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特殊的感情/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哈瑞……”我伸手抚向它,它弯下了修长的颈项,在我的手心里亲昵磨蹭。

它的羽毛渐渐变成了鲜红的发丝,在我之间划过。

星光点点而起,火凤与冰龙渐渐化作了哈瑞与莱修斯,他们温柔地将我拥抱,我在他们温暖的怀抱中,久久不想离去。

一滴泪,从我的眼中滑落。

“滴答。”彩色的光晕炸开,眼前的景象立时消失,我浮在温暖水中,手背上是一点霞光正在渐渐消失。

谢谢,谢谢你让我再见到了哈瑞和莱修斯,你给我带来了温暖。

我开心地向岸上的星川挥手:“这样是不是就是长在我身上了?!”

他也开心地点点头,笑容像一个大男孩。

我看向原来花须的地方,却只看到点点碎屑,渐渐溶化在了水中。

“播种后,原先的母体会死去。”星川的语气里带着一分哀伤,他真的是一个心地很善良的男生,“它把自己的孩子交给了你。”

我的心也微微感伤,可是,我感觉那不是它的孩子,更像是它的灵魂。那样的画面,那是一种心灵上碰触。

“不,那不是它的孩子,是它的灵魂。”我看向星川,他微露惊讶。

我游向他,他朝我伸出手,将我拉上了岸,手执我的左手,看落我的手背:“原来是灵魂么……”他看着我的手背陷入失神。

“你手好了?”我看他拉我的手,他回过神微笑点头。

“那太好了了,你也去试试啊。”

推他。

他立时尴尬:“我失败了。”

“你这人怎么这么死板?那是意外。”

他反而变得更加认真:“如果没有你给我的那口气,我已经死在那里了!”他异常认真地盯视我,可是,渐渐的,他的脸红了起来,越来越红,气氛变得尴尬,“谢,谢谢你刚刚救了我,一直没来得及说……”他尴尬地眨眨眼,侧开脸,胸脯大大起伏。

我没想到他居然是一个这么有原则,而且如此严以律己的人。

“你在克己这点上,倒是和那个星川一样。”我微笑看他,他眨眨眼,转回通红的脸看我,我继续看着他,“只有严以律己,才能号令别人,你也会成为一个伟大的王者的。”

似是得到了我的承认,他再次露出了轻松开心的笑容:“对了,听说寄生花寄生的时候,主人会看到一些景象,有人说那是另一个世界,也有人说那是神的旨意,还有人说是心灵的秘密,你看到了什么?”

我笑了:“不如你自己看啊。”

他一愣。

而我已经朝他猛地一推,他往后立刻倒去:“啊——”

“怦!”他摔入了水中,双手扑腾了一下漂浮起来,我弯腰看他:“记住,要心静。”

他笑了,点点头,开始放松身体,渐渐也平躺在了水面上,整个世界再次变得安静。

“你说寄生花强行摘下会死,那你怎么给艾琳娜?”

“所以只能活一阵子……”他漂浮在水面上,神情平静,“和平时摘花一样,母体不会死的。”

我明白了,就像平时从树上摘下一朵花一样,他摘下一段出去,只能养一阵子,仅供观赏用。

“我听说这个当年很流行?”

“好像是……但那是养殖的,人工播种,像这种野生的很少,野生的有灵性,会自己选择主人。晚宴应该开始了……”

“别管晚宴,要心静。”我提醒。

他深吸一口气,开始闭上眼睛。

我蹲在大岩石上一直紧盯。刚才我在水里,看不真切。

忽的,我看到一条淡紫色的花须正从上方慢慢垂落,如同藤萝一般相互缠绕地从上而下,我惊奇地看着它一点一点垂落,如同女人的发丝一般轻轻地,落在了星川的心口上。

星川有所感觉立刻睁开眼睛,我立刻说:“别动!”

和刚才他提醒我一样,他也一动不动,他的双眸开始无神,他看到了什么?渐渐的,那条花藤开始从下而上地慢慢枯萎,破碎,从上空如同粉紫色的飘絮缓缓飘落,美如画。

我在那点点飘落的花絮中站起,惊叹地看着美丽景象,它死的时候,也是如此美丽,从生到死,它留给人的,都是美丽。

“哗啦。”我听到了水声,放落眸光时,面前却是星川*水湿的胸膛。

他俯下脸,温热的水从他黑色的发梢滴落,滑过他的面颊,汇聚在他尖尖的下巴上,再次滴落。热热的水汽从他起伏的胸铺上而起,经过水润后的玉珠散发着粉玉的光泽。

“有件事我必须要跟你坦白。”他的语气忽然严肃起来,面颊却开始泛红。

我看向他:“什么?为什么突然那么严肃?”

他抿唇沉默一会儿,视线深深地落在我的脸上:“我刚才看到了……另一个星川……”

“看来你对他真的很执着,在执着这一点上,你们很像。”我微笑看他,可是,这算是什么坦白。

他的瞳仁却是忽然收紧:“然后,我又看到了你……”

我一怔。

他的眸光收缩了一下,如同水光一般颤动起来:“所以,我认为那是她在告诉我,我必须要正视自己的心,是时候跟你坦白了。”

“扑通……”我在他渐渐深邃的目光中心跳开始收紧,强烈的预感让我开始将他和另一个星川重合在了一起。

“从你坠落海格岛到现在这一年里,我对你渐渐产生了一种,比对艾琳娜更加强烈的感情,洛冰,我爱上……”

我的大脑登时一紧,几乎是没有半丝思考地直接一拳打了上去。

“怦!”

“啊!”

他被我打落在了岩石上,捂着脸,拧紧双眉,痛地半天没出声。

我恍然回神,匆匆蹲到他身边:“对不起。”

“呵,这是回绝我了,我懂,没关系,我一直认为自己没什么机会……”他苦笑。

“不不不,是因为习惯了……”我尴尬看他。

他也发起了愣:“习惯?”

“是……”我捏了捏拳头,“这就是你和那个星川的不同,他……不会像你这么礼貌,他会直接!”我拧紧眉,气闷地转开脸,为什么他们是“同一个”人?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