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搏击场(补5)/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恩……

根据我对蚀鬼族的了解,他们不敢独吞女人,尤其像我这种,在这个世界算是精品的女人。他们会把我上交。

“小冰……小冰?”有人拍打我的脸,我睁开了眼睛,是浚。

“我有没有事?!”我立刻抓住他的衣领,他微笑看我:“你暂时还没事。”

“那就好……”我松了口气。

“有人过得*逸了,出来就被抓,切。”宗本靠在浚的身边阴阴地扬起嘴角,抬手抹了抹唇,“如果你被那些蚀鬼族上,我会感觉很恶心。”

我坐起来,冷冷看他:“需要你恶心吗?我更恶心好不好!”

“呵……”浚在我和宗本之间尴尬地笑着,“小冰,我觉得……这次的蚀鬼族有些不同……”

“浚同学,不要泛滥你的善良~~~~”宗本耷拉眼皮扭头轻慢地看他,“海格琼斯博士也长得很和蔼可亲,但人家毁灭了全世界!”

浚的笑容在脸上消失,沉默地低下脸。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没有笑容的样子,带着淡淡的哀伤。

“哼,不过我喜欢,哈哈哈——”宗本扬脸大笑起来,“那个世界人人都装地高雅,圣洁,像是天使,那一脸的逼样我看着就不爽!”

“那是因为你没有家人!”浚忽然生气起来,从宗本身后走开,宗本因为失去了依靠而跌坐。

宗本眯起了眼睛阴暗地起身:“你知道我是孤儿,你也知道我能进入圣画殿堂经过了多大的努力!为了这个目标,我画了多少年让我自己恶心的想吐的你们认为纯洁的,只能描述美好的画!”

浚有些吃惊地转回身:“我以为那是你喜欢的!”

“我真喜欢吗!哈!我真喜欢吗?!谁喜欢看你们整天炫耀幸福和美好!老子可是一直生活在阴暗的下水道里的老鼠!我会画美好生活?!啐!”宗本可笑地耸起肩膀,抚额扭曲地笑着,全身的链条也随之颤动,“真是白痴,白痴……”他沙哑地笑着,笑声却更像是哽咽。

浚哀伤地,难过地看着宗本:“我以为你后来画风突变是因为你的叛逆……原来……那才是你一直想画的东西……”

宗本收起笑容,佝偻着后背耷拉眼皮看浚:“我一开始和你做朋友,也是为了能进圣画殿堂……”

浚怔凝了神情。

“如果不是后来我画风变了,你依然支持我,当我挚友,我根本不会再和!有一个幸福家庭的你在一起……哼!”宗本轻轻一笑,耷拉着眼皮看浚那哀伤的脸,“你就跟海格岛的人一样单纯,所以,你才是我最嫉妒的那个人,凭什么你出生就那么好,那么完美,整个人生都那么美满,而我,就被遗弃,一路坎坷受尽白眼……”

“别说了别说了。大家都是好兄弟……”我上前拦住宗本,看看两个人,“大家都死了,还有什么好说的了……”

浚难过地低下脸,笑容再未浮现。

原来他们之间,也有着这样的一个秘密。

“切。”宗本心烦地别开脸,“本来想活着告诉你的,没想到大家都死了,死绝了,你父母姐姐也死,也没什么好说了。”

我默默地看着他们两个吵架,这还是我和他们一起以来,第一次看他们吵架,宗本也就嘴硬,我想他现在心里也不好受。

“你们……会不会原谅尹月博士?”我问,因为他们才有资格说原谅。

浚平复了一下心情,看向我,淡淡地扬唇:“我……”

“你肯定原谅。”宗本直接替浚说了,浚尴尬地笑了笑,再次低下脸,倒是缓解了两人之间的尴尬。

浚翻了个白眼抬手勾住浚的肩膀,看着我:“我还不了解他?哼,和海格岛那些人一样纯善,他一定会原谅的,因为海格琼斯的妻儿是无辜的,对不对?浚?”

浚淡笑地点点头。

“至于我?”宗本指向自己,阴邪地笑了,“我可是反社会人格,哈哈哈——”

浚无语地叹了一声,摇摇头。

宗本笑了一会儿看我:“对了,我们说你没事,可没说……”他阴沉地佝偻起后背,“那条丑爆的人鱼没事。”

“阿鬼!”我吃惊之时。

“嚯!嚯!嚯!嚯!”忽然间,整个世界传来人们起哄的喊声,这是什么情况?

浚忽然伸手朝我推来:“快去救他吧。”

瞬间,我再次被推出这个世界,而那些喊声也更加清晰。

“嚯!嚯!嚯!嚯!”

我慢慢睁开眼,头还有些晕晕的,但是满鼻子让人作呕的,男人三年没洗澡的那股味儿!

我缓缓坐了起来,听到了锁链的叮当声。

“嘘————”忽然间,我面前传来长长的,像是从话筒里传来的“嘘”声,立时,那些呼喊声消失了。

我看清了周围的景象,我好像是在一个悬浮的笼子里,笼子很大,因为还有一张床,而周围,是数以百计的蚀鬼族!

他们全都拉直眼睛看我,嘴里发出沉醉的叹声:“喔~~~~~~~”

“我们的睡美人醒了~~~”空气里响起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大家绅士一点儿,可不要吓到我们的睡美人哦~~~~”

听着声音像是从上面来的,我抬起脸,赫然看到一个穿着大裤衩,花布条的胡子大叔坐在我的笼子上,头上还戴着一顶像是女士的羽毛帽子。

他用手指向大家:“谁想得到睡美人儿,用拳头说话————”

“嚯嚯嚯嚯——”立刻周围欢呼起来,原来这些声音是他们发出的。

大叔一下子跳起来,站在我的笼子上,笼子立刻晃动起来,响起链条的声音,原来是我的双脚和双手都被链条烤住了。

对了,如果用能力测试仪,是无法测出我的能力的,所以,这也是我的保命符,没人会知道我是一个能力者。

“接下去,看谁能打死这只水鬼,先闯过第一关————”

阿鬼!

我立刻跑到笼子边,立时看到下面一片血污,而阿鬼正站在那片血污里,呼哧呼哧喘气,他的双爪满是鲜血,还有一丝丝挂落的,可能是人肉的物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