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寄生花/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微微蹙眉,细细思索:“如果强行摘下,它很快会死。”他的目光柔和起来,看向周围,“进入这里,摘下寄生花,成为最强的战士,是我们这里一件很庄重的仪式。所以没有人会通过呼吸器进来,大家都尊重这份庄重,因此也一直没人成功过。只听说需要进入水中,心中怀有虔诚,静静等待,感应到你心灵呼唤的那朵寄生花,会自己前来。”

我好玩地笑了:“行,那我试试。慢着,你说它们有毒性,它们会不会蛰我?”

他摇了摇头,继续温和地注视我:“不会,它们不主动攻击人,而且它们的毒性也不同,一般不会致命。”

“明白了。”我从岩石上滑落,回到水中,双臂撑开,静静平躺在水面上,仰望上方绚丽世界,忽然间,我好想带阿鬼也来看看,他一定会喜欢这里。

这里的水始终温热,温暖如同母亲的怀抱,宛如回到了最初的婴儿状态。

渐渐的,我的心平静了下来,我脑中的思绪也平静下来,眼中只有那漫天的美丽花纹,如同银河忽然变得七彩斑斓,又像是彩虹被人搅乱。

星川坐在岸边一直静静地注视我,宛如整个世界只剩下我和他两个人。

“如果……那个星川没有……做那件事,你……会不会喜欢他?”静静的世界里,传来他轻轻的话音。

我没有说话,闭上了眼睛。我不想去想那个人,他会影响我此刻平静的心情。

“我知道,你不想谈论他,可是我……无法不去在意他……”他轻幽的话音在空气中飘荡,“他为什么会存在?为什么偏偏是我?不是星雅?他又有什么能力?克隆他的人又有什么目的?他知不知道我的存在……”

“他不知道。”我可以百分百确定,星川不知道这个星川的存在,“我可以确定,他甚至不知道这里的存在。”

星川静静地凝视我,眼中是对另一个星川的一分执着。他和那个星川一样执着。是啊,他们本该是同一个人。

“如果他知道,以他的脾性,他一定会把这里毁灭,因为他接受不了自己是个克隆人的事实。”我扬唇冷冷笑了,这才是星川。

“他居然这么残暴?他不是我吗……”星川不相信地摇起了头,“我是不会这样做的……”

星川陷入了长久的疑惑和安静,他似乎始终无法相信另一个自己会这么残酷,因为那也是他,是根据他的基因而来,他不相信自己会变得那么残酷霸道。

人之初,性本善。

在我们未经世事,还是小学生时,谁会说我将来肯定是一个坏人?

每一个红领巾在国旗下都发过誓,要做一个五讲四美三热爱的好学生,但当长大后,谁还记得这份誓言中的内容。

仅仅是讲道德,很多人便已做不到。

在成人世界里,只剩一个热爱,就是热爱金钱。

他们为了钱可以丢弃道德底线,可以丢弃美丽的心灵,可以背叛信仰,可以成为网络暴力的水军,可以恣意编造谣言享受愚弄公众的快感。

我的世界不是末世,但在那个冷酷无情和充满暴力的网络世界里,我宛如已经看到了与末世太多相似的地方。

环境改变了人,而网络世界可以套上虚拟的身份,这更加速了这种可怕的化学反应,彻底释放了人类心底的恶魔。在现实中的唯唯诺诺,在网络可以得到彻底的宣泄。

或许我们自以为可以控制好这份现实与虚拟的转换,但其实不知不觉间,人类会被虚拟的身份渐渐影响现实中的自己。

恶魔一旦释放,将无法回归初心。

曾经纯真的我们,正是在一点一点变成他们。

“但其实……我有点羡慕他……”星川在长久的安静后,又说了起来,“他是一个很强的能力者,是一个王者,他领导整个银月城,他领导大家战斗!而我……只是一个海岛上的普通男生,我忽然有一种自己有一个非常非常优秀的哥哥的感觉,呵……”他轻轻笑了起来,里面却带着复杂的滋味。

这让他像是活在一个强大的双胞胎哥哥阴影下的无能小弟。

“你不用羡慕他,一个人渣有什么好羡慕的?”我冷冷说,“杀他几次,都不能熄灭我心中的怒火!”忽然间,我感觉到手背一阵清凉,我下意识看去,看到了一条长长的蓝色的触须。

“别动!”星川立刻疾呼,“她要在你的身上播种。”星川的神情变得有些激动。

我一动不动,那条触须缓缓从水面上浮起,在空气中飘摇,如同花须一般摇摆了一会儿,缓缓落在了我的手背上。

寄生花,可以在你身上长出美丽的花纹,这花纹随你的心而长,可以是动物,可以是鲜花,也可以什么都不是,但那一定是深藏在你心里的一个秘密,一种情愫。

我想起了星川身上的彼岸花,曼珠沙华:恶魔的温柔,新生与堕落。

到底是新生,还是堕落,正如星川自身一样,在人性的边缘不断徘徊,这或许就是他身上的花是彼岸花的原因。

他是恶魔,他又渴望新生,但最后,他还是选择了堕落,继续做他的恶魔。

手背带出一丝清凉,我缓缓靠近,那花须进入我的皮肤,有什么正在注入我的手背,透明的,蠕动的。

忽然间,周围的景色陡然消失,我站在了一片彩虹的世界中,圆形的彩虹围绕在我身周,往外一圈,一圈扩散,如同彩色的涟漪。

这是……幻觉?

忽的,从那一圈圈彩虹中缓缓浮起了一条彩虹色的龙,它朝我而来,彩虹的颜色渐渐从它身上褪落,冰蓝的颜色开始浮现,它化作了一条冰龙在我面前,蓝色的触须在我面前飞扬。

我抬起手,抚上它的脸,冰龙,我的第一艘飞船。它是莱修斯送我的第一件礼物,它是莱修斯作为另一个形态守护在我的身旁。

忽然间,它的身上开始长出红色的翅膀,那鲜红的翅膀如同哈瑞的发丝在飞扬,一只红色的火凤从冰龙的后背慢慢浮现,傲然立在了冰龙的脊背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