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曾经的俘虏/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笑了笑,多了分沧桑:“你挺成熟的,明白我们为什么认怂,孩子们不理解我们的做法……”他轻轻一叹,无奈一笑,“哎,孩子们大了,阻止不了他们想飞啊。”

“等他们有了孩子,他们会理解的。”我说。我亲眼看着一位老奶奶杀了一个无辜少女,只为不连累更多人的死去。他们这样投降又算什么?只是委屈了自己,并没伤害身边人。

这个鬼世界,人性都岌岌可危,道德又算什么。

他长长吐出一口烟,烟化作一个圆圈圈,飘向空中。

“这里是怎么建起来的?”我环视面前这个稀有的天池。

他吐着烟,沉默许久,缓缓说了起来:“我们曾经是蚀鬼族俘虏……”

俘虏?所以他们是被蚀鬼族抓住的,所以他们投降了。

“但我们是被自己人抛弃的,我们为他们作战,没想到他们跑了,把我们单独留在那里拖住蚀鬼族,呵……”他苦笑一声,又长长吐了一口烟。

我有些吃惊,他们的背后还有这样的故事?

“这世道,不就是这样,为了活,自己家人也可以抛弃,出卖……”他像是习以为常地平淡地说着,宛如在说别人的事情。

我看着他,说地越是平淡,说明伤地越深。

真相似乎他们曾为自己家人作战,可是家人其实是利用他们来拖住蚀鬼族,拖延时间,好让他们自己尽快撤离,这等于是牺牲了他们,抛弃了他们,但没想到他们活了下来,还成为了蚀鬼族。

“我们当中也有女人,当时有两个怀孕了,所以,我们投降了,幸好我们都是很强的能力者,所以蚀鬼族留下我们,慢慢的,我们得到了信任,有了探查的机会,我们找到了这里,开始落户,后来有和我们情况相似的,我们就想办法把他们弄过来,大家住在一起,有谁愿向蚀鬼族投降的?还不是为了孩子……呵……”他轻笑一声,咧开嘴,嘴里的牙齿因为烟而染上了黑色,“不愧是银月城最强的战士,一下就把我儿子给干翻了,现在还没醒。”

我淡淡一笑:“在我这一拳下倒地可有不少人,其中还有星川殿下。”

“喔?!”大叔惊讶看我。

我冷冷看向前方:“请不要再叫我什么银月城最强的战士,因为我不会再回银月城的,我要……”我眯起了眼睛,“攻打银月城!”

“咳咳咳咳!”大叔吃惊地呛到了烟,猛烈咳嗽起来。

我转脸看他:“你们是时候做好选择了,你们是蚀鬼族,银月城会打你们,他们不会接受你们投降,我了解他们,他们会屠杀你们。”

大叔的神情开始变得凝重。

“你们不是蚀鬼族,蚀鬼族会打你们,你们迟早要做出选择,因为你们所处的位置正好是前线。如果两边都不想跟,可以跟我,我两边都要打!”我沉下脸,银月城让地面上的人自相残杀,然后再作为正义的化身下来收拾蚀鬼族,最后,全是被一个人利用。

他惊讶地张开嘴,眨眨眼:“你你你,你现在有多少人了?”

我看他一眼,转回目光,将被风吹乱的长发顺在耳后:“我,阿鬼。”我看向阿鬼和路西法,“现在又加上了路西法,还有两个幽灵宗本和浚。”我拿出了心盒。

他开始掰手指头:“一二三四五,你就五个人!打银月城和蚀鬼族?!怎么打?!”

“慢慢打。”我沉沉盯视前方,山风扬起我黑色的长发,我转脸冷冷看他,“但你们如果选择蚀鬼族,我今晚就会杀了你们,留下女人和孩子,我比银月城好一点。”

“咕咚。”他咽了口口水,神情紧绷地看着我。

我走向天池边,转身再次沉沉盯视他:“就算你现在出卖我,我也不怕,我有幽灵。”

他再次“咕咚”咽了口口水。

我冷冷一笑:“你抓住我的时候就该把我杀了,一旦恶魔醒来,人就再没机会杀她。”

天瞬间阴沉下来,胡子大叔的脸瞬即变得苍白。

胡子大叔咽了口口水,颤颤地掐灭了烟头,抓着胡子转身僵硬离开,他吓到了,这也是我的目的。

我刚来这儿,谈什么彼此信任?

这种恐吓会更有用。

更别说我现在让人闻风丧胆,我是那个屠城的北极星。

我不再看他,走到天池边,池边原先洗衣服的女人戒备地起身,离开,整个天池一下子安静下来,只有阿鬼在里面舒畅地补充水分。

我坐到路西法身边,阿鬼也游了过来,他开心地看向我:“洛冰姐姐。”

我看看周围,再无他人,我收起冷沉的神情,也开心地看已经眨眼既是少年的飞尸小王子,和他第一次的相见恍如隔世。

那时他还只是个肉嘟嘟的,萌化人的小baby,而现在,他已经长成只比我矮一个头的银发少年。

漂亮的银瞳和他儿时一样清澈闪亮,柔软的双唇虽然带着飞尸怪的唇色但却是水润剔透,如同涂了银色的润唇膏。

虽是少年,但他的脸上除了有少年的稚气还有身经百战的老练。

“这是阿鬼哥哥。”我向他介绍阿鬼,路西法好奇地看阿鬼:“阿鬼哥哥真厉害!他进化了,跟别的水鬼不一样。”

我笑了:“阿鬼,这是路西法,二姐的儿子。”我有些迟疑,因为我知道阿鬼应该不知道二姐。

可是,他却是开心地咧开嘴,伸出手温柔地摸上小王子的白发,那神情像是他知道,又像是他自来熟。

飞尸怪和水鬼本属人类的变异体,不知道是不是因此,路西法和阿鬼一下子就亲切起来,如同亲人一般拥抱。

路西法在阿鬼脸边嗅闻,丝毫不嫌弃他身上的鱼腥味,然后离开:“我记住阿鬼哥哥的气味了,这下他无论去哪儿我都能找到!”路西方骄傲地仰着脸。

我伸手摸了摸他乱蓬蓬的白发:“为什么来找我?”

“因为没东西可学了。”他看着我,“但是妈妈说在诺亚城里有个很厉害的哥哥,他能继续教我,所以我来找你。”

“嘘!”忽然,阿鬼竖起一根手指,登时,他左手快速拍落地面,抓起了一个小机械蜘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