出水面,蹬出一个小小的水花,再次消失。

飞船缓缓停在了湖面上,舱门慢慢打开,在湖面上延伸出了悬浮的平台,直通我的面前,如同在湖面铺上了一条银色的地毯。

有人朝我走来,静静地站在了我的面前,黑色的长发在风中飞扬,一条胳膊吊绑在肩膀上。

“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哈瑞。”他对我说,他朝我缓缓伸出手,张开了手心,里面是哈瑞的戒指。

我的泪水立时控制不住涌出眼眶,颤颤地取过戒指抓在了手中:“他……在哪儿牺牲的……”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颤抖。

“就在这儿,他当时正准备上飞船,我拉住他,可是,突然对方的能力者出现,将他……”

我捏紧的戒指,泪水不断滚落。

“对不起……我没能救他……我的手里只剩下我抓住的手,和这枚戒指……”

我摊开掌心,看着手里染血的戒指,我一步,一步走过星川,走到了飞船的门前,走到了湖水的中央,门内是疾风和呆滞的阎罗。

我站在门口,俯下身,将戒指缓缓放入已经清澈的湖水中:“哈瑞,戴上戒指,我们今天在这里结婚。”我的手伸入湖面,冰冷的湖水宛如是哈瑞的手轻轻地握住我的手。

“疾风,能做一下我们的证婚人吗?”

“啊!是!”疾风匆匆到我身边,湖水中映入他的身影。

星川默默地走到了我的身旁。

“哈瑞,你愿意娶这位洛冰小姐为妻吗?”

空气中静静的,没有任何声音。

风吹过湖面,掀起了层层涟漪。

疾风等了一会儿,说:“好,那洛冰,你愿意嫁给这位哈瑞先生为妻吗?”

“我愿意……”我哽咽地说,泪水滴入湖面。

“现在,你们可以亲吻彼此了……”疾风的声音也哽咽起来,匆匆转开脸,偷偷抹眼泪。

我俯下身,吻上了湖水,静静的水面,留下了我的吻,阳光透入清澈的湖水,照透了下面的世界。

我看到了那个水鬼,他悬立在清澈的湖水中,像是正恨恨地瞪着我身边的星川,他的身后是许多水鬼,他像是他们的头领一样,扬起手臂,不让那些水鬼乱动。

他们也在戒备我们。

我离开了水面,站起身。

星川俯脸看水面:“哈瑞,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洛冰的。”

“我不用你照顾。”我淡淡地说,“我还需要你照顾吗?”我瞥眸看化作灰烬的钢鬼城。

疾风和阎罗的身体都一缩,紧绷地看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